祝贺开封网被评为全国地方网站十大最具创新力品牌
分享到:
电子报开封日报 汴梁晚报开封日报社新闻热线【 日报:22910911 晚报:22960000 】
时政新闻 开封时评 新闻专题 县区新闻 本网播报 基层传真 组图 民生 社会 深度 财经 文化 旅游 教育 健康 国际 国内 体育 娱乐 汽车
首页 新闻中心 文化新闻 品读开封 正文

梦回大宋,聊聊春节的话题

字号: 2018-02-10 07:37 作者:入云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核心提示:在《东京梦华录》中,他不惜笔墨,记述了大朝会盛况。至于南宋时元旦大朝会的情况,吴自牧的《梦粱录》、周密的《武林旧事》、陈元靓的《岁时广记》等均有记述,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最能表达皇城东京春节气象的诗作,窃以为非王安石的《元日》莫属。五更催驱傩,爆竹起,虚耗都教退。

春节称呼 不一而足

春节在我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将农历正月初一以“春节”命名、公历1月1日称为元旦,这其实是民国以来采用公元纪年后的事。在古代,春节原不是节日,而是指立春或春季,作为节日的春节,日期也不一定是正月初一。至于称呼,自古以来就多种多样,这些称呼同样在宋代诗文里得以体现。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王安石的这首绝句题目叫《元日》。“元日”是什么日?是春节。

梅尧臣长诗《岁日旅泊家人相与为寿》,起句曰:“舟中逢献岁,风雨送余寒。”诗题中“岁日”和诗句中“献岁”都是指春节。

范成大写春节燃放爆竹的长诗《爆竹行》,起句道:“岁朝爆竹传自昔,吴侬政用前五日。”这里的“岁朝”也是指春节。

宋伯仁春节时悠闲自在:“居闲无贺客,早起只如常。桃版随人换,梅花隔岁香。春风回笑语,云气卜丰穰。柏酒何劳劝,心平寿自长。”诗作题目为《岁旦》。“岁旦”也是指春节。

到了赵长卿的《探春令·寻春》中,春节又成了“新元”:“新元才过,渐融和气,先到帘帏。”

杨万里在其《〈荆溪集〉序》中写道:“戊戌三朝,时节赐告,少公事,是日即作诗。”这里的“三朝”从字面上理解很容易出错,但只要知道“朝”字在这里读zhāo就好办了。正月初一是一年之始,也是一月之始、一日之始,所以“三朝”就是指春节了。

在宋人笔记中,春节还有别的叫法。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有“正旦大朝会,车驾坐大庆殿”等,春节又成了“正旦”;吴自牧《梦粱录》中说得更明白:“正月朔日,谓之元旦,俗呼为新年。一岁节序,此为之首。”“朔日”即初一,正月朔日的“元旦”当然就是春节啦。

春节年俗 丰富多彩

腊月二十四是大宋的“交年节”。《岁时杂记》载:“十二月二十四日,谓之交年节。”这一天要祭灶,《东京梦华录》载:“都人至夜……贴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灶马”就是灶神,也就是所说的灶王爷。至于“以酒糟涂抹”,当是不让他向玉帝说自家的坏事吧。

这个习俗在《梦粱录》中也有记载:“二十四日,不以穷富,皆备蔬食、饧豆祀灶。”《武林旧事》中也有“二十四日,谓之交年,祀灶用花饧、米饵”的记述。这是南宋时的事了。

交年节还有一个习俗叫“照虚耗”。《岁时杂记》载:“交年之夜,门及床下以至圊溷,皆燃灯,除夜亦然,谓之照虚耗。”《东京梦华录》载:“二十四日交年……夜于床底点灯,谓之‘照虚耗’。”《梦粱录》《武林旧事》中也有记载。“虚耗”据说是一种能招来祸害的恶鬼,那“照虚耗”就是求平安了。试想一年到头,人们求平安的愿望什么时候还能比春节强烈呢。

除夕对朝廷来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驱傩了,也就是驱邪除怪。仪式名曰“大傩仪”,场面宏大,《东京梦华录》中有生动的记载,“至除日,禁中呈大傩仪”,时间、地点告诉你了;“皇城亲事官、诸班直,戴假面,绣画色衣,执金枪龙旗”,参加官员及其装扮、道具说明了;“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伟,贯全副金渡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介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余人”,驱傩队伍由将军、门神、判官等组成,浩浩荡荡;“自禁中驱祟,出南熏门外转龙弯,谓之‘埋祟’”,将妖魔鬼怪赶到南熏门外。《梦粱录》中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武林旧事》中还说“大率如《梦华》所载”,可见两宋文化是多么一致。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除夕最重要的是守岁。对此《东京梦华录》中有“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的记述;《梦粱录》中也说“围炉团坐,酌酒唱歌”,《武林旧事》说“小儿女终夕博戏不寐”。合家团圆,围坐火炉,喝喝酒,唱唱歌,孩子们做着游戏,这是亲情浓浓的合家欢啊!

大年初一当然是拜年了。《东京梦华录》载,“士庶自早,互相庆贺”“小民虽贫者,亦须新洁衣服,把酒相酬”;临安城呢?《梦粱录》中说:“士夫皆交相贺,细民男女亦皆鲜衣,往来拜节。”不论贫富,年都是要拜的。

拜年还有更稀罕的。周辉的《清波杂志》载:“宋元祐年间,新年贺节,往往使佣仆持名刺代往。”这“名刺”又称名帖,就是今天说的名片。最初是用竹片或木片做的,所以称“刺”,后来就用纸了。拜年为何送“名刺”?周辉说:“正旦交贺,多不亲往,令人每至一门,喊数声,而留刺以表到。”周密的《癸辛杂识》中也说:“节序交贺之礼,不能亲至者,每以束刺签名于上,使一仆遍投之,俗以为常。”想来能派出仆人持名刺拜年,那一定是大户人家了。这样说来,名刺又有了贺年卡的性质。

大宋年俗太多了,限于篇幅,先聊这些吧。

春节朝会 皇家气象

朝会历史悠久,也是朝廷大礼。古代臣见君为朝,君见臣为会,合称朝会。其中天子在平时召见文武百官、处理日常政务的朝会为常朝,在重大节日接受群臣朝贺的朝会称大朝。宋代春节举办的朝会,称元旦大朝会、正旦大朝会、元正大朝会等,那可是皇家大典啊。

《宋史》载:“宋承前代之制,以元日、五月朔、冬至行大朝会之礼。”北宋时的春节大朝会,除英宗朝、钦宗朝没有举办外,其余各朝都有。英宗朝没有举行,原因不知;钦宗朝没有,原因你懂的,亡国之际,哪还有什么节日大典呢。

北宋开国后的首次元旦大朝会举办于开国次年,即公元961年。《宋史》载:“太祖建隆二年正月朔,始受朝贺于崇元殿,服衮冕,设宫悬、仗卫如仪。仗退,群臣诣皇太后宫门奉贺。帝常服御广德殿,群臣上寿,用教坊乐。”

北宋春节大朝会盛况如何?感谢孟元老吧。在《东京梦华录》中,他不惜笔墨,记述了大朝会盛况。看,“正旦大朝会,车驾坐大庆殿”,天子来了,地点有了;“有介冑长大人四人,立于殿角,谓之‘镇殿将军’”,警卫披甲戴盔,威风凛凛;“诸国使人入贺”,各国使节到了;“殿庭列法驾仪杖,百官皆冠冕朝服,诸路举人解首,亦士服立班,其服二量冠,白袍青缘。诸州进奏吏,各执方物入献”,朝廷和地方官员也到了;“诸国使人,大辽大使顶金冠,后檐尖长,如大莲叶,服紫窄袍,金蹀躞;副使展裹金带,如汉服。大使拜则立左足、跪右足,以两手着右肩为一拜。副使拜如汉仪……”参加大朝会的还有辽国、西夏、高丽、回纥、大理、大食等国大使,他们的着装和拜礼均有严格的要求。

想来,如果哪天拍宋代大戏,需要再现春节大朝会的宏大场面时,孟元老的这个记述是写剧本很好的依据啊。

至于南宋时元旦大朝会的情况,吴自牧的《梦粱录》、周密的《武林旧事》、陈元靓的《岁时广记》等均有记述,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春节诗词 佳作堪赏

我们的传统佳节太注重吃喝了,而今衣食丰足,一年到头美食不断,春节里还只顾吃喝,岂不俗气?来点精神享受吧,到宋诗宋词里过过春节,如何?

范成大写祭灶生动有趣:“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

苏辙春节值班,无法回京与家人团聚,发点小牢骚可以理解:“七度江南自作年,去年初喜奉椒盘。冬来误入文昌省,连日斋居未许还。”在《辛丑除日寄子瞻》中他表达了对哥哥苏轼的思念:“偶成一朝荣,遂使千里隔。何年相会欢,逢节勿轻掷。”

苏轼春节无法回京与父亲、弟弟团聚,分别以《馈岁》《别岁》《守岁》为题,赋诗三首寄苏辙。诗作表达了思亲之情:“官居故人少,里巷佳节过。亦欲举乡风,独唱无人和。”感叹“岁”之一去不返:“问岁安所之?远在天一涯。已逐东流水,赴海归无时。”表达对守岁的珍惜:“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陆游在除夕忙什么呢?在写“春联”呢,高兴得连酒都忘喝了:“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最能表达皇城东京春节气象的诗作,窃以为非王安石的《元日》莫属。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春风送暖,阳光普照,千家万户燃爆竹、换桃符,迎接新年到来,东京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在宋词中,晁补之描绘了一幅春节年俗画卷:“残腊初雪霁,梅白飘香蕊。依前又还是,迎春时候,大家都备。灶马门神,酒酌酴酥,桃符尽书吉利。 五更催驱傩,爆竹起,虚耗都教退。交年换新岁,长保身荣贵。愿与儿孙、尽老今生,祝寿遐昌,年年共同守岁。”

姜夔描绘新春风俗,抒发亲情之乐:“柏绿椒红事事新,隔篱灯影贺年人。三茅钟动西窗晓,诗鬓无端又一春。 慵对客,缓开门,梅花闲伴老来身。娇儿学作人间字,郁垒神荼写未真。”

孙惟信表达新年求和顺、祈平安的愿望:“小童教写桃符,道人还了常年例。神前灶下,祓除清净,献花酌水。祷告些儿,也都不是,求名求利。但吟诗写字,分数上面,略精进、尽足矣。 饮量添教不醉。好时节、逢场作戏。驱傩爆竹,软饧酥豆,通宵不睡。四海皆兄弟,阿鹊也、同添一岁。愿家家户户,和和顺顺,乐升平世。”

扫码下载汴梁风客户端

扫码下载汴梁风客户端

责任编辑:刘薇薇

分享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开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公众微信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投诉举报
平平安安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2002-2015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