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开封网被评为全国地方网站十大最具创新力品牌
分享到:
电子报开封日报 汴梁晚报开封日报社新闻热线【 日报:22910911 晚报:22960000 】
时政新闻 开封时评 新闻专题 县区新闻 本网播报 基层传真 组图 民生 社会 深度 财经 文化 旅游 教育 健康 国际 国内 体育 娱乐 汽车
首页 新闻中心 文化新闻 文化新闻 正文

朱广莲:梅花香自苦寒来

字号: 2018-03-08 10:13 作者:校爱玲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核心提示: 进团后,团里的老师看朱广莲练得还不错,很快就让她上台表演了。“练好杂技很重要,但是也得走出去,把外地优秀的文化融入咱的杂技艺术中,这就需要经常去外地演出、比赛。” 说起女儿和儿子,朱广莲总觉得对不起他们。朱广莲说,“从事杂技行业很苦,但现在苦尽甘来了,所以很感恩,也很知足。”

核心提示

她虽然已到古稀之年,退休也已经20年了,但一提及杂技,她的内心还是五味杂陈。9岁开始学习杂技,一直到50岁退休,41年与杂技“耳鬓厮磨”,怎叫她不刻骨铭心?她就是朱广莲。3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劳动路北段,见到了70岁的朱广莲,听她讲述了与杂技难以割舍的情缘。

9岁进团 刻苦训练终有成绩

3月5日上午,在朱广莲的家中,一提及杂技,70岁的朱广莲忍不住潸然泪下。当被问起自己是如何走上杂技之路时,朱广莲更是泣不成声。为何会如此?听记者一一道来。

1948年,朱广莲出生在开封东郊大杜寨村,由于年幼丧母,家中兄弟姐妹又多,为了糊口,父亲把年仅9岁的她送进了杂技团。

“当时只知道我是学把戏来了,其他的啥都不知道。”朱广莲说。与她同时进团的那一批有十几个孩子,她是年龄最小的。一进团,朱广莲从基本功开始练起,形体、压腿、开胯、武术,再后来学柔术(弯腰)、倒立、蹬梯子等。刚开始训练时,很多孩子都不适应,几乎天天哭。老师就对他们讲:“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杂技是真功夫,不苦练,哪能成器?”每天一大早,她跟着团里的哥哥姐姐们开始练功,练得稍微不用心,就得挨打。“聪明的,挨打少一点;笨一点的,挨打多一点。我属于笨一点的,但是我刻苦,不服输。学杂技真的是不打不成器,所以,但凡学杂技的,都没少挨打。”回忆起年少时学习杂技的过程,朱广莲的表情略显沉重。

有人说,杂技是用生命付出的一门艺术,来不得半点虚假。所以,这就要求杂技演员有过硬的功夫。不管天气如何,朱广莲都得坚持练功,夏天还好说,冬天非常冷,练起来很受罪。尤其练开胯时,老师掰得孩子都掉泪。“练功的需要,我们的腰和腿都是老师硬掰出来的。”朱广莲说,“当时的鼻涕、汗和泪一起向板凳边上滴,眼睛肿得像铃铛。”

“但那时候进团能吃饱饭,在家都吃不饱饭,所以还是不错的。”朱广莲说,“现在想想真苦,但是时间长了也不觉得苦了。”

进团后,团里的老师看朱广莲练得还不错,很快就让她上台表演了。她在吊子、扛排椅中表演尖儿,排练了《流星》《扛梯》《女民兵》等节目。

说到杂技演出,朱广莲说,杂技演员必须险中求稳、动中求静,这就显示了冷静、巧妙、准确的技巧和千锤百炼的硬功夫。如“走钢丝”中种种惊险的表演,都要求“稳”;“晃板”“晃梯”之类的表演,凳上加凳、人上叠人,但顶上的人必须在动荡不定的基础上求平求静,这必须有极冷静的头脑、高超的技艺与千百次刻苦训练相结合才行。

说到此处,朱广莲再次眼眶泛红,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一次外出演出。当时在外地演出结束后,他们要坐火车回开封,由于火车的踏板离地面非常高,朱广莲因为年龄小最后愣是没登上火车。“当时团里的人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人在火车站。好在团里发现后与火车站联系,专门派老师回来接我。”朱广莲说,“那时候我还是十多岁的孩子。唉,说起杂技,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41年坚守 苦尽甘来无限感恩

众所周知,中国杂技自古重视顶功。顶功要求表演者有过硬的腰功、腿功、倒立和跟斗基本功。汉代的画像和壁画、陶俑中,就有许多拿顶和翻筋斗的形象。朱广莲的顶功厉害是有目共睹的。“咱经常说的顶难顶难,就是说的顶功。所以,顶功非常难练。”朱广莲说。也正因为如此,她后来带出来的学生也都非常厉害。

1970年,朱广莲从杂技团来到开封剧场工作。虽然离开了杂技团,但她与杂技却没有分开。上班之余,她还从事对杂技学员的培训工作。她辅导学员刘海斯、粱冰排练的《双人软功》参加了 1990 年第二届“新苗杯”少儿杂技比赛,获优秀表演奖,她同时获教师奖。

说起带学生,朱广莲立马兴奋起来。她说,虽然当时到开封剧场工作,但是由于她的丈夫李保臣也是杂技团的主要演员,所以他们一家都在杂技团居住。每天,她不上班时就带学生,经常边做饭边教学生。“那时候天天把锅烧煳。”朱广莲笑着说。当时,由于丈夫经常在外地演出,做家务和照顾孩子的重担就由朱广莲一人承担。当时很多人对她的印象就是“拼”,她怀着二宝时还带学生,好多人都劝她休息,但是她说:“孩子们正学着呢,不能耽误他们的进度。”

受朱广莲和丈夫的影响,他们的两个孩子也爱上了杂技。在朱广莲的精心教育下,她的两个孩子都特别优秀,尤其是女儿。“都说练扛椅的练不了扛梯,练扛梯的练不了扛椅,但是我家姑娘这俩都能拿下,并且非常出彩。闺女还去日本等多个国家演出,也拿了很多大奖。”说起孩子,朱广莲特别骄傲。

“练好杂技很重要,但是也得走出去,把外地优秀的文化融入咱的杂技艺术中,这就需要经常去外地演出、比赛。”朱广莲说,“直到我48岁时,两个孩子都成长起来了,我的工作他们也能担起来了,我才不再带学生外出演出、比赛。”

说起女儿和儿子,朱广莲总觉得对不起他们。“因为学习杂技,他俩没少挨打。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但既然入了这一行,必须全力以赴。本身练功就很苦,又加上我有时候恨铁不成钢,所以,他俩挨打是家常便饭。女儿因为长时间练功和演出,现在落下一身病。”说到此处,朱广莲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但也正是因为杂技,才有了现在和睦的一大家子。我的儿媳妇、女婿也是练杂技出身,现在女婿带的还有学生,经常在外演出、比赛。”朱广莲说,“从事杂技行业很苦,但现在苦尽甘来了,所以很感恩,也很知足。”

扫码下载汴梁风客户端

扫码下载汴梁风客户端

责任编辑:刘薇薇

分享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开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公众微信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投诉举报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2002-2015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