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悦读

我与将军的情缘

2018-05-04 11:59 作者:刘新福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将军,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是威武不屈、伟岸挺拔的。年轻人从穿上军装的那刻起,最大的梦想就是当将军。“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仑的这句名言,不知曾激励过多少热血军人奔赴战场英勇杀敌。

可是,最终能圆将军梦者,可谓寥若晨星,甚至多少人当了多年的兵却连将军的影子也没见过。比起他们,我幸运多了。新兵生活刚结束,11军军务处处长给军首长挑警卫员时,第一个便找我谈话。怎奈我刚看过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对收发电报有着浓厚的兴趣,最终当了一名无线电报务员。

今年,第一场雪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海军少将刘开印打来的。当晚,我们在古城开封相见,握手、拥抱、品茗、碰杯;彼此间,无拘无束,谈天说地,不住地开怀大笑。我们并非相见恨晚,而是久别重逢啊!

我与刘将军不仅是同乡、同学,而且是儿时的玩伴。我们曾同住杞县一个偏僻的农村,两家直线距离500米。他长我两岁,而且是我三哥刘心迎的亲密伙伴。他家住在村东,我家住村西,颇有“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的味道。每天去学校上课,刘开印总会拐到我家叫上三哥同行,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路小跑。放学回家,他经常会在我家停留一阵再回自己的家。星期天没事时,他兜里会装些玻璃球(又叫琉璃蛋儿)、废纸折叠的“面包”等来到我家,有时在我家宽敞的院子里玩,更多时候他和三哥一起去村西头与其他伙伴玩耍。

刘开印之所以与三哥走得近,有个重要原因,他们都是学校宣传队队员。他到我家找三哥,除了玩游戏,有时还练节目、对台词。如“老两口学毛选”,老太太穿一件对襟上衣,下蹬一条蓝灰色的胖裤子,扎着裤腿,肩膀上搭一条羊肚毛巾;老头子头上系一条白毛巾,腰里扎一条粗布板带,手里拿一根比纪晓岚用的稍短些的烟袋锅。开场有这几句词:“老婆子!”“哎!”“老头子!”“哎!”二人同时说:“你看咱学哪篇?我看咱就学这篇。”“咱那个二小子,可是有点儿懒!”对了,开头时老汉还有台词:“老汉我今年五十八,耳不聋、眼不花。”然后老两口翻开《毛主席语录》就开始唱起来,我印象中刘开印当年就扮演过那个老太太。

还有一个节目,刘开印头上裹条花围巾,穿一条天蓝色裤,上身穿一件红色带花布衫,边表演边唱:“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提起那旧社会,止不住我辛酸泪挂在胸。千头万绪,千头万绪涌上我的心……”他声情并茂的表演,总能引起台下贫下中农的共鸣,多情的妇女会一边看一边哭。这时,会有人站起振臂高呼:“打倒万恶的旧社会!打倒地主老财!”

还有个更精彩的节目,我虽然忘了剧名,但剧情历历在目。报幕员手捧红宝书正步上场,转身亮相:“父老乡亲们,美帝国主义侵犯我国宝岛台湾,该咋办?”还没等台下作出反应,从上场口便冲出一队手持铁锨、木杈、镰刀、锄头,全副农民装束的群众演员,最前面那位一手拿铁镐一手紧握拳头、扎攻箭步两眼怒斥前方,待后边演员站稳,亮相后,齐声高喊:“他妈那个X,跟它拼!”那个扎攻箭步的小伙便是刘开印。

我们所在的村,不仅学校有宣传队,大队部也有宣传队。宣传队如轻骑兵,田间地头到处都是他们的舞台。那时,生活是清苦了点,可文化娱乐活动却丰富多彩。尽管如此,大家对看电影还是情有独钟。那时只有公社有专职放映人员,挨村轮流演出,不像现在谁给钱就给谁演。一部电影片子转够一轮再换下一部演,那时的电影台词几乎会背,不少情节一清二楚,为什么?反复看呗,就这仍觉得看不够。每到下午放学回家,刘开印和三哥他们大我几岁的伙伴经常会聚在我家院墙外交头接耳,待我过来后,一个个又装着没事似的,有的手里拿着窝窝头在啃着,他们为啥背着我、瞒着我,不带我一块去邻村看电影呢?直到这次相见,刘开印才对我说出实情。原来,三哥觉得带着我是拖累,生怕我被挤丢了,回家不好向父母交代,因此才不让我跟他们。他们想背着我去外村看电影,我心里是清楚的。但我装傻,他们不说我也不问,当他们开始行动时,我便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大气不敢出一口,想撒尿也不敢停下脚步,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往前走。有一次去几里外的丁寨看《地雷战》,我半路上一不小心被一块土坷垃绊倒,倒在前面刘长富身上。三哥发现后,非要撵我回去。刘开印看我可怜巴巴的样子,对三哥说:“天这么黑,这时候叫他回去,他摸丢了咋办?让他跟着吧。”这样,我破例跟他们一块看了电影《地雷战》。

在我印象中,刘开印机智幽默、聪明好动,同龄人中绝对是个佼佼者。他吹拉弹唱得心应手,篮球、乒乓球也打得很好。不知是得益于天赋还是勤奋,学校很多活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1970年,我考入杞县豫剧团。1974年,刘开印参军入伍,我俩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其间,听大哥讲刘开印当上了海军,再后来听说他当上了将军,让我对他的敬佩之情急剧上升。他儿时、年少时的身影不断浮现在我的眼前、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为刘开印感到自豪,站在光屁股一块长大的份儿上,我为刘开印骄傲!

一般人认为,作为少将级别的干部,不说前呼后拥,起码要有个警卫员跟随左右。只见刘开印一身便装,头戴一顶皮式鸭舌帽,鼻梁上带一副墨镜,步履矫健,谈吐幽默,声音铿锵。他没有谈从军40多年的奋斗史,谈得最多的是浓浓的乡情。他对我小时候的憨厚赞赏有加,对一些故事记忆犹新。他坦诚地说:“当年,你一天没在宣传队干过,县豫剧团招生竟然录取你,让我们好生羡慕啊!”他又提高嗓门说:“我如今依然羡慕你呀!你是我们尊敬的纳税人,没有你们纳税,国防怎么搞建设,国家如何能强大?”没想到,一个在部队工作几十年的将军,对纳税人是如此敬重、高看,我的心好温暖,我的血在往上涌。

交谈中,我不无玩笑地问了刘开印一个问题:“将军同志,退休后准备定居北京还是哪个高干疗养院?”刘开印坚定地回答:“定居在开封,百年之后还回老家!”我的眼睛湿润了,这难道不是不忘初心最好的诠释吗?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一朵花带火一座城

这一唱,唱出了开封发展新动力:作为开封向世界敞开的又一扇大门,菊花花会推动着资金、项目、技术、人才从...【详细】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