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第一时间 > 快播新闻

揭开历史密码 感受古城遗韵
——我市考古发掘明代周藩永宁王府侧记

2018-07-05 16:39 作者:岳蔚敏 来源:开封网

遗址出土遗物场景

遗址出土遗物场景

开封历史悠久,文化遗存丰厚。历史的车轮在滚滚向前的同时,也沉淀了无数风流人物的轶事,留下了很多珍贵的文物。随着一次次考古发掘,一件件珍稀文物的出土,一道道通往历史的大门次第开启,一个个先辈留下的历史谜团也正逐一解开。

时间往前追溯数百年。明代开封人,尤其是达官显贵们的日常生活到底是怎样一幅图景?他们住什么样的院子里吟咏风月?他们喜爱在院子里种什么树来表达希冀?他们的生活中是否还残留有《清明上河图》中一揽芳华的宋韵,是否还能找寻到《东京梦华录》所描绘的梦幻之境?近日,随着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发掘工作的结束,考古人员为我们揭开了层层面纱。

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像开封一样屡遭灭顶的水患后,仍能一次次顽强崛起。洪水固然无情,在带给古代开封无穷无尽的灾难同时,也把无数的风流故事瞬间定格,掩没于地下,等待后世之人的重新发现。 

2017年7月26日,为配合城市的基本建设,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一处大型建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清理,出土文物层出不穷,青花瓷、紫砂茶壶、龙纹瓦当、庙宇里的香炉、道观里的石碑等文物同时出现在大殿遗址中。这里究竟是民居建筑还是王府所在?是署衙官邸还是寺庙道观?诸如此类的问题困扰着考古人员。与此同时,出土的两具姿态离奇、非正常死亡的人骨,又为原本疑云密布的大殿遗址笼罩上一层神秘色彩。数百年前的开封府,究竟发生了什么?古老的大殿遗址充满的一系列未解的谜团,等待着考古工作者们一一破解。

考古与保护专家咨询会现场1

考古与保护专家咨询会现场

万军卫是此次考古发掘现场的负责人,刚过而立之年、不善言辞的他,在风吹日晒的田野地头久居,多半时间不是在挖宝,而是在掘土,即便如此,也熄灭不了他对考古工作非同一般的热情。在考古队中,像他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是这次发掘工作的主力军。

“根据现场勘探发现的这个地层关系,咱们这次抢救发掘的应该是一处明代建筑遗址,目前揭露的主要是一处大殿基址,这个大殿基址面阔五间进深四间,大殿上是这种方砖铺地,大殿前有这种青石台阶,还有非常规整的条砖铺地,应该是建筑规格非常高的一个建筑。”王三营是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也是这次考古发掘的队长,像以往许多次现场发掘一样,严寒酷暑,他总是带着万军卫这群年轻人,在考古现场的泥坑里,一寸一寸地搜集着文物的蛛丝马迹。

大殿遗址地处开封古城市中心,自古就是热闹熙攘的市井之地,事实上,这样的车水马龙,人潮涌动的繁华场景,在这里已经持续了上千年。

北宋风俗画卷《清明上河图》描绘了一座如梦似幻的东京汴梁城,画中王府林立、商贾云集、市井喧闹、店铺兴隆。到明代东京汴梁更名汴京和开封,画中光景却丝毫未变,这处明代大殿遗址规模宏大,又地处繁华市井,令人浮想联翩,也许这里就是明代某位达官显贵,抑或富贾之家所在,一切想象都有待考古人员进一步的发现。

发掘现场木质文物保水处理

发掘现场木质文物保水处理

之前清理大殿上层淤积黏土层时,考古队在大殿柱础旁,意外发现了一具人骨,这具人骨姿态奇特,头骨和上肢骨不见踪影,只有肋骨和完整的下肢骨,人骨上半身向地面侧翻,和下肢骨形成一个奇怪的字母C的形状,经考古队专家判断,这是一具非正常死亡的人骨。

在考古发掘中,体质人类学的专家很快介入,对人骨的发现通常进行现场初步观察,鉴定性别、年龄,分析死亡原因,等等。而人骨的性别特征,可以从颅骨、下颌骨、盆骨这三个方面区别出来。这种鉴定手法,就是考古界所谓的“三点法”。

从人体骨骼上获取的信息不但能帮助考古工作者了解某一时代、某一地域的人类种群特征、形象样貌、生活习惯等,还能够分析当时的职业分工、阶级形态,等等。在这处发掘现场,万军卫和他的队员们也寄希望于这具人骨,希望通过他寻找到关于这座神秘大殿身份信息的蛛丝马迹。与此同时,在大殿地基上还发现了一个“大家伙”。

这件出土物呈长方体,形制规整,似乎像个柜子,上部有四方形窗口的痕迹,这究竟是件什么东西呢?万军卫说,最初我们也不知道,以为是窗户,后来彻底清理出来,才发现就是个轿子。轿子在开封的考古史上还从未出现过,这一发现令考古队员尤其兴奋。

“轿”的名称起于宋代,在此之前,称为“肩舆”,据记载,中国夏朝时期就出现了轿子,直到隋代,轿子成为帝王、朝臣通用的出行工具,到明朝中后期,轿子已完全成为各级官员的代步工具,形制与乘坐者的身份也有了各种不同的规定。

轿子的出现,再加上两具非正常死亡的尸骨,似乎可以将大殿向官署衙门等方向进行推理。根据开封地方志记载,遗址的位置在民国时期就是监狱所在地,此次遗址发掘的上层旧址,也曾是河南省第一监狱,那么这座大殿是否就是明代开封的提刑按察司呢?轿子、非正常死亡的人骨,延续的地理位置,似乎都能印证这一猜测,但在发掘未完成之前,真相远远没有到来。

现场的挖掘工人在大殿遗址西南角,发现了一些明代青花瓷器的碎片。考古队员将碎片拼接之后发现,呈现在眼前的图案竟是一副完整的青花图样。经专家鉴定,这个奇特的图案就是赫赫有名的“魁星点斗”。

据了解,“魁星点斗”出现于我国宋代,流传甚广。魁星,是传说中主宰文运兴衰的神。其面貌狰狞、头顶双角、手执神笔、做踢斗状。读书人有信奉魁星的风俗,通过“魁星点斗”的图案,表达期待命运的眷顾,金榜题名、为国效力的美好愿望。不但很多地方建有魁星阁,甚至在古代家具、陶瓷器具、服饰上都时而能见到魁星的形象。

就在大家欣喜于“魁星点斗”的发现时,大殿西侧山墙下考古队又清理出一件大型建筑构件,整体呈青绿色,图案造型似龙非龙。万军卫肯定地说,这是螭吻。

螭吻在中国神话中是龙的第九子,常出现在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屋脊上,做张口吞脊状,被视为祈求降雨和避火消防的吉祥饰物。

正当考古队员仔细清理螭吻时,大殿北侧山墙下,一片瓦砾当中,又相继发现了绿釉龙纹瓦当和滴水。

前厅房蹲兽

前厅房蹲兽

明青花夔龙纹瓷盘

明青花夔龙纹瓷盘

“上一个出土有这种龙纹瓦当和滴水的房子,就是周王府,这个是大殿上面倒塌下来的瓦当和滴水,基本上都是龙纹,只有那种规格比较高的建筑上面才会用到这种龙纹的瓦当和滴水。”王三营说,“我们陆续发掘出来的各种遗迹似乎都将这座大殿指向王府建筑,直到出土了明万历四十年(1612)“昭代贤宗”木匾额1块,才为最终确立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

经过近一年的考古发掘、专家论证,我市此次在城隍庙附近发掘的明代建筑遗址已确认为明代永宁王府遗址。这也是我市第一次全面发掘揭露明代郡王府的原始面貌,为今后我市的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永宁王府遗址位于城隍庙街中段路西,南邻省府西街,西邻西司桥景观水系,北邻成功街。遗址所在区域明清时期曾先后建有明代永宁王府、清代大道宫、清代按察司署等,民国时期及新中国成立以后曾改建为河南省第一监狱。截至目前,共完成发掘面积4000平方米,并出土了大量明代陶、瓷器、石、铜、锡、琉璃、木、骨等各类遗物1000余件(套),遗物性质主要为建筑构件和生活用品。

记者了解到,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整体布局是沿中轴线对称分布的三进院落明代建筑群,整个建筑群坐北朝南,南北通长约122米,宽约42米。中轴线上的建筑为遗址主体建筑,由南向北分别为大门、照壁、仪门、前厅房(银安殿)、后厅房(寝殿)。后厅房以北是花园,花园内有假山、池塘。花园南北长约70米。花园再向北为北院门,院门为门楼式建筑。

“明代周藩永宁王府遗址保存较为完整,中轴线上的建筑群布局明晰,规模宏大,每栋主体建筑之间沿中轴线有踏道或甬道相连,前厅房与后厅房均有附属的东西厢房。”

7月3日,古城热浪袭人。在王三营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永宁王府遗址。就在大门处,记者在两块“上马石”上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棋盘”。

“我们此次考古发现除了常规的陶、瓷器、石等,还在‘上马石’附近发现了一副玉制的象棋。”王三营说,“这些棋子与我们现在看到象棋的不大相同,他们依据‘车’、“将”等类别分别绘有不同的图案,而且非常精美、精致。”

听着王三营的介绍,记者不免浮想联翩:或许500多年前的一天,王府的下人们和附近的百姓照旧聚在门口上马石上下象棋,大家在一起消遣时光,兴奋之余也并未察觉危险的而来。忽然远处传来人们阵阵惊恐的叫喊声,等这些下棋的人回过神来,已被突如其来的黄河水冲散了,象棋也随之淹没在滚滚泥沙之中。

在王三营的带领下,记者由大门进入王府,一眼望去,只觉得整个院落非常宏伟大气,穿过照壁、仪门、前厅房(银安殿)、后厅房(寝殿),来到后花园。尽管现在已看不到当年王府真实的场景,但单凭这一路过来目及之处,也能想象当年王府中在热闹、喧哗中透出的肃穆、庄严。

在仪门与前厅房之间,记者又发现了几处看似像“树木”的遗迹。细问之下,果然是树。至于是什么树种,考古队员依据《如梦录》记载而猜测是桂花树,但究竟是什么树,还有待标本鉴定。

考古与保护专家咨询会现场2

考古与保护专家咨询会现场

发掘文物、保护文物、利用文物,让更多人了解历史,也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的故乡——古都开封。

如果说黄河泛滥给开封城带来灭顶之灾,但若是反过来想,其实也正是黄河水的泥沙在地下完整地保存了开封这座八朝古都,为世人留存了“城摞城”这一世界奇观。

明白釉贴金道教人物瓷塑像

明代釉贴金道教人物瓷塑像

据史书记载,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意图依靠宗室子弟实现对全国的稳固统治,自洪武九年(1376年)开始将诸皇子分封于各地。明代开封城虽不是都城,但仍是中原地区政治文化中心。朱元璋便将其第五子朱橚分封为周王,洪武十四年(1381年)就藩开封。

永宁王为周藩郡王,第一代永宁王朱有光为朱橚庶六子,封于永乐元年(1403年),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最后一代永宁王朱在镗甍,因无子而被除国。至此,永宁王一系共历八代,在开封生活延续了196年。

明朝末年政治腐败,天灾不断,民不聊生,各地爆发了农民大起义。李自成于崇祯二年参加起义军,后被推举为“闯王”。崇祯十三年,李自成率部进入河南,提出了“均田免粮”的口号,受到广大贫苦农民拥护,队伍迅速发展壮大起来。

明崇祯十四年(1641年),李自成进攻洛阳,福王朱常洵不思抵抗,被李自成活捉后枭首示众,还把他的肉与鹿肉混合交给将士们吃,成为“吃福禄肉”。此后,李自成趁明军惊魂未定之时,长途奔袭,意图一举攻下开封这座中原重镇。但是,农民军在开封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顽强抵抗。李自成一打开封失败。

当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李自成率领的农民军第二次围攻开封。这次战斗空前激烈,农民军用大炮轰城,城上守军用大炮还击,双方死伤惨重。经过春节前后20多天激战,次年正月十五日,李自成再次撤军。

李自成二次撤离开封后,继续转战豫东,接连攻克陈州、太康、睢州、宁陵、考城、商丘、杞县等地,势如破竹,攻无不克,兵力迅速扩大,号称百万之众。当年四月底,李自成挥师再次包围开封。

这次李自成吸取前两次失利的教训,采取围城打援和围而不攻的策略。五月下旬,农民军在朱仙镇一举击溃由丁启睿、左良玉等率领的10余万明朝援军。自此,各路援汴明军畏战不前,开封被团团包围,成了一座孤城。

李自成围攻开封,久围不克,遂掘黄河北口灌城,明代开封城因此次洪水彻底毁坏。黄河水从所掘之口决出,水势迅速扩大,波涛汹涌、势不可挡。洪水首先冲开北门,然后四门皆被冲开,开封遭受灭顶之灾。开封城被淹之后,洪水几乎与城墙齐高,城内一片汪洋,水面上只看见钟鼓两楼及延庆观,还有周王府、大相国寺的殿脊。周王及宫眷数百人,在一些官兵护送下,乘早已准备好的船只逃出开封。城内数十万居民,除少数人爬上高地、高房获救外,其余绝大部分被淹死水中,其状惨不忍睹。

《汴围湿襟录》记载,当时开封“水深数丈,浮尸如鱼”,“其仅存者:钟鼓二楼、周府紫禁城、郡王假山、延庆观,大城止存半耳”。永宁王府遗址建筑群布局明晰以及那些姿态各异的人类骸骨正是这一洪水事件的真实写照。遗址之上叠压的黏土层正是此次洪水淤积而成。

站在永宁王府遗址之上,踏着脚下的泥沙与青石板混合的地面,不禁让人感慨万千。开封之战,可以说是大明朝廷最后一次对李自成农民军的奋勇反击,此后,李自成一路打到北京城,迫使崇祯皇帝自缢,期间只遭遇到零星的抵抗。那一场黄河水灌破开封城,也压碎了大明朝的脊梁。永宁王府也随着黄河泥沙淹没在历史尘埃之中。

鉴于夏秋雨季即将来临,为避免对遗址本体造成损害,根据专家论证会议意见,征得省文物主管部门同意,在正式出台保护方案之前,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已对该遗址进行保护性回填。

岁月失语,惟石能言。我国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产生了很多珍贵的文物和古迹,他们经过千年岁月的洗礼,留存至今,如同是穿越到过去的大门,向我们传达了古代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

市文物局局长刘顺安说,文物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物质载体,蕴含着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和道德精髓。如何在“保护文物”与“发挥文物价值”之间找到平衡点,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我们一直有着更深切的关注、更深入的思考、更积极的行动。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婧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