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北宋对七夕节的贡献

2018-08-13 07:42 作者:入云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中华传统文化佳节七夕节,早在2006年就被国务院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个古老的节日,不管起源于什么、形成于何时,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几千年来,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它的节事活动和文化内涵也在不断丰富。到了北宋时期,七夕节更是迎来了它的鼎盛阶段,都城东京的七夕节文化活动更是丰富多彩,七夕市场迎来了空前的繁荣。北宋对七夕节的贡献可以说是前所未有。

定了:节日就是七月七日

说七夕形成于西汉时期,并且日期就是七月七日,是有历史依据的。讲述西汉历史轶闻的笔记小说《西京杂记》(西京指西汉都城长安),卷一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的记载。“彩女”指宫女,“开襟楼”又称“开襟阁”,是宫女们居住的地方。由此可知,七夕就是七月七日,其乞巧的习俗还很高大上。有学者指出,西汉宫廷中的这一乞巧习俗,是来自民间的宫女们将民间习俗带到宫中的反映,是她们对自己原来在民间生活的一种回味。

南北朝时期,宗懔的《荆楚岁时记》记载的七夕乞巧习俗也是发生在七月七日:“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人家妇人结彩楼,穿七孔针,或以金银、鍮石为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据“人家妇人结彩楼”之说可知,富贵人家对七夕乞巧是多么重视。到了南唐,诗人李中《七夕》的诗“星河耿耿正新秋,丝竹千家列彩楼”也可为证。“丝竹千家”尽管言其多,但平民百姓家估计难以做到。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平民百姓家的女子也乞巧,只是没有这么排场而已。

到了唐代仍是如此。唐诗中写七夕的作品很多,而且王建的诗歌“阑珊星斗缀珠光,七夕宫娥乞巧忙”表明,七夕乞巧的习俗仍然保持着高大上的身价。连白居易在其《长恨歌》里以浪漫主义的手法来演绎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时,也是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来表达的。

可见七夕节的日期长期以来是没有变化的,就是农历七月七日。但是问题来了。

翻阅《宋大诏令集》卷一四四《典礼二十九·纪节》,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宋太宗下了一个《改用七日为七夕节诏》。诏曰:“七夕佳辰,著于式令。近代多用六日,实紊旧章。讹俗相承,未之或改。自今宜以七日为七夕,仍令颁行天下为定制。”

宋太宗的这个诏令告诉我们,至少唐代以后至北宋初年的一个时期内,七夕节过的是“六夕”,并且是个“讹俗”,很荒唐的,因为乱了老规矩,这令宋太宗十分恼火,所以要改,而且改的动作很大,通过颁行天下的诏令以正视听,以圣旨的效力把七夕固定了下来,这就恢复了七夕的历史本来面目。

顺便说一点,“七夕节”一词出现在北宋诏书中并不奇怪。北宋乃至南宋时期节日繁多,七夕节也是大宋法定节日,且休假一天。这在《宋史·职官志》和庞元英的那部记录北宋朝廷典章制度的笔记《文昌杂录》中都有明确记载。

那么北宋初期七夕为何过成了“六夕”呢?宋太宗的诏令中所说“近代”,指的什么时代?当然是“五代”,大唐之后五代十国的“五代”,也就是唐朝灭亡之后在中原地区相继出现的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其中后梁、后晋、后汉、后周都定都开封。那么北宋初期的“六夕”是不是受了“五代”的影响?还真有证明,的确如此。民国时期的著名学者邓尔雅先生诗曰:“纸醉金迷斗巧工,民间俗尚仿深宫。改将七夕从初六,南国犹存五代风。”并注曰:“七夕改为六夕,始于五代。”可见北宋初期过“六夕”是沿用了五代的风气。至于五代时期为何把七夕过成了“六夕”, 笔者没有研究,不得而知。有兴趣的人去考证吧。

好了,事情应该交代清楚了。今天在我们欢度七夕节的时候,不得不说,应当感谢北宋朝廷、感谢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也就是公元978年,距今整整是1040年,自那时至今,1000多年来的七夕节,定制就确定在北宋,确定在东京开封。这是北宋对七夕节的一个重要贡献,因为它维护了传统节日的延续性和稳定性。

火了:都城东京的乞巧市

节日有市场并不稀罕,毕竟人们在节日活动中需要消费,而且是相当集中的消费。但是,节日市场消费的规模如何,这就得看当时的节日活动状况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了。北宋时期,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因为一个七夕节,在都城东京居然形成了一个繁荣的节日市场——乞巧市,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东京城的乞巧市位于何处?北宋学者吕希哲(字原明)在其记述北宋岁时生活的笔记《岁时杂记》(见陈元靓《岁时广记》卷二六《乞巧市》)中说:“东京潘楼前有乞巧市,卖乞巧物。”潘楼应该是一座酒楼,其前的一条街为潘楼街。所以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七夕》一开始就说“七月七夕,潘楼街东宋门外瓦子、州西梁门外瓦子、北门外、南朱雀门外街及马行街内,皆卖磨喝乐”云云。可见潘楼街等处就是当时东京城的七夕购物街,而且历史记载证明它还绝对是一个繁华街区。

《岁时杂记》载:“自七月初一日为始,车马喧阗。七夕前两三日,车马相次壅遏,不复得出,至夜方散。”《东京梦华录》也有“七夕前三五日,军马盈市,罗绮满街”的类似记载。这两则史料不仅告诉了我们东京乞巧市的交易时间拉得很长,而且市场还十分红火热闹,以至于达到了车马喧阗、军马盈市、罗绮满街的程度,这几乎相当于今天的春节市场了,其商业气息的浓郁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还不够。《岁时杂记》还说:“其次丽景、保康、阊阖门外,及睦亲、广亲宅前,亦有乞巧市,然皆不及潘楼。”可见东京城的乞巧市不只潘楼街一处,尽管它们的规模不及潘楼街。

那么乞巧市卖什么七夕节物呢?《东京梦华录》告诉了我们:一是磨喝乐,一种泥塑的土偶,以木料雕刻,施以彩绘,并配有围栏底座安放。有的磨喝乐还用红纱碧笼裹罩,如果再以金银、珍珠、象牙、翠玉加以装饰,一对可卖到几千钱。二是水上浮,一种用黄蜡浇注成的鸭、鹅、鸳鸯等动物,也加以彩绘金饰。三是谷板,在一块小木板上铺上泥土,种上粟,也就是谷子,生出幼苗后放上小茅屋和花木,再制作出农家小人物放在上面,这就成了一个小农家。这不就是一个带有乡村气息的微缩景观吗!不仅如此,《东京梦华录》记载的七夕节物还有用瓜雕刻成的“花瓜”,用油、面、糖、蜜为原料做成笑靥状、花样百出的“果食”,用绿豆、小豆、小麦放在磁器内浸泡生芽,长出数寸长后再以红蓝丝线扎起来的“种生”,等等。至于其寓意如何,有兴趣的去琢磨吧。

接下来就是节庆活动了,孟元老告诉我们:小孩们穿起新衣,争着夸耀艳丽;富贵之家搭起了乞巧楼,摆上买来的各种节物,开始乞巧了……

“开秋七夕到佳辰,里俗争夸节物新。”(宋祁《七夕》)北宋东京城七夕市场的繁荣,还可以从司马光的诗歌中得到证明。他在诗歌《和公达过潘楼观七夕市》中写道:“织女虽七襄,不能成报章。无巧可乞汝,世人空自狂。帝城秋色新,满市翠帟张。伪物逾百种,烂漫侵数坊。谁家油壁车,金碧照面光。土偶长尺余,买之珠一囊。安知杼轴劳,何物为蚕桑。纷华不足悦,浮侈真可伤。”可以看出,这个“性不喜华靡”“独以俭素为美”的人,不仅反对七夕乞巧,而且七夕节到潘楼街走了一趟,看到“伪物逾百种,烂漫侵数坊”的景象,他心里还十分恼火,称这些上百种的节物都是没用的“伪物”,都是骗人的,所以他感慨道:“纷华不足悦,浮侈真可伤。”

你不得不说,司马光说的是有道理的,从他的诗歌中能反映出当时的奢靡风气。事实上,批评北宋奢靡之风的也不仅仅是司马光一个人,但司马光的诗歌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东京城七夕节市场的火爆。

北宋七夕文化和节日市场的繁荣,是大宋经济、文化发达的一个缩影,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背景。从民间到宫廷,东京城七夕文化与市场的繁荣,一直影响到南宋,甚至也影响到今天。对此,河南大学宋史专家程民生教授曾说:“宋代开封的七夕节,是我国七夕的完美代表。开封是把七夕做到极致、最适合过七夕的城市。”“从一定意义上说,七夕节在北宋开封完成了重铸。”诚哉斯言!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