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娱乐

苏有朋 对这个圈子我一直有疏离感

2018-09-14 14:43 来源:新京报

作为导演,苏有朋似乎已不太习惯在镜头前摆出各种动作,他松弛地坐在沙发上。听到别人提起“从小学就看五阿哥”,他哈哈大笑。可以说,苏有朋影响了两代人,一代人在小虎队的歌声中挥洒了青春,一代人因为五阿哥成为不折不扣的粉丝。现在,不管是在哪个阶段认识苏有朋的,都成了“苏导演”的拥趸。

在常人眼里,苏有朋是幸运的,早年因小虎队成名,红遍了整个亚洲成为万人追捧的歌手;转型做演员后,五阿哥、杜飞等角色足够让人记住一辈子;再后来当导演的两部作品都打了漂亮的票房仗。

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演艺生涯充满着高低起伏,经历过“爆红”的光鲜亮丽,也有过无戏可拍的低潮期,以及转型幕后的艰辛,如今的苏有朋可以更坦然地面对自己,“以前有很多原则,好恶太分明,不喜欢就看不入眼。现在我的包容度和接纳度都高了很多,如果你问我有什么逆流而上坚持的事情,我要说是真诚和不停地努力。”

出道多年,苏有朋始终和这个圈子保持着一种疏离感,没有爆料八卦,少有绯闻炒作,微博上大多是对艺术的解读和爱好的抒发,“现在我更随缘了。说这些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得到那么多还不满足,但我真的试图反抗过命运,也曾经想过不要那么多关注和热度,隐退算了,可能是太年少成名的关系吧,我还常常自问人生有没有第二种可能。但,既然命运把我安插在这个位置,我就把该尽的义务做好,把生活经营好。”

选择休学那一刻感觉成了过街老鼠

苏有朋是个对自己要求极为苛刻的人。他从来不避讳说自己曾经是个学霸,虽然他会有那么点害羞,但仍会笑着赞扬小时候的自己,“确实灵光”。

从小,他就喜欢念书,也以把书念好为荣,他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堆的鸵鸟,周一到周六自愿参加各种补习:心算、珠算、奥数、画画,一星期上两次书法课、学一次电子琴,还要去学校参加合唱团。

高中时,苏有朋就走红了。在那个没有手机、交通也不发达的年代,小虎队举办的演唱会场场爆满,发行过的专辑张张热卖,《逍遥游》《爱》两张专辑销量就达到1500万张。

然而,要扮演“乖乖虎”并不是件容易事。高二下学期,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巨大的压力告诉他必须成功,“如果我没考好,路上带着小孩的妈妈们一定会指着我跟他们的孩子说,‘你看,那就是只会玩不念书的乖乖虎。’”

想着要向社会大众及歌迷证明自己,填志愿时苏有朋想都没想就按着分数排行榜的学校和学系填的。结果,在考上了台湾大学机械工程系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搞不懂这个学科,“工艺、透视、制图都是我最不喜欢的,也不擅长。”他开始进修企管系的学分,后来试图转系但没有成功,只好开个记者会宣布休学,这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苏有朋的做法是不符合大众期望的,“成为乖乖虎”让他得到了很多,现在又说要追求自我,这岂不是一个笑话?顶着乖乖虎的帽子,他觉得自己成了过街老鼠,甚至一度不敢出门,“我记得最红时,考上台大,报纸用半个版来把你夸成超级模范;转眼间也能用无数个版面来抨击你,我发现,被捧得多高就有可能跌得多深。”

电视剧《还珠格格》剧照

B 五阿哥

转型演戏连遭拒绝是琼瑶拉了他一把

聚光灯转移了,只剩下黯淡,那是苏有朋经历的人生第一个低潮期。他彷徨、迷茫,深知自己没法一辈子依靠小虎队的光环,对偶像歌手来说,当你的新鲜感不在了,就要面临转型,苏有朋说继续演艺事业也是当时仅有的选择,“偶像歌手的路到头了,又离开了学校,但没有人把你当成普通人,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现实,还有家里的经济压力,我只有想尽办法来延续自己的演艺生命。”

这期间,苏有朋遭到了人生不曾经历过的“被拒绝”,没什么表演经验的他很难接到戏,这是他离开小虎队后第一次被拒绝,以前的爆红成了一场梦,被人挑选,争取的过程中也听过别人的冷嘲热讽,“你演技不行、你落选了”,巨大的落差感,他开始和自己身上背负的乖乖虎标签打架,他把自己的目标聚焦在做一名好演员上。

此时,他遇到了琼瑶,《还珠格格》拉了他一把,“这是琼瑶的转型之作,她又是制作保证,公司就让我去试了五阿哥。”《还珠格格》的成功,苏有朋至今将其认定为是遇到了贵人,“把对的人放在了对的位置”。

这部经典剧至今还在被无数次地重播着,苏有朋自我调侃每年暑假都会被打回“五阿哥”原型。在外界看来,当时他们的表演自然不做作,苏有朋说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心态归零,“换了跑道就是隔行如隔山,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把自己当新人,乖乖去学。”他突然发现拍戏、表演有这么多理论,台词要注重重音、语调,没有戏的时候就去看看皇阿玛、皇额娘怎么演……月明星稀之时,他也质疑过人生,连场的大夜戏不停转,只身一人“北漂”是为了什么,困惑后又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继续背包下车开工。

电影《风声》

C 白小年

没一个镜头过关拍《风声》打退堂鼓

电视剧生涯里,苏有朋最大的转折莫过于《倚天屠龙记》,这是他第一次以男主角的身份扛下了一整部电视剧,它开启了另一扇门,但他说更像是一部“张无忌历险记”,他每天都在A、B、C三组里不停转场,气候干燥,上火、休息不足,他满脸长大包,“静雯说我真上相,其实本人惨不忍睹,那些包好在都长在了旁边,每次卸了妆,都觉得自己毁容了。”

2009年上映的《风声》是他的转型之作,至今提起,他都能即兴模仿起白小年说话的语调。

但演白小年的第一天,他崩溃了。

那天,他没有一个镜头过关,感觉整个人都要垮了,“导演跟我说没有半条可以过,我一想自己学了昆曲那么久,怎么说之前也有不少表演经验,自认为是有些招数,但却没有一条能让导演满意。”

整个剧组的人拍到半夜,大家都累趴了,更何况自己花了三四个月去学昆曲、学发音,他和经纪人打了退堂鼓,“我们退出吧,我旁边站着的都是影帝、影后,不要因为我的表演耽误整个剧组。”第二天,苏有朋硬着头皮又试了一次,结果,熬了过来。

他成了“戏痴”,从学到离开这个角色花了一整年。“我憧憬的演员状态是,不被生活里的繁琐打扰,只用活在戏里面,最好的表演就是不需要太多台词和肢体语言的修饰,观众看你坐在那里,你就是那个人了。”

杀青那天有一张主创大合影,所有人看到照片中的他,不禁感叹这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人。几个月后,白小年为苏有朋赢得一座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奖杯,他精湛的演技为更多人所称道。

苏有朋承认,同类型角色面前他最不想做的就是重复。

 

出名的苛刻,因为我比谁都更爱我的作品

从偶像歌手转型演员的苏有朋是来真的,绝对不是趁个热度玩票,“刚开始演戏的时候,大家说你就是小虎队,就是偶像,你不就长得漂亮吗?你演的戏都代表没品质,可以说你根本就不是来演戏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那阵子我会懊恼,我努力了半天,请大家看待我的认真,好吗?”事实证明,他的努力被记在了观众心中,活泼搞笑的杜飞、侠骨柔情的张无忌,被定义为经典的白小年。那次百花奖领奖台上他哭了,哽咽着说,“我想我会这么激动,从一个出道就被定义为偶像派的艺人到如今,我真的需要付出太多太多的努力。”

在演员和歌手的身份都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之时,苏有朋开始第三次转型挑战——跨界当导演。《左耳》他从酷暑拍到寒风四起,每天在片场赶进度,拍完头发白了一圈,演员、编剧、剧组工作人员无一不“吐槽”他的严厉;《嫌疑人X的献身》筹拍期间用三个月勘景,历时128天的拍摄横跨了28个城市,林心如说,片场的他一度严苛到“令两人的友谊摇摇欲坠”。

都说苏有朋算是“演而优则导”里做到出色的演员,两部电影收获逾9亿票房,在外界一致认为他做导演前程一片光明时,他却没有选择趁热打铁,而是选择了沉淀,说自己现有的成绩只能算凑合。

“沉淀”是他几次人生转折时的选择,在最应乘胜追击的时刻选择急流勇退,《嫌疑人X的现身》上映后,他去纽约大学进修导演,“当导演这些年我有很大的改变,我现在也在练习不要那么苛刻,但艺术创作除外。虽然能够做到多少分数不一定,但我一定是不遗余力的。”因为做电影绝对不是只为了赚钱或是糊弄票房,一定要过了自己那一关的东西,才敢真正拿到众人面前。苏有朋说自己正在开发几个项目,“我比谁都爱我的作品,愿意为它做到极致。”

电视剧《倚天屠龙记》

【新鲜问答】

现在,我都自己做表情包

新京报:别人说15岁就听你的歌会暴露年龄,那你自己怕不怕过气呢?

苏有朋:有段时间为了节目效果,说从小听我的歌长大会有些触动,但其实也没那么扎心,因为这是荣耀,不是吗?就像《中餐厅》里,小朋友可能是小凯的粉丝,也有当地年龄大些的华人,可能是我和薇姐的粉丝。有次,一个年轻妈妈抱着小孩来看我们,真的很感动,感觉大家就这么一起携手成长,各自经历了很多人和事,千言万语都在感动里。

新京报:感觉你的粉丝都属于比较理性的那一派?

苏有朋:是的,因为我以前喜欢教育粉丝,我不仅不宠粉,有什么不对的我就发微博直接教育,现在想起来真是太不理智了(大笑)。

因为我不能给你太多的什么,就希望他们变成更好的人,追星浅一点来说,就是希望你们借由苏有朋这个媒介,多交一些朋友,增广视野,知道世界之大,改变你的生活,而不是只是看看我的外表,因为这些终会逝去。

新京报:成了网友们随手分发的表情包后,感觉如何?你自己有存吗?

苏有朋:有啊!(表情包)那么红、那么可爱、那么好用,干吗不用?自娱又娱人多好啊,我经常都把这些发给朋友的,而且我要用表情包重新出道,光用别人已经广为流传的是不够的,所以我现在都自己做,更厉害了吧?(大笑)

新京报:你现在也很怕别人叫你偶像吗?

苏有朋:现在不介意了,也没有那么多坚持,能做偶像也是一种赞美呢,我不都以表情包重新出道了吗?

后来我想明白一些事,其实你能让大家开心,就不要有那么多自己的偏执,这样很多东西的接纳度就会更高,很多事情不是非这样子不可,路反而变得更宽广,自己比较开心,大家也开心。

与赵薇合作真人秀《中餐厅》。

后悔加入小虎队?

——这话我从来没说过

苏有朋刚开始拍戏那一阵子,大众会觉得他不喜欢过多谈及小虎队,他说,那时特别努力地想给别人呈现新的自己,拼尽全力去走出自己的路,可大家的焦点还是放在“乖乖虎”身上,“我只是希望报道能够看到现在我做的努力,不希望人们只看到我的过去。我特别想做一个好演员,不要总把我当成‘乖乖虎’,也聊聊我的戏好吗?所以五阿哥以后我也会去接很多不同的角色,我真的很想颠覆大家印象中那个刻板的我。”

年纪小承受的走红压力、转型时难以颠覆的形象让他喘不过气……在很多人认为小虎队应该趁着2010年春晚之势东山再起的时候,苏有朋否认了这个可能性,甚至被人解读为后悔加入。“我从来没说过恨小虎队或是后悔加入这个组合,这是我的幸运,那时我们每天在一起工作,多美好的回忆,那是我和两个战友建立的功勋,也是伴随着我们一生的荣耀,小虎队三个字就是时代的经典,如今大家也有了各自的天地和生活,也不一定要去照搬当年。我没有避而不谈或是怎样,相反的,小虎队今年30周年了,我还蛮想为它做点什么的。”

“朋薇”多久可以重来?

——我俩有放在心上

今年恰好还是《还珠格格》开播20周年,年初,又有电视台把这部经典电视剧拿来重播,收视率还是妥妥地排在最前面,紧接着,他和赵薇又一起参加了《中餐厅》第二期,勾起了众多观众的“回忆杀”。他在节目里问赵薇“我们有可能再拍一部戏吗?”还有评论建议“朋薇”组合可以出道在鸟巢开演唱会,这些合作计划究竟会如何?“谢谢大家的爱护,拍戏上目前确实没有具体的东西。但既然大家呼声这么高,我俩都会放在心上。现在我们一起开了个影业公司,如果真的要看我跟她合作,其实在电影创作上倒是比较快能兑现。”

舆论时代如何去面对讨论?

——已和“被过度关注”相处愉快

43岁的苏有朋至今没有什么绯闻,人们实在无法从私生活方面拿他开刀,他始终保持着一种和娱乐圈的疏离感。在他看来,成为真正的创作者不是说要上多少次热搜或是用绯闻炒作,也不需要去刻意维持一种曝光度,更重要的是对艺术的追求,“我确实是个爱沉淀的人,对事情都会很理智、客观地看待。不太会一窝蜂地跟着‘洪流’,一下不知道被冲到哪儿去,而是会时刻对这个圈子保持一种疏离和反思。”

都说苏有朋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他会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也没打算要用生活来娱乐大家,还是会保留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也经历过成名过度被关注的困扰,但现在我和它相处得比较好,可能我会损失很多平凡,但现在更多的是去接受我拥有的生活。”被问到舆论时代该如何面对大家的讨论,“现在不挺好的吗?都没人骂我,尤其是新的人设解开之后大家更开心了,原来我是个表情包大户(大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