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易安词中的菊花意象

2018-10-22 10:56 作者:入云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2

“九月花潮人影乱,香风十里动菊城。”在一年一度的菊花文化节里,八朝古都开封以一场菊花文化的盛宴,笑迎四海宾朋的到来。古城千年多来的菊花文化在一个盛世复兴的时代,为美丽开封倍添无穷的魅力。深秋时节,一城菊韵,满市菊香,这就是今天的开封。开封是菊花的盛大秀场,我们怎能辜负菊花的芬芳。

千年前的北宋时期,菊花文化迎来了空前的繁荣。人们养菊、赏菊,风气之盛,可谓空前。相应地,菊花也作为生动的意象,被诗人词家采撷到他们的一首首佳作中。这里,让我们走近千古才女李清照(号“易安居士”),通过她的几阕以菊入词的佳作,去体会她那细腻美好的情感世界。

黄花比瘦

以“瘦”状物,借此写景抒情,这在我国古典诗词中十分常见,如山瘦、水瘦、树瘦、花瘦、马瘦、驴瘦等。以“瘦”写菊在宋代诗词中也不稀罕,如方回的“篱边瘦菊青如粟,已胜芙蓉万朵红”,林景熙的“畎亩孤心老未衰,一篱瘦菊一瓢诗”,黄升的“莫恨黄花瘦。正千林、风霜摇落,暮秋时候”以及刘克庄的“屋茅破,篱菊瘦,架签残”等词句。但以“菊瘦”比之“人瘦”,通过一句“人比黄花瘦”来表达相思愁苦与人的憔悴,非李易安莫属。至于后人一次次的邯郸学步,那就免提吧。

词作见于她的《醉花阴》,写于作者婚后不久的一个重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重阳节里,夫君赵明诚不在家。天气阴沉,作者独守空房,愁闷难挨,感到白天是那么漫长。香炉中,瑞脑香青烟袅袅,百无聊赖的她,望着缕缕青烟出神。夜里,凉气袭人,她独卧纱帐,再也感受不到往日夫妻团聚的温馨。这是词作上片所写的深闺寂寞:“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重阳节里,当然要赏菊饮酒。黄昏时刻,作者把酒东篱,身边虽然菊香盈袖,但心中却是思念难禁,哪有什么好心情欢度佳节啊。回到室内,西风卷帘,寒意来袭,此时的作者,因为悲秋伤别,愁绪难消,已经到了销魂的地步了。词的下片,她写自己满腔的愁苦与神伤:“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花瓣纤细的菊花是瘦的,但却是顽强的,因为它能傲寒斗霜。而深陷相思的作者却难以招架这般思念之苦、孤独之愁,此时的她,身在暗香盈袖的东篱,怎么不说“人比黄花瘦”呢!花瘦,人更瘦,一句神来之笔的对比,谁人能敌!

“人比黄花瘦”还有一个版本,叫“人似黄花瘦”。依此理解,那当然是作者以拟人化的手法来写自己,而不是与菊比瘦。联系到作者的家庭背景和词作的写作背景,作者瘦若黄花,很可能是因为另一种更加严厉无情的风霜,即当时北宋政坛的党争,而不是由于相思与离愁。作者在这里也不是简单地写离愁别恨,而是感叹在朝政斗争下自己的处境与命运。须知,李清照是一个很有政治头脑的人。

无论是“人比黄花瘦”还是“人似黄花瘦”,大宋菊花的风韵中,总有李易安清丽的身影。

屈陶品格

以菊花象征高洁人格,是菊花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在屈原的笔下,菊花已不再仅仅是一种植物意义的花卉,而是有了人格象征的意味。“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了陶渊明那里,菊花就有了坚贞与隐逸的文化内涵。这个文化传统同样在易安词《多丽·咏白菊》中得到了生动的体现。词曰: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恨萧萧、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微风起,清芬蕴藉,不减酴醾。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词人笔下的白菊正处在凄风冷雨的摧残中。漫漫长夜,寒气袭人,这“揉损琼肌”的一幕令身处小楼上的作者十分担心,所以对这无情的风雨,她只有报之以“恨”。白菊没有贵妃的丰腴,没有孙寿的媚态,韩寿偷来的奇香、徐娘脸上的香粉更是无法与它相比,只有屈子、陶令的风韵,才能与超凡高洁、不同流俗的白菊相宜啊!此时的作者,是何等的爱憎分明。这高洁的白菊,又何尝不是作者在自励!所以在词作下片中,作者继续赞美白菊:深秋中的白菊,如雪清,如玉瘦,凝愁洒泪,向人无限依恋、依依惜别;接着抒发对白菊的惜怜之情:天气时而晴朗,时而阴雨,白菊渐渐憔悴、度尽芳姿,所以作者感叹:我纵然爱惜,也不知道能将它留住多久。如果世道和人心好一点,懂得爱护欣赏白菊,我又何必追忆屈原、陶渊明爱菊的风雅呢!

联系到当时作者自身的处境,该词作在赞美白菊的同时,还通过汉皋解佩、纨扇题诗的典故,表达自己的难言之隐,即无嗣之苦。没有孩子,这对一个已婚多年的女子是多么难以接受!但整阕词作是在咏菊,而且是现存易安词中唯一的咏菊词。

白菊的品格是屈子、陶令的品格,也是作者自己的品格。李清照向来就是一个慕求高洁、憎恶鄙俗且不向命运低头的人,“清芬蕴藉,不减酴醾”的白菊,正是高洁的象征。所以,白菊是花,也是人,是李易安。

凄凉堆地

李清照的一生,有幸福美满的早年,也有悲惨凄凉的晚年。靖康之难后,国破家亡、夫死藏失,一个接一个的变故与打击令逃亡和孀居的李清照饱尝人生愁苦。这一腔的愁苦,在她的一阕《声声慢》中倾诉而出: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秋日里,天气乍暖还寒,作者心里没有着落,在冷冷清清的环境中寻寻觅觅。她不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这是孤单与无助下的不知所措,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凄凄惨惨戚戚”的表达。作者已经伤心至极,所以借酒浇愁,酒也是那么无力;大雁飞过,更是令作者十分伤心:那不是自己曾经的信使、旧日的相识吗?曾经“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而今已经物是人非了。身陷这种恶劣情绪中的李清照,当然再也无心赏菊、采菊了。她孤身一人,独坐窗前,直到天色昏黑——她是在熬时光啊。此时,秋雨淅沥,梧桐凄凄。如此凄凉光景,一个“愁”字又怎能说尽啊!

这是多年来对这首词的理解。因为李清照的许多词作年代无考,所以还有学者认为,这阕《声声慢》不是写于作者南渡之后,而是此前;作品也不是表达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悲愁,而是写于中年的难堪境况中。作品是写给夫君赵明诚看的,表达的是因为无嗣而被疏远的痛苦,“晚来风急”当是“晓来风急”。但无论哪种理解,在这阕词作中,满地堆积、无人采摘的菊花,都是在倾诉主人无限的痛楚,陪伴着凄凉中的李清照。

东篱遣怀

南渡前后,遭遇一连串打击的李清照,并没有被击垮,相反,她的心胸却在一次次的磨炼中更加豁达。这不奇怪,因为她不是一个扭扭捏捏、哭哭啼啼的思妇或怨女,她是一个“倜傥,有丈夫气”的女子,她是闺阁中的苏轼、辛弃疾。尽管有思夫的销魂、孀居的凄凉,更有亡国的悲苦、飘零的折磨,但我们的词人却在愁苦中更加勇于直面现实。在词作《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中,作者的形象就像那盛开的菊花一样鲜艳明丽。词曰:

“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词作开篇也是写深秋时的凄清之景:萧萧寒日,梧桐夜霜。此时的作者,内心是孤寂的、苦涩的、感伤的,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酒后更喜”“梦断偏宜”。其实,这一“喜”一“宜”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无法排遣的深深的痛楚。词作的下片,孤独寂寞、度日如年的作者,借来仲宣(即王粲)怀远的典故,抒发思乡之苦。在“更凄凉”的心境压迫下,作者以旷达之举劝慰自己:面对尊中美酒,开怀畅饮,一醉方休吧,不要辜负了篱中盛开的黄菊啊。这里,作者饮酒的态度是“随分”,也就是随便的、随意的,其实这“随分”的背后,更是说不尽的无可奈何!正因为说不尽的无可奈何,词人才是如此达观。这达观,也许是表象、是故作,因为词人的愁苦太深太深!

但是,东篱的黄菊却是给了作者哪怕是暂时的安慰,让我们看到的是她对人生执著的追求与真切的领悟。让我们感谢这一丛金灿灿的秋光吧,缺少了它,李易安的形象岂不打折!

传于后世的易安词并不算多,词作中有“一番风露晓妆新”的芍药,有“暗淡轻黄体性柔”的桂花,有“玉人浴出新妆洗”的梅花等,以菊入词的作品仅有上述四首。李易安的生命与情感历程若缺少了菊花的意象,又怎能得以生动地展现呢。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