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八朝古都·后梁】血肉相残:后梁国祚匆忽间

2018-12-01 08:21 作者:岳蔚敏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公元907年,原黄巢起义军将领、投降唐朝后为宣武军节度使的朱温废唐哀帝自立,建国号梁,建都汴州(今河南开封),升汴州为开封府,史称“后梁”,从而揭开了五代十国的历史。17年后,由于后梁国内内乱频繁,再加上强敌窥视,历三帝后,后梁灭国。

子弑父夺皇位

公元907年,原黄巢起义军将领、投降唐朝后为宣武军节度使的朱温(赐名朱全忠)废唐哀帝自立,建国号梁,建都汴州(今河南开封),升汴州为开封府,史称“后梁”。

由于唐末以来,梁王朱温便与晋王李克用有旧怨,所以自建国起,梁与晋王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持续战斗。而这一时期后梁内部却接连发生变故,义武军节度使王处直、成德节度使王镕,因朱温处心积虑地削除异己而举兵反梁,投靠李存勖,推其为盟主,共同反梁。朱温听信谗言,杀死佑国节度使王重师,并诛其全族,大将刘知俊疑惧,遂在同州举兵造反,与李茂贞联合,共同讨朱。朱温还嫉贤妒能,借口马瘦斩杀了屡立战功的骁将邓季筠;又以违抗军令罪,处死了大将李重允、李谠;宿将氏叔琮、养子朱友恭,因参与杀害唐昭宗,朱温为推脱罪责,将他们处斩;朱珍是其著名的战将,朱温寻故杀之,诸将苦苦求饶,被朱温赶出;李思安本为朱温爱将,因故被贬后,心怀不满,也被处死。后梁内部矛盾激化,极大地削弱了实力。

因为朱温长子郴王朱友裕早死,因此从建国称帝以来,朱温始终未立太子。而他的那些儿子为了争宠,竟甘愿献出自己的妻子而毫无羞耻之心。他们利用自己妻子入宫侍寝的机会,打听消息,争夺储位。

朱温性情暴躁残忍,晚年由于战事不利,猜忌之心日重,除了肆无忌惮地杀戮外,便是纵欲宣淫。除了在宫中宣淫外,他还对大臣的女眷肆行淫乱。河南尹、魏王张全义,是五代十国时期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他在恢复中原地区的社会生产方面贡献颇大,朱温连年征伐,所需军需物资全赖张全义支持。就是这样一个人物,朱温对其家中女眷也不放过。他巡幸洛阳时,住在张全义家中,将其女儿、媳妇一一奸淫。张全义诸子气愤难忍,打算杀死朱温,被张全义苦苦劝阻。尤为荒淫的是,朱温对自己的儿媳也不放过,无论是养子或是亲子之媳,逐一召见侍寝,公然宣淫,行同禽兽。养子朱友文之妻,貌美灵巧,深得朱温宠爱,由于这个原因,朱温对朱友文也非常宠爱,竟然超过了自己的亲子。后来竟然还想将皇位传给干儿子朱友文。

此事被朱温三子郢王朱友珪的妻子张氏探知并告于朱友珪,朱友珪这时是控鹤都指挥使,控鹤都负责皇宫的警卫工作。朱温看出朱友珪有野心,又下诏将朱友珪调任莱州刺史,朱友珪知道这是为了传位给朱友文做的准备,如若自己起身赴命,那么从此就与皇帝宝座无缘,而且当时大多被贬到地方的人,紧接着就会被赐死,恐有杀身之祸。

乾化二年(912年)6月22日,朱友珪穿上庶装,装扮成庶人进入左龙虎军,把情况向统军韩勍说明,韩勍是朱友珪的老部下,恐发生变故因此受到波及不能自保,于是与朱友珪一拍即合,决定协助他弑父篡位。韩勍带领着自己信任的亲兵五百人,换上控鹤军士的服装,跟随朱友珪混入皇宫中隐蔽起来,至半夜启动,砍断万春门的门闩涌入朱温所在的寝殿,此时宫人因恐惧而呼号逃逸了。朱温从床上惊醒坐起,问:“造反的人是谁?”朱友珪走入回答:“不是别人,是我!”朱温对着朱友珪说:“我早怀疑此贼,愤恨没有杀之。你如此悖逆,弑父篡位,老天爷会放过你吗?”朱友珪指示自己的马夫冯廷谔说:“将老贼万段!”冯廷谔提刀追砍,朱温奋起,绕着大殿内的柱子躲避,其间冯廷谔挥刀三次都劈到了大柱子上,最后朱温力乏,倒于床榻,冯廷谔找准机会向朱温的腹部刺了一刀,朱温随即毙命。朱友珪亲自用毯子把朱温包起来埋在寝殿,然后在他的灵前继位。

弟杀兄夺皇位

朱友珪弑父自立称帝,改年号为凤历。他继位后荒淫无度,把以前没资格享受的都好好享受了一番,弄得人心沸腾、民怨四起。朱友珪虽然加冕登基,可朝中人人都清楚他弑父篡位的事实,即使朱友珪用财宝贿赂,好多人也不情愿辅佐他,君臣因此离心离德,尤其是朱温和张慧所生的朱友贞。很快,一场暴风雨就要到了。

又因朱友珪软弱失策,对在外的藩王们没有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导致均王朱友贞借此机会暗中纠集了其他藩王和旧将帅们为外应,确保有与朱友珪进行长期军事对抗的实力,并策动统领洛阳禁军的袁象先为内应,约定发动宫廷政变。

此时,宰相敬翔称病不出,朱温的养子朱友谦传檄诸道,问罪朱友珪,并以河中镇归降了晋王李存勖。后梁宿将杨师厚,素为朱温所猜忌,这时也乘机占据魏博。朱友珪不敢得罪,只好承认既成事实,任命其为节度使。对于这样一个人物,朱友珪当然不愿轻易接受其摆布,他令杨师厚入朝商议军情,想借机铲除,以绝后患。杨师厚率精兵万人入洛,朱友珪见状,哪里还敢动手,只得厚赐遣送归镇。在这场斗争中,朱友珪非但没有得利,反倒示弱于人;杨师厚更加骄横,对于朱氏诸子视若草芥。

凤历二年,趁着朱友珪焦头烂额之际,朱友贞打起“除凶逆,复大仇”的旗号,在大梁起兵,联合魏博节度使杨师厚,兴师讨伐朱友珪。朱温女婿赵岩、外甥袁象先则为内应。由于朱友贞占据了正统和道德的高度,还没开打,朱友珪就落了下风。讨伐大军还没到洛阳,袁象先等已率禁兵起事,朱友珪立马溃败,走投无路后叫亲信冯廷调杀死了自己和张皇后,冯廷调随后也自杀。此后,朱友贞自立,称梁末帝。

朱友贞即位后,由于他是依靠禁军将校的拥戴当上皇帝的,所以即位之后,大肆赏赐,花费了巨额钱财。加之连年征战,军费开支浩大,使后梁财政日趋紧张。为了满足需要,梁末帝任用贪吏,搜刮民财,致使社会矛盾骤然激化。

而此时的杨师厚倚仗其拥立之功,更加骄矜不法,目无君主。梁末帝惧怕其势大,朝中事务无论巨细,皆先咨询杨师厚而施行,杨师厚俨然成了后梁的太上皇。好在杨师厚毕竟年高,不久就病死了。梁末帝得知消息后,如释重负,在宫中设宴庆贺。

但是杨师厚所在的魏博镇仍然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魏博兵多将广、勇悍善战,地理位置又靠近开封,如果这一威胁不解除,梁末帝仍然难以安生。于是其亲信赵岩献计,不如趁其军中无主,将魏博一分为二,可以达到削弱其强势地位的目的。梁末帝听从其计,下诏将魏博分为天雄、昭德两镇,其府库将士对半而分。又恐魏博将士不服,遂派大将刘公式率大军六万渡过黄河,逼近魏州,准备弹压。

魏博将士不愿背井离乡,聚众哗变,他们纵火大掠,劫持了新任节度使贺德伦,请降于晋。李存勖喜出望外,亲率军队到魏州,接收了军政大权。这一变化对晋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仅一举占据了魏博这一军事重镇,直接威胁到后梁的统治中心开封,而且获得了魏博的精兵,使其军事实力大大地增强了,尤其魏博银枪效节军的获得,意义更大,这支军队战斗力勇悍异常,李存勖收其为亲军,后来在灭亡后梁的战争中出力甚大。

梁末帝当然不甘心魏博就此失去,催促刘公式迅速进军,收复魏博。刘公式是后梁诸将中非常杰出的将领,多谋善断,用兵诡诈。他自知晋军兵力强大,不能正面硬拼,于是派军队间道袭击太原,妄图调动晋军主力回救,然后再攻取魏博。李存勖洞察其谋,结果没有得逞,只好退屯莘县,闭营不出。梁末帝连连下诏催其出战,刘公式因军粮不足,请求每人发给十斛粮,才可进行反攻。梁末帝大怒,下诏严责,又派人督战。刘公式无奈,只好勉强进兵,结果大败而回。从此,刘公式坚壁不战,以避晋军锋芒。贞明二年(916年),李存勖为了引诱梁军出战,留大将李存进驻守原处,扬言自己返回太原。梁末帝闻言,又一次催促刘公式进兵魏州,并且说:“社稷存亡,全系此战,望将军勉之!”刘公式只好再次进兵,在故元城(今河北大名东)西与晋军遭遇,梁军大败,仅步兵被歼的就达七万之众。这时派去袭击太原的梁军在城内守军与城外援军的夹击下,也大败溃退。晋军乘胜进击,连下邢、洺等州,从而使河北之地尽数归于晋,与后梁形成夹河(黄河)对峙的局面。围绕着争夺魏博镇的这场战争,以晋军全胜、后梁彻底失败而宣告结束,梁末帝得知战败的消息后,哀叹说:“吾大势去矣!”

这一时期后梁皇室内部的矛盾也日趋激化,朱氏诸子互相猜忌,时刻想发动宫廷政变,以夺取皇位。贞明元年,梁末帝的张贤妃死亡,临出葬的前一夜,末帝之弟康王朱友孜遣心腹之人潜入寝宫,谋刺梁末帝,事泄被杀。从此以后,梁末帝更加疏远宗室兄弟,宠信赵岩及德妃兄弟张汉鼎、张汉杰等人,他们均居近密之职,军国大事,多与他们商议,每次出兵也一定派这些人前往监军。而赵岩等人也倚仗权势,卖官鬻爵,离间将相,搞得朝中乌烟瘴气、人心涣散。老臣敬翔、李振等,虽居相位,所言多不见用。李振干脆称病不出,不问政事,以避赵、张祸害。自此,后梁政事更加混乱。

后梁灭国

公元923年10月,后唐李克用养子李嗣源率领大军逼近都城。朱友贞的臣子纷纷逃离,连传国玉玺也被部下盗走,守兵不少人开了小差,众叛亲离。朱友贞束手无策,急得日夜哭泣。戊寅日,他对身旁的都指挥使皇甫麟说:“姓李的是我们大梁的世仇,我不能投降他们,与其等着让他们来杀,还不如由你先将我杀了吧。”皇甫麟忙说:“臣下只能替皇上效命,怎么能动手伤害皇上呢!”朱友贞说:“你不肯杀我,难道是准备将我出卖给姓李的吗?”皇甫麟拔出佩剑,想自杀以明心迹。朱友贞说:“我和你一起死。”说着,握住皇甫麟手中的剑柄,横剑往自己颈项一挥,血流如注,倒地死去。皇甫麟也哭着自刎殉国。

随后李嗣源的骑兵到达汴州城下,守军开门献城投降。同一天,李存勖也率兵赶到,从西门领兵进城,后梁灭亡了。

朱温所建的后梁至此被后唐灭掉,前后共17年,其间与后唐的战争断断续续,最后败在后唐之手。李存勖奇袭汴州的计划,从最初商定到全部实施,前后仅用一个多月,这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长途奔袭速战速决的著名战例。唐军取胜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准确无误的情报及据此制定的正确作战计划,二是李存勖的坚定决心与果断性格。他充分地发挥了唐军骑兵善于快速机动擅长远途奔袭的特点,中途不分散兵力固守一地,更不过多逗留,昼夜兼程抓住战机,一举获得成功。

朱温一共有七个儿子,《新五代史·梁家人传》:太祖“八子:长曰友裕,次曰友珪、友璋、友贞、友雍、友徽、友孜,其一养子曰友文。开平元年五月乙酉,封友文为博王、友珪郢王、友璋福王、友贞均王、友雍贺王、友徽建王。友裕前即位卒,追封郴王,而康王友孜,末帝即位封。”大儿子朱友裕早年病死军中,二儿子朱友珪被朱友贞杀死,三儿子朱友璋灭国后被杀,四儿子朱友贞灭国后自杀,五儿子朱友雍灭国时被杀,六儿子朱友徽灭国后被杀,七儿子朱友孜因派刺客刺杀朱友贞被杀。

至此,朱温七个儿子全都死了。因为朱温无德,搞得国不是国,骨肉自相残杀,最后家破国亡。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