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八朝古都·后梁】后晋开国:幽云十六州丢失

2018-12-04 10:27 作者:刘洋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公元936年,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认契丹国主耶律德光为父,并割让幽云十六州,岁贡布帛30万匹。因此,契丹国主在太原册立他为皇帝,国号晋,史称“后晋”。同年,石敬瑭攻入洛阳,灭后唐,迁都东京开封府(今河南开封)。

帮助岳父登上帝位

公元892年,石敬瑭生于太原,在家里排行老二,从小就沉默寡言,喜欢读兵法书,而且非常崇拜战国时期赵国名将李牧和汉朝名将周亚夫。

据《晋书》记载,李存勖听说石敬瑭善于骑射,便把他提拔到自己身边。公元916年,在和后梁大将刘鄩对阵交战时,刘鄩袭击还没有列好阵势的李存勖,军情危急,石敬瑭立即率领十几名亲军驰入敌阵,遏制了敌人的攻势,掩护李存勖后撤。事后李存勖称赞他勇猛威武,抚摩着他的背脊说:“大将门下出强将,这话不错啊。”并颁赐给他财物,亲自送给他酥食。石敬瑭由此而声名远扬。

时任代州刺史李嗣源对石敬瑭很器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李嗣源让他统领自己的亲军精锐骑兵“左射军”,号称“三讨军”,视他为心腹爱将。公元917年,李存勖、李嗣源与刘鄩战于莘城,李嗣源与石敬瑭陷于阵中,石敬瑭挺身挥剑,来回辗转苦斗,奔跑数十里,大败刘鄩。公元918年,李嗣源军和后梁大将贺瑰激烈争夺黄河沿岸时,李嗣源军先攻下了杨柳镇(今山东东阿东北),李嗣源却中了刘鄩的埋伏。危急时刻石敬瑭率军殿后,拼死掩护他撤退,李嗣源才得以领兵突出重围。不久后,后梁、后唐又大战于胡柳陂,李存勖冒险出战,大将周德威不幸战死。石敬瑭又率领左射军和李嗣源一起重整军队,将后梁军队杀得损失殆尽。

公元921年,石敬瑭跟随李嗣源在德胜渡击败后梁大将戴思远,斩首两万多人。次年,在胡卢套作战,后唐军队逐渐败退。石敬瑭迎着敌军精锐,拔出长剑,杀开血道,用身体保护李嗣源撤退,敌人干望着他,无人敢上前阻击。

公元923年,李存勖称帝,改年号同光,派李嗣源越过黄河,孤军深入袭取郓州。郓人开始没有发觉他们,石敬瑭率领五十个骑兵跟随李嗣源渡过济水,突袭东门进到了城内,郓兵前来阻击,石敬瑭被刀刺中,但他仍像羽翼那样保护李嗣源,把士兵部署在大道上,坚守不移,待后续骑兵接连不断地到来,才攻取了郓城的中心地带,从而占据了郓城。接着平定汴州,灭掉了后梁宗室,成就了李存勖一统天下的局面。

公元926年,赵在礼兵变魏博,李存勖于是任命李嗣源为统帅前去镇压,但到了魏州(今河北大名北)时,自己的军队也发生了兵变,请求李嗣源在河北称帝。李嗣源对李存勖没有二心,想只身回去向李存勖言明真相。石敬瑭极力反对他这种不明智的做法,他说:“岂有在外领兵,军队发生兵变后其主将却没事的道理?况且犹豫不决是兵家大忌,不如趁势迅速南下。我愿领骑兵三百先去攻下汴州,这是得天下的要害之处,得之则大事可成。”李嗣源这才醒悟过来,立即派他领兵先行,自己随后跟进。石敬瑭在黎阳(今河南浚县)渡过黄河,占领汴州(今开封)。等到李嗣源进入汴州时,李存勖也亲自率领军队到达离汴州五里路的西北部。李存勖登上高城叹息说:“我不能成就大事了!”于是,跟随李存勖的士兵大量溃散,前来归顺李嗣源。李嗣源马上派遣石敬瑭率领士兵担任前锋,奔赴汜水关。不多久,李存勖遇内乱而亡。同月,李嗣源进入洛阳,嘉奖石敬瑭的功劳,由总管府都校提拔为陕州府兵马留后。李嗣源登上帝位,石敬瑭也因功被加封光禄大夫、检校司徒,授陕州(今河南三门峡)保义军节度使,还赐号“竭忠建策兴复功臣”。

公元933年,李嗣源病死,石敬瑭听到消息,如丧考妣,悲痛不止。

割让幽云十六州

石敬瑭最让人唾骂和鄙视的事就是他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并称小他10岁的契丹国主耶律德光为“父皇帝”。

石敬瑭缘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李嗣源死后,公元934年,李从厚继位,是为后唐闵帝。石敬瑭调任镇州(今河北正定)成德军节度使,让在陕西的李从珂任河东节度使。李从珂因此发动了岐阳兵变,李从厚派去镇压他的将士归降于他,然后领兵杀向洛阳。李从珂又让石敬瑭去商议军国大事,石敬瑭在路上遇到从洛阳逃出来的李从厚,石敬瑭就将李从厚的随从全都杀死,然后将他幽禁起来,去向李从珂请功。最后李从珂派人将李从厚杀死。

李从珂继位以后,石敬瑭高升为太原节度使、北京留守,充大同、振武、彰国、威塞等军蕃、汉马步兵总管。虽然石敬瑭帮李从珂除掉了李从厚这个后患,但李从珂并没有信任他,反而将他当成自己最大的威胁,想尽办法要将他调离河东。石敬瑭到京城参加完李嗣源的葬礼之后,因害怕李从珂起疑心不敢提出回去,所以装病。他的妻子李氏赶忙向曹太后求情,让李从珂放石敬瑭回去。李从珂见石敬瑭病成这样,估计难以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于是就让石敬瑭回到了河东,没想到这次竟是纵虎归山。

石敬瑭回去之后,更是小心防范,开始为以后篡位做准备。他一方面在李从珂派来监视他的官员面前装病,说自己没有精力治理地方政务,以此来麻痹李从珂;另一方面他几次以契丹侵扰边境为名,向李从珂要大批军粮,说是屯积以防敌入侵,实际是为以后打算。李从珂被他蒙在鼓里,但石敬瑭的部下却看了出来,在朝廷派人慰劳将士时,有的人想拥立石敬瑭做皇帝以功邀赏。石敬瑭害怕事情泄露,就将领头的将士共36人杀死。

石敬瑭还试探李从珂,上书假装辞去马步兵总管的职务到别的地方任节度使。李从珂中计,公元936年,他改任石敬瑭为郓州节度使,进封赵国公,又改赐“扶天启运中正功臣”名号,接着降诏催促石敬瑭前往郓州就任。石敬瑭先装病不走拖延时间,然后故意惹怒李从珂要求他让位给李嗣源的亲生儿子李从益。李从珂大怒,下令罢免石敬瑭的所有官职,然后派兵讨伐,命张敬达领兵攻打太原。石敬瑭早有计划,见兵临城下,自己的力量又不足,就向契丹国主耶律德光求救,并向其许诺: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每年进贡大批财物,以儿国自称。

正愁没机会南下的耶律德光喜出望外,立即领兵从雁门关南下来救石敬瑭,最后偷袭大败后唐军队,杀死一万多人。公元936年,耶律德光册立石敬瑭为皇帝,改元天福,国号晋,史称“后晋”。石敬瑭则将幽云十六州幽(今北京市)、蓟(今天津蓟县)、瀛(今河北河间)、莫(今河北任丘)、涿(今河北涿县)、檀(今北京密云)、顺(今北京顺义)、新(今河北涿鹿)、妫(原属北京怀来,今已被官厅水库所淹)、儒(今北京延庆)、武(今河北宣化)、蔚(今山西灵丘)、云(今山西大同)、应(今山西应县)、寰(今山西朔县东马邑镇)、朔(今山西朔县)割让给了契丹。

幽云十六州即今天的河北和山西北部的大片领土,基本上分布在长城内(南)侧,也就是长城这条重要军事防线背后的战略支撑点,其中瀛、莫二州已深入到河北腹地数百里。失去了这一片山势险峻的地区,中原王朝的整个北方就失去了一条阻击“胡人铁骑”的天然军事屏障,南下千里再无险可守,直至黄河岸边全部是一马平川,中原从此门户大开。割让幽云十六州,不仅使中原失去了大片领土,而且使契丹轻易占领了长城一带的显要地区,此后,契丹便可以长驱直入到黄河流域,中间没有了抵抗的天然屏障,为中原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此后四百年间,对于每一个中原王朝来说,收复幽云十六州始终是最重要的一个梦想。幽云十六州直到明朝建立才重新回到中原王朝的怀抱。

契丹等北方政权在获得了幽云十六州以后,一方面掌握了对中原长驱直入的军事便利;另一方面因为幽云十六州的农耕经济与北方的游牧经济形成了良性互补,也极大地促进了北方的社会发展,增强了北方政权的势力,使其成为中原王朝的劲敌。

甘当百依百顺的“儿皇帝”

石敬瑭不仅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还称比他小10岁的耶律德光为“父皇帝”,每年进贡布帛30万匹。对石敬瑭此种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的行径,就连其亲信刘知远也表示反对:“称臣可矣,以父事之太过。厚以金帛赂之,自足致兵,不必许其土田,恐异日大为中国之患,悔之无及。”

石敬瑭在太原柳林称帝伊始,卢龙节度使北平王赵德钧,厚以金帛贿赂契丹,亦欲倚仗契丹以取中原,仍许石敬瑭镇河东。契丹主因当时困难重重,欲许赵德钧之请。石敬瑭闻讯大为惊惧,急令掌书记官桑维翰见契丹主。桑维翰跪于契丹主帐前,自旦至暮,涕泣不立,苦苦哀求契丹放弃赵德钧之请。契丹主从之,并说桑维翰对石敬瑭忠心不二,应该做宰相。石敬瑭遂以桑维翰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公元937年,石敬瑭车驾入汴州。次年,石敬瑭升汴州为东京开封府。石敬瑭称帝后,对契丹是百依百顺、非常谨慎,每次书信皆用表,以此表示君臣有别,称耶律德光为“父皇帝”,自称“臣”为“儿皇帝”。每当契丹使臣至,便拜受诏敕,除岁输30万匹布帛外,每逢吉凶庆吊之事便不时赠送好奇之物,以致赠送好奇之物的车队相继以道。石敬瑭虽推诚以抚藩镇,但藩镇仍不服,尤耻臣于契丹。大同节度使判官吴峦,闭城不受契丹命,应州指挥使郭崇威挺身南归。

公元937年,天雄节度使范廷光在魏州反抗石敬瑭,石敬瑭令东都巡检张从宾讨伐,但张从宾与他同反,继而渭州也发生兵变。是年,契丹改国号“大辽”。侍卫将军杨光远自恃重兵,干预朝政,屡有抗奏。石敬瑭常屈意服从之。公元940年,杨光远擅杀范廷光,石敬瑭因畏惧杨光远,以致不敢询问。公元942年,成德节度使安重荣上表指斥石敬瑭以父事契丹,困耗中原,并表示与契丹决一死战。石敬瑭发兵斩安重荣,并将其头送与契丹。

石敬瑭晚年尤为猜忌,不喜士人,专任宦官,由是宦官大盛。由于吏治腐败、朝纲紊乱,以至民怨四起。游牧在雁门以北的吐谷浑部因不愿降服契丹,酋长白承福带人逃到了河东,归刘知远。公元942年,契丹遣使来问吐谷浑之鼎,石敬瑭既不敢得罪手握重兵的刘知远,更不敢得罪“父皇帝”,由此忧郁成疾,在屈辱中死去,时年51岁。

纵观石敬瑭的一生,起初靠骁勇善战发迹。在战乱频繁之际,他借契丹人的援助问鼎中原,建立了后晋王朝。由于甘当百依百顺的“儿皇帝”,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外族,并且每年给契丹贡送布帛30万匹,以换取契丹人对自己皇位的支持,从而将北方的百姓和土地拱手送给契丹人,从此,石敬瑭有了“儿皇帝”这一可耻的称呼,遗臭万年。元初名儒郝经就评价石敬瑭:“称臣呼父古所无,石郎至今有遗臭。”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