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曾巩在开封

2018-12-24 08:01 作者:刘永加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刘永加

曾巩(公元1019年~公元1083年),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在北宋都城开封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光,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两次进京结识名家

曾巩第一次来到开封,还是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这年17岁的他第一次赴京赶考,虽然名落孙山,可是他有幸结识了王安石。这年王安石15岁。后来才知道,他和王安石是同乡,两家还有姻亲关系。王安石夫人吴氏的祖母曾氏,是曾巩祖父曾致尧的女儿。曾、王两家有着密切来往,曾巩的父亲曾易占曾与王安石的父亲王益研习学问。但两人童年、少年并没有交集。直至曾巩进京赶考,他才与随父在京的王安石在一家书店相识,彼此倾慕,结成挚友。他们一起逛书店、谈时政、聊写作,十分投机。从此,曾巩对王安石的才华非常钦佩,后来曾巩还多次向欧阳修推荐他。

曾巩第二次来到开封是宋仁宗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这年22岁的曾巩再次进京,作为官员子弟先入太学学习,曾巩的父亲曾易占曾任太子中允、太常博士,在如皋、玉山、信州三县做过知县。第二年曾巩再次参加了科举考试,还是没有考中。此次来京虽然没有考上,但令他高兴的是,他又见到了好朋友王安石,阔别五年,再次相见,两人自然分外高兴。同时曾巩还拜见了仰慕已久的欧阳修。欧阳修比曾巩大12岁,在京师先任馆阁校勘,后转任太子中允,同修礼书。随着诗文革新运动的进一步发展,欧阳修的文学理论更为充实和完备。曾巩读过欧阳修的好多文章,对欧阳修的文采和见解十分佩服。

当时,曾巩很想立即拜见欧阳修,但是他又很犹豫,怕人家说他攀附权贵。于是,他先给欧阳修写了一封信,这就是著名的《上欧阳学士第一书》。信中,曾巩介绍了自己的学习和思想情况后,赞扬了欧阳修的文采,认为他是当代文坛泰斗。接着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说自己绝不是随波逐流、攀枝附叶的小人,希望欧阳修不要把它看成平庸之辈,并希望欧阳修能够收下他这个学生。随信还寄去了他的一些文章。欧阳修看了这些文章后大为赞赏,给了他很高的评价:“广文曾生,文识可骇。”

结果,欧阳修主动约见曾巩,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并评价曾巩的为人就像他的文章一样真诚而有内涵。曾巩看到欧阳修的家并不是想象中那样讲排场。的确,欧阳修当时在开封尚无自己的宅邸,而是租的房子,由此曾巩更加敬佩他。他们热烈地交谈起来。谈话中,欧阳修几次说到:“过吾门者千百人,独于得生为喜。”这表明欧阳修对曾巩很是喜爱,愿意接纳曾巩,并视曾巩为得意门生。

曾巩希望欧阳修对他的文章提出意见,以便自己进一步改正和提高。欧阳修说:“你的文章风格奔放雄浑,这对于扫荡五代以来轻靡妖冶的文风固然有积极作用,但也有明显的不足,那就是文势平直。文章要写得纡徐平易,藏锋而不露。”他建议曾巩文章要“决疏以导之,渐敛收横澜”,意思是要把观点徐徐亮出、层层深入,不要锋芒毕露。从此,曾巩在欧阳修的指点下,文章风格发生了很大变化,由原来的奔放雄浑转为典雅醇厚。

得到欧阳修赏识

说到这里,有人要问:曾巩这么有才华,也很得欧阳修赏识,可是他为什么屡次落榜呢?原来,宋代科考是专以辞赋取人,应试者必须会做四六文,就是骈文,也即所谓的时文,才能考中。所谓骈文,注重文章的形式,讲究辞藻、对仗、押韵,而不注重内容,因此文章空洞而脱离现实。曾巩是瞧不起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文章的,自然也就不会写这类文章,考试的时候,曾巩用自己擅长的汉唐古文进行应试,结果只能是名落孙山了。

欧阳修得知曾巩落第的消息,非常气愤,给他写了篇《送曾巩秀才序》。文章说到,有司考试选拔人才都以一个统一尺度进行,有一点不合尺寸,就弃而不取,难道有司的尺度就那么准确吗?像曾巩这样的人才都不能考取进士,那么这样的考试尺度不是应该改革吗?显然,欧阳修对当时的科举考试内容提出了质疑。而在这次礼部考试中,王安石却进士及第,位列第四,从此步入了仕途。

宋仁宗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38岁的曾巩和他的弟弟曾牟、曾布,堂弟曾阜,妹夫王无咎、王彦深六人一起第三次来到开封参加科考。这次巧了,主持会试的是曾巩的老师欧阳修,欧阳修坚持以古文、策论为主,诗赋为辅命题,曾巩等六人才一同金榜题名。中进士后,曾巩在开封待了一阵子,就要回去时,欧阳修为他饯行,正好王安石即将出知常州,也被请来相聚,还有梅尧臣作陪。

与王安石产生分歧

曾巩第四次来到开封是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老师欧阳修举荐曾巩到京师当馆阁校勘、集贤校理。在这之前曾巩正在任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县)司法参军,以明习律令、量刑适当而闻名。曾巩再次进京后,埋头工作,很快理校出《战国策》《说苑》《新序》《梁书》《陈书》《唐令》《李太白集》《鲍溶诗集》和《列女传》等大量古籍,对历代图书做了很多整理工作,并撰写了大量序文。其间,王安石已经回开封任翰林学士,此时王安石开始提出变法的思路。曾巩和王安石对于变法是有共识的,但是对于如何变法两人产生了分歧,曾巩曾经给王安石提过建议,结果王安石未能采纳。他在《过介甫归偶成》诗中说过:“心交谓无嫌,忠告期有补。直道讵非难,尽言竟多迕。知者尚复然,悠悠谁可语。” 从中不难看出,两人在变法问题上确有分歧,曾巩曾劝说过王安石,但王安石完全没有接受曾巩的意见。此后两个人的分歧越来越大,宋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王安石任参知政事,开始变法。此时的曾巩任《宋英宗实录》检讨,被看成站到了反对变法的司马光一边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曾巩很是伤感,不久便要求外补到越州任通判,远离了权力中心。

在此期间,曾巩结识了苏轼兄弟,成为好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唱和。后来苏轼的父亲苏洵去世了,苏轼邀请曾巩给他父亲写墓志铭。曾巩怀着对苏洵的崇敬之情,精心写下了苏洵的墓志铭。由于曾巩对苏洵非常了解和欣赏,因此,文章对苏洵的生平和文学成就评价准确而又充满感情,同时又不失文采。所以清朝储欣说:“能言老苏先生之文者,曾公也。”

修《五朝国史》

曾巩再次回到开封已是神宗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宋神宗召见曾巩,对他大加赞赏,此时的曾巩已经60多岁了。召见后,神宗下诏:“曾巩以史学见称士类,宜典五朝史事,遂以为修撰。”既而,复谕公曰:“此特用卿之渐尔。”当时修国史的人很多,选文学之士都以大臣监总,没有把五朝大典独付一人的,而曾巩则是特例。第二年,宋神宗下令曾巩任史馆编修,判太常寺兼礼仪事,专典史事,修《五朝国史》,五朝是指宋太祖、宋太宗、宋真宗、宋仁宗、宋英宗。

然而正当曾巩准备大展宏图修好这部书的时候,他发现了很多问题,书中涉及太多人物和事件,有些话题很敏感,不知道如何评价才合适。另外,中央机构及各军州府县所提供的材料还不够完备,同时还有许多人在攻击《五朝国史》。由于曾巩给太祖歌功颂德,让太宗的后代神宗很不高兴,后来慢慢地也不支持他了。这一切,曾巩都感觉到了,经过慎重思考,他把这部书的草稿交上去,好在他另抄了一个副本收藏起来,就给宋神宗写了《拟辞免修五朝国史状》,结果宋神宗批准了他的这个请求。曾巩这部书稿后来被宋太祖的后人赵世雄偷抄了一部,直到南宋绍兴年间才出版,书名为《隆平集》,署名“宋曾巩撰”。

后来,宋神宗又任命曾巩为中书舍人,正四品官位,是个职事官,执掌草拟诏命。曾巩坚辞不任,但是宋神宗这次没有听他的,坚决让他上任,他只好兢兢业业继续干好。早在这年九月,曾巩的继母朱太夫人病逝。到了元丰六年(公元1083年)春,曾巩兄弟三人才将母亲的灵柩运回老家南丰。尽管王安石和曾巩有政见分歧,但作为好朋友又是亲戚的王安石也随同前往送葬。曾巩由于年事已高,在中书舍人任上工作十分繁忙,不幸染病,加上丧母之痛,曾巩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了江宁的时候,曾巩已经无法服丧前行,只好停下来治病。王安石也陪同他一起留下来,每天都到曾巩病床前探望,尽了一个好朋友的心。当年四月十一日,曾巩病逝于江宁府。

对于曾巩的不幸逝世,人们十分惋惜,尤其是他的朋友们格外悲伤,苏辙专门写了一首诗《曾子固舍人挽词》,这也是对曾巩的盖棺定论和高度评价:少年漂泊马光禄,末路骞腾朱会稽。儒术远追齐稷下,文词近比汉京西。平生碑版无容继,此日铭诗谁为题。试数庐陵门下士,十年零落晓星低。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