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悦读

新宋词序言

2019-01-11 13:44 作者:程民生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程民生  

那是46年前的1973年。

话题还得从1972年说起。是年,还不满16岁的我,在草草上了两年荒唐的初中之后,就匆匆毕业了,按当时的“新常态”,下乡到开封市教育系统农场当知青。第二年,高中生齐遂林先生也来当知青了。我们都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学生,文化课基本没学什么东西,但都是文学青年,到农村这个新天地不但不改,反而以为有生活了,更加变本加厉,既是给自己增添精神支柱,也是渴求能找到一条出路。在带队老师宋景昌先生的鼓励辅导下,几个文学青年的业余时间大多用来写作,互相传看“作品”,一起讨论,雄心勃勃,一心想成为作家。写什么呢?最时髦也最不需要门槛的文学作品,就是诗歌了。看了《唐诗一百首》《唐诗小札》,就写古体诗,看了《宋词一百首》,就蠢蠢欲动,想写宋词。诗写得多了,词却不行,不懂词牌格律什么的不说,也真难写。有段时间走火入魔,曾经想创新体裁,写过不三不四的东西。依稀记得有这么两句:“呖呖啦啦半晌午,方上归家路……”诗不诗,词不词,顺口溜不顺口溜,煞是可笑。不过,现在想起来,好像就是流产的新宋词胚胎不是?

在农场五六百号人中,齐遂林先生是比较突出的,突出在痴痴呆呆的,痴于诗,呆于世。他写的东西唯美,学生腔极浓,几无人间烟火,因倾情于写诗,有“小李白”的雅号。不过,作为好友,作为文友,我却一直在这方面并不看好他——嗯,这也是“亲兄弟,细算账”。即使后来他到报社工作,我认为他能当个好校对就不错。尽管若干年后,他的诗、散文诗、词比较火,名气渐大。我虽然喜出望外,但仍“不忘初心”,不以为然:不过尔尔嘛。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坚持。没想到,这位文学青年专注到花甲之年,把所有的才华、性情一股脑地倾注到新宋词里,老蚌生珠、破蛹化蝶、惊艳出世,终于让我刮目相看:他,成精了!

我不常正式夸人,更少用极端语言。但在默默观察一段时间后,对新宋词,却破天荒地使用了“极好”!

因为新宋词,开封文坛有了生机和亮点;

因为新宋词,中国词坛有了创新;

因为新宋词,他的才情得以迸发;

因为新宋词,他以前的成绩都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新宋词,他所有的落魄、苦难都值得了。

似乎是,他生来就是为了创建新宋词!

现在要问:什么是新宋词?

用学术语言来讲,就是以新韵代替平水韵、以自然平仄代替程式化平仄的词。明白了吗?估计绝大多数人看了就懵。

词的问题还是用词解决吧。正如齐遂林先生的新宋词《诗词调》透露的那样:“心惊处、不知有韵,泪在律外扑簌。忘了是谁,忘了今古……魂出窍时,且对山川诉!”震惊之余,激情来了,灵魂都出窍了,什么都忘了,迸发出了带泪的妙语,哪还管什么韵不韵的呀?又如其《四君子》之《兰》所云:“国香。十万里江山,十万里淡淡鹅黄。都掩入、四季次第,葱绿汪洋。不见脊梁,气韵自是脊梁。”主要看气质,重在神韵!

还不明白?那就按我的理解,用通俗的话讲:确属宋词的韵味。一个不懂词牌、韵律的文人,根本看不出来不是古人写的词。就像一个演员扮演一个历史名人,重在神似而不是形似,不是特型演员。句子想长就长,该短就短,还是地地道道的长短句,词的别名不正是长短句吗?本质依旧。词牌还有,只是重新组合了:《虞美人》的开头,《八声甘州》的肚子,《忆秦娥》的尾巴。您说新不新啊?

新词就新词吧,为什么非要叫新宋词?那就要说到宋代开封与宋词的关系了。

2016年4月,我在《社会科学战线》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汴京词都论——汴京对宋词发展的巨大贡献》。大意是:宋代开封是座词题材的丰富金矿,更是激发词创作灵感的宝地,特殊的环境,推动、改变了词的意境、形式和方向,奠定了宋词的基础。宋初汴京对词史最大的贡献,就是造就了“千古词帝”李煜。繁荣的都市作为强烈意象涌入词中,使词人开辟了新境界,都市词应运而生,孕育了慢词和柳永。没有汴京这座城市的高峰,就没有柳永这座词人的高峰以及慢词,也就没有都市词乃至宋词的高峰。无论是风格、题材还是代表人物,汴京都可以说是宋词婉约派的根脉所在,与市民文艺“浅斟低唱”特点相一致。许多才子佳人在汴京创作出名篇佳作。宋词尤其是都市词、婉约词,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大量体现了汴京品质、汴京情怀,具有汴京的芬芳和体温,散发着汴京的珠光宝气。汴京是词发展的圣地,是一代词都。宋词是宋代文学的时代特色和成就,也是汴京文学的时代特色和成就。

概言之,北宋时期宋词最大的发展、最大的流派、最好的词人、最妙的篇章,都在开封。那么,发扬光大宋词的新词,当代开封自然责无旁贷,是老树新葩,自然就应该叫新宋词。

其实,在宋代开封,词牌并非不可逾越,既可随意些,更可创建新词牌。史载汴京:“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汴京繁庶, 歌台舞席, 竞赌新声”。这些民间的“新声”,便包括新创制的词牌。至于大词家,更是大胆,柳永、周邦彦就多有新创词牌,且多诞生于汴京。更有以开封元素命名的词牌。如《御街行》,“御街”毫无疑问就是开封的御街,因为其他任何地方也不敢有此称呼,词史中的几首《御街行》,都是宋人所填。又如《宴琼林》《金明池》等宋人新创的词牌,都有汴京的皇家园林名称,具有鲜明的汴京特色。柳永更创建了慢词,冲破了小令的一统天下。也就是说,宋词一直是在创新中发展的。今天,天再降大任于开封,正落在土生土长的齐先生身上。柳永他们能任意创新词牌,齐遂林先生创建新宋词自然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在当代毫无古典情怀的背景下,词不变革,终将消亡。

说实话,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何人,都可以任意创建新词,那是个人的事。如果想让这件个人的事成为大众的事,关键在于好不好,好不好的关键在于是否被众人接受并赞扬、效法。新宋词的创建是第一步,用了20年的光阴。第二步如何走?走向何处?能走多远?要走多长时间?至少现在还一无所知,但有星星之火点亮了,就是希望。

一个新词体的创建与流行,需要数十年上百年,需要成千上万个作者,需要许许多多的文学批评者,而且一直是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在这浮躁、物质、冷漠的时代,我期待着后宋词时代到来——新宋词的风行。如此,开封词都的地位就有了现实基础与辉煌——真是想想也就醉了。

话又说回来了,即便将来无花无果、烟消云散,那又怎样!他绽放了,朋友们高兴了,文坛起过波澜,人间多了别样的文字美好,够了!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