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一代文豪苏东坡

2019-01-31 12:27 作者:校爱玲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主讲嘉宾:王建生 整理:全媒体记者 校爱玲

苏轼在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等领域都有卓越的成就,堪称中国古代文化史上百科全书式的巨人。寻宋纪·汴梁晚报大讲堂的第三期,主讲嘉宾郑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建生通过知人论世、文本细读、纵横勾连等方式,回眸苏轼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品读经典诗词的深厚意蕴,领会苏轼人生境界的提升过程。王建生主要通过分享阅读体验,希望阅读能成为一种习惯,也希望听众能体悟前贤光明俊伟的人格魅力;更希望健康阳光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能为大家所用,提高心性涵养。

苏轼的仕宦及创作历程

试问,谁人不爱苏东坡?一提到苏轼,大家首先会想到他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轼的一生,可以用传奇二字形容。苏轼身上,也有很多名片,譬如“欧苏”“苏黄”“苏辛”“苏黄米蔡”等,这说明了苏轼在散文、诗、词、书法等领域内的成就。

嘉祐二年(1057),苏轼进士及第;嘉祐五年(1060),授河南府福昌县主簿,未赴任,准备来年的制科(即“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考试,写有《留侯论》《贾谊论》等策论名篇;嘉祐六年(1061),考中制科,授官大理寺评事、签书凤翔府签判,此时他的诗歌名作有《和子由渑池怀旧》;治平元年(1064)十二月,罢凤翔签判,文章名篇有《喜雨亭记》《凌虚台记》;后返京,路经长安,游骊山作《华清引》(平时十月幸莲汤)词,这是东坡词中有年代可考最早的词;治平二年(1065)正月还朝,以殿中丞判登闻鼓院;治平二年(1065)五月,其妻王弗病逝;治平三年(1066)四月,父亲苏洵辞世;熙宁二年(1069)二月至京,复殿中丞、直史馆,差判官告院;后通判杭州、知密州、徐州、湖州等地,诗作有《游金山寺》《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五绝》;熙宁八年~九年(1075~1076),密州时期,词作有《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

元丰二年(1079),苏东坡由徐州调任太湖滨的湖州,作《湖州谢上表》以示感谢,其实只是例行公事,略叙他过去无政绩可言,再叙皇恩浩荡,但他在后又夹上几句牢骚话:“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这几句话不要紧,却让当时的御史台抓住了把柄,弹劾苏轼用语暗藏讥刺朝政。不过,单凭《湖州谢上表》里一两句话是不行的。偏偏凑巧,当时出版的《元丰续添苏子瞻学士钱塘集》,为御史台李定、舒亶等人搜集证据提供了机会。

七月二十八日苏轼被捕,七月二十九日夜,行经太湖时,因为船舵坏了,当天晚上停在太湖修舵。苏轼在船上忧心忡忡,因为他知道朝廷千里追捕,罪名极重。他曾有一念之差——纵身一跃跳入太湖,一切都可以终结。这个念头只是闪了一下,他很快就回心转意了。如果他少活了后面这22年,那我们一个民族的一部文化史要损失掉这么多有价值的东西,包括《赤壁赋》《寒食帖》等文化精品。

在100多天的牢狱中,苏轼也有恐惧不安、心魂不定的时候,他用诗歌记录下他的心路历程。在御史台大狱中,苏轼与长子苏迈约定,如果打听到自己大限已至,就送鱼过来。一天,苏迈要出城筹借银子,就将送饭的差事委托一个亲戚。这亲戚知道苏东坡喜欢吃鱼,特意弄了一条鲜鱼来,苏东坡一看,知道“死神来了”。他曾写过两首诀别诗,题目很长:“予以事系御史台狱,狱吏稍见侵,自度不能堪,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故作二诗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二首。”其中一首写给弟弟苏辙:“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这辈子和你做兄弟没做够,来生我们还做兄弟,可见苏轼、苏辙兄弟深厚的手足情谊。另一首写给妻子的:“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魂惊汤火命如鸡”将自己的恐惧写得淋漓尽致。正是这些诗歌,将个人喜怒哀乐惧记录下来,让千载以下的人们感同身受,苏轼的可亲可敬可爱,或在于此。

元丰三年(1080)二月,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任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无“签单权”,精神寂寞,穷愁潦倒。

黄州时期,是苏轼创作的高峰期,词作名篇有《卜算子》(缺月挂梧桐)、《水龙吟》(似花还似非花)、《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念奴娇》(大江东去)、《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等,诗作有《东坡八首》《寒食雨二首》等,散文有《前赤壁赋》《后赤壁赋》《记承天寺夜游》等。

元丰八年(1085),苏轼被召入京;元祐初年,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元祐三年(1088),知贡举;元祐四年(1089),出知杭州;后辗转颍州、扬州、定州等地;元祐六年(1091),在杭州作《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绍圣年间,被贬惠州、儋州;绍圣二年(1095),在惠州作《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荔枝叹》等;元符三年(1100),遇赦北还。

建中靖国元年(1101),苏轼过大庾岭,经虔州、庐陵,过鄱阳湖入长江,东行至当涂、江宁、仪真、金山,身染瘴毒;六月到常州;七月二十八日,一代文宗病逝于常州。

苏轼人生境界的提升

熙宁六年(1073),苏轼杭州通判任上,游览西湖,所作《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

其一

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

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

其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时隔10年之后,就是元丰五年(1082),因“乌台诗案”苏轼被贬黄州后写下了苏词名作《定风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10年前后,诗词中同样都有“雨”“晴”,但是苏轼人生境界却不一样。一曲《定风波》,并不是因为熬过了风雨而骄傲,也不仅是对风雨安之若素,晴也罢,雨也罢,一切都会随时间飘然远去;一笔勾销,并无风雨,于我心了无挂碍。相比10年前的“晴”“雨”两佳,这次更为明净透彻。

十年磨砺,苏轼变得不会被外物困扰,对身世名利也早已超越;超越之后,变得更加潇洒和坚定。正如苏轼被贬居海南岛时作的《独觉》:“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这也是宋型士大夫的精神范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著名作家余秋雨说:“苏东坡成就了黄州,黄州成就了苏东坡。”确实,黄州,可以说是苏东坡的突围之地。大家所熟知的苏轼的千古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也是苏轼在黄州所作。苏轼在《自题金山画像》中这样自评:“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王水照在《苏轼传》中这样写道:“苏轼的全部作品展现了一个可供人们感知、思索和效仿的活生生的真实人生,影响了无数后继者人生模式的选择和文化性格的自我设计,从而使他与后世的读者,建立了一种异乎寻常的亲切动人的关系。”

苏轼及其作品对后世的影响

北宋最为重要的文人群体有三 :一是欧门文人群 ,二是苏门文人群,三是江西诗派文人群。三者呈更替发展与递相演变之势。苏轼原属欧门中人,嗣后成为文坛盟主,引无数文人尽入其门 。

大家所熟知的苏门四学士和苏门六君子就是苏门文人群的代表。苏门四学士即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四人的合称,都出自苏轼门下。苏轼最先将此四人并称加以宣传,在《答李昭玘书》中他说:“如黄庭坚鲁直、晁补之无咎、秦观太虚、张耒文潜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由于苏轼的推誉,四人很快名满天下。《宋史·黄庭坚传》也有记载:“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天下称为四学士。”另,苏门四学士又和陈师道、李廌合称苏门六学士。

提到苏轼,就不得不说他以诗为词的实践。以诗为词,苏门文人集团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在北宋后期文坛上独领风骚。在学士院,苏轼还竭力推进词体的改革,评论当下词坛,为词的发展指出向上一路。

早在知密州时期,苏轼就提出了词须“自是一家”的创作主张,目的就是为了使词真正成为与诗并驾齐驱的文体。《与鲜于子骏书》:“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获颇多。作得一阕,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写呈取笑。” 这段自述,显然针对柳永词的“风味”而发。宋人胡寅《酒边词序》中云:“及眉山苏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婉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浩歌,超乎尘垢之外……”他对苏轼“另立门户”的作词观点,表达了充分的肯定。在他看来,苏词有别于传统的婉约词之处,是在对词意境的改变及提升上。而达到这种改变及提升,最易行的途径显然是借鉴“诗”的题材与境界入“词”,做到“诗词一体”。

到了元祐年间(1086~1093),经过十余年的摸索,苏轼自信满满地觉得他的词不仅自成一家,还足以破除柳词风暴“影响的焦虑”。俞文豹《吹剑续录》有这样一段记载: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讴,因问:“我词比柳词何如?”对曰:“柳郎中词,只好十七八女孩儿,执红牙拍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

俞文豹借“善讴”者之口,认为柳永词只适合妙龄女子用娇柔的歌声吟唱,而苏轼词则须要威武大汉用粗犷的歌声传唱。大概这段话颇能说出柳词和苏词整体风格上的差别,而且其中所用对比生动巧妙、形象鲜明,所以深入人心,深远地影响了后来的词论家。此后,一般词学论著或文学史都将柳词归入“婉约派”,而把苏词视为“豪放派”。此外,更有不少评论家把柳永和苏轼视为两个对立词派的代表人物,认为二者水火不容。实际上,苏轼对柳永还是很佩服的,他认为柳永《八声甘州》中“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词句“不减唐人高处” 。苏轼有意识地与柳永词抗衡,包含着苏轼追求壮美风格和阔大意境的自觉意识。南宋人已明确地把苏轼、辛弃疾作为豪放派的代表,以后遂相沿用。苏轼的词,扩大了题材改变了风格,挣脱了花剑尊前的束缚,在形式上有了创新,所涉猎的内容极广,抒怀咏志、送别悼亡、从军报国;无论农村题材还是国家大事,都能尽情表达所思所想。像《念奴娇·赤壁怀古》,境界宽阔,气势雄浑,是苏轼在词的发展史上做出的巨大贡献。苏轼的词也启迪了南宋的辛派词人,受他开创的豪放派影响,也成就了清代的一批继承者。

苏轼的诗,被尊称为“前无作者的诗神”。在金代引发了“苏诗运动”,在明代被公安派所推崇。苏轼的诗关注民间疾苦,更关注国家民族命运。他的诗手法多样,想象力夸张丰富,很有特色。

苏轼小品文,兼有魏晋之洒脱和六朝之隽永,而自成一家。这些优秀的作品,为晚明小品文创作提供了艺术上的借鉴,晚明小品文作家在其中吸收大量的精华。苏轼小品文在题材的生活化、语言的简练畅达、幽默与讽刺、自然成文不拘格套等方面对晚明小品影响深远。

永远的苏东坡

苏轼才华横溢,诗词文赋,无一不工,著述极富,流布亦广。苏轼作品以多种形式传刻,其中有全集本《东坡七集》,有诗文词单行本如《苏轼诗集》《东坡乐府》等,有选集本如《苏轼选集》等。

林语堂曾用诗性的语言说到,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瘾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可是,这些还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谁若说,一提到苏东坡,总会引起大家亲切敬佩的微笑,也许这才是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

说了这么多,还是说不全、说不尽、说不透,这就是永远的苏东坡——千古风流人物。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