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非遗传承人的故事】田爱云 非物质文化遗产“二夹弦”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以苦当乐唱大戏

2019-02-02 15:12 作者:李中华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李中华  

戏剧演员吃的苦,圈儿里的人都有体会。你想当台柱子,就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戏剧艺术家田爱云,吃的苦与众不同,她当演员时吃苦成了角儿;后来,领了一阵子剧团,尝尽了人生的苦。她这一辈子,算是跟“苦”字干上了。

田爱云从小家里穷,五口人靠八分“陵地”生活。可她命苦心不苦,田爱云生性活泼,乐观向上。她家住菏泽安兴镇,镇上常有戏班演出。她第一次见了这东西就着了迷,不吃不喝也得去看。

人有了梦想,想扔也扔不掉。田爱云爱上了戏剧这行当,光想到台上试试。后来被一位开封籍的大角儿收了徒。

旧时收徒先定契约:“三年出师一年报恩。”这三年间,学戏少,干活多,杂活累活得“包圆”,吃喝拉撒侍奉师父一整套。田爱云拜到师父门下,主要任务是领小孩儿,师父有两个孩子,名曰大宝二宝,田爱云整天怀里抱着二宝手里牵着大宝。后来母亲来探班,见爱云这般模样,说上大天也不让爱云在这儿唱戏啦,偷偷把爱云带回了家。

田爱云有个大表哥在菏泽某区当武装部部长,便把她推荐到东明县新民二夹弦剧团。晚上验场,田爱云唱的是《南阳关》中伍云召的唱段:“辕门外放罢了三声炮,伍云召我上了马鞍桥——”一句甩腔来了个满堂彩,她没开后门就考上了。

来到正规的国有团体,一切规规矩矩、按部就班,学员进团,先做两门儿功课:开嗓子、练基功。田爱云嗓子宽厚,唱功不在话下;轮到练基功,可作了大难。武功老师说:“你的腰太硬,去搭那儿。”搭哪儿呢?一根沙木杆儿两头儿支起,人的腰搭在木杆儿上,头脚悬空。田爱云只觉得天旋地转,汗水鼻涕滴了一地。

有回过“小翻儿”,大家都能过,她咋着也不中。这个犟姑娘有心劲儿,她找了个沙岗,站沙岗上往下翻,人是翻过去了,头却扎在了沙土里,弄得耳朵、鼻孔里全是沙子,脸上蹭出了好几道血印。这个天真的想法冇奏效。

功到自然成,吃了这么多苦,田爱云把身段摆弄得好漂亮,往台上一站光彩照人。

《莫愁女》这出儿戏,说的是豪门公子徐澄和丫鬟莫愁女的爱情故事。徐家不允这门儿亲事,把徐澄锁在书房里,莫愁女被关在湖心亭旁的小屋里,仨月后两人才得以相见。见面儿这场戏生动感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专程来汴录音。田爱云将徐澄的相思之情演唱得如泣如诉。录完后,导演说:“田老师,你把我唱哭啦,差点录不成。”

田爱云戏路宽,啥角儿都能演,团里排《货郎翻箱》,她演丑角儿小货郎。导演要求货郎担箱左肩换右肩、右肩换左肩,手不能扶扁担。好家伙,这可是高难动作,比杂技还吃功咧。田爱云有韧劲儿,排练完演员休息她加练,午饭后别人睡觉她加练,晚上熄灯了她借着月明地儿还在练,生生拿下了这个“玩弄扁担”的角色。

世事难料,她这个二夹弦演员,还改行唱了5年京剧呢。这其中的曲折这里就不说了。

演员总有退出舞台的时候,田爱云退休后享受着天伦之乐。一个戏迷的出现又撩拨起了她的二夹弦情怀,为了这个二夹弦,她又尝尽了人间的苦中苦。

戏迷名叫张国杰,爱听二夹弦,他萌生了重新组团的念头,从郑州跑来找田爱云等人商量。

田爱云想:组团得先办个戏校,培养些年轻人才中。她去郑州向当时的省文化厅副厅长周鸿俊请教,周厅长说:“爱云啊,办戏校是好事儿,但你要做好作大难的准备。”田爱云说:“作难就作难吧。”她铁了心了。

应了周鸿俊那句话,田爱云为办戏校作了大难。

办学校得有生源,田爱云下东明,走曹县,串市郊,招收了50个学员。谁知道,开学典礼那天,竟出了岔子。9点开学典礼,8点钟她接到个电话:“有人装孬,说恁那儿是骗钱咧,东明这13个学生不来了。”

田爱云一听如五雷轰顶,这可咋办呀?省市领导、艺术家都来了,开不了学,这不是让我丢大人吗?她花3块钱买了盒香烟坐在墙根儿,哭着吸着、吸着哭着。她本来不会吸烟,这会儿她一气儿吸了大半盒,晕得差点儿栽地上。

办学这些年,田爱云本着“以戏代练”的宗旨,给学生们排了《恩仇记》《王宝钏》(六部)等经典剧目。到哪儿演出,观众都夸这帮孩子中。

有位中央音乐学院的研究生考察民间戏剧,来到二夹弦剧团体验生活,跟团3天,她好生惊讶,这帮孩子要武能武、要文能文,到哪儿响哪儿,真是不得了。回到学院,她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导师,导师一听兴致大发,专门致电田爱云,邀请他们到中央音乐学院演出。

中央音乐学院啥地方,中国音乐的最高学府,教师都是专家,学生都是精英,能来这儿演出,无上荣光。

演出这天,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来了,非遗专家田青来了,廖奔出国回来刚下飞机没回家就来到剧场,中国戏剧研究所的所长刘铮晚上有会,本打算照个面就走,这帮孩子纯情真挚的表演、二夹弦真假声结合的唱法把他吸引住了,他通知会不开了,一直看完才走。

演出结束,金铁霖等上台接见他们说:“你们身段儿好、戏好,二夹弦唱腔优美、唱法独特,你们就奔着这条路走,越走越有奔头。”

二夹弦响腕儿了,可谁又知道,这幕后有多少辛酸的故事。为办戏校,田爱云卖了三套住房。

第一次卖房是开始办学时,千头万绪都得花钱,下县招生、对外宣传,哪样都少不了钱。田爱云靠工资吃饭,又没其他进项,她把大姑娘吴筱曼的房卖了。

第二次卖房是置买行头。一出戏排出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单说传统戏服装,雕龙画凤、费工、费料、费钱,田爱云把二姑娘吴小玲的房卖了,用这钱让演员们漂漂亮亮地上了舞台。

第三次卖房时田爱云已债台高筑了。那是在濮阳演出完,接下来没了演出点儿,困在那儿走不动了,演员等着发工资,50张嘴等着吃饭,连回开封的路费也凑不齐了,田爱云一狠心把自己住的房卖了。

戏剧市场每况愈下。

为了这帮孩子,田爱云做出了惊人的决定:撤团!

说到这儿,俺俩有段对话。

我说:“团是你的心头肉,咋说撤就撤了?他们这一身好功夫不搭了吗?”田爱云说:“搭不了,我把他们送到条件好的剧团,让他们有个好前途。”

我说:“你舍得呀?”田爱云说:“舍不得!他们就像我养的孩儿,这一走,就像割我咧肉呀!”说着话,她的泪啦啦流。“他们只要能唱下去也算我钱冇白花,心冇白操,泪冇白流。”

今年,田爱云七十有七,精神矍铄,身体硬朗,她依然带着一帮二夹弦爱好者,赴农村、走社区、下广场演戏,她还到业余社团给戏迷们授课,教他们身段,教他们唱腔,给他们排戏,这个甜似蜜的曲调啊,照样在百姓间吟唱。

田爱云精神不倒,二夹弦就不会冇喽。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夜游点亮夜开封

旅游业发展至今,其内涵日益丰富,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地区正在积极寻求旅游经济新的增长点,以进一步升华旅游...【详细】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