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我和元秀姐——《晚清开封科举家族研究》序

2019-03-04 08:39 作者:张傲卉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张傲卉

元秀姐写的《晚清开封科举家族研究》,由中央党校予以资助出版,我为之欣喜。

都说人生相聚是一种缘分,我同元秀姐的缘分非同一般,是同乡、同学、同事。我和她相识于73年前的1946年。那时,她在开封女中和我姐同班,两人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她们读初三,我读初一。因为我姐住校,我走读,常从家里给姐带东西,送到她教室。一进教室,就能看到坐在前排的元秀姐,她总是亲热地和我打招呼。

开封女中是当时唯一的公办女子中学,师资力量雄厚,校风清正,中华传统文化气氛浓厚。校方十分注重道德教育,“忠孝仁爱”“礼义廉耻”标于校墙之上。开封人讲礼数,长幼有序,对哥姐的同学统称之为兄或姐。所以,我一直称她元秀姐。她与家姐同庚,比我大两岁,我一如敬重家姐那样敬重她,她则视我如妹。分别30多年后,我俩突然相见了。

打倒“四人帮”后,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党校复校工作。由于缺乏师资,决定从全国选调一批年富力强的中年教师。我从东北、元秀姐从四川调入中央党校,我在文史部任教,她到经济部教书,彼此并不相知。不久,学校组织一个临时招生组。在招生组第一次见面会上,大家作自我介绍,她说自己名裴元秀,我只觉得似曾相识。当我说名张傲卉时,她立刻说:“你是张傲羿的妹妹吧!”我惊叹她的记忆力如此之好,几十年不见,怎能一眼就认出我。在招生组,我们有幸相处数周,得以畅谈,方知彼此经历相同,都在高校任教,青年时代加入中国共产党,都遍尝人间的酸甜苦辣,又都对未来充满希望。

在中央党校的良好环境中,我和元秀姐都努力地工作。她讲授政治经济学、财政学,我讲《诗经》、楚辞及唐诗宋词,再加其他行政工作、党务工作,我们终日全身心地奉献着,无暇再顾其他。我们虽同住中央党校家属区,两家相距不过200米,却无暇走访谈心,马路上偶尔碰面,往往点头一笑而过。直到退休之后,才有机会多次畅谈。我们漫说家常,探讨千古,伴随交谈的往往是元秀姐亲自做的开封的家常便饭。这使我对她了解渐多。

元秀姐为弥补多年离汴之憾,在年近七旬之际,两次接老父来京,她亲自照料。1999年,92岁的裴伯伯最后一次来京。老人家向她讲述家事,说到自己的伯父是翰林,清亡之后不再出仕等。此时,元秀姐才知伯祖之名为裴维侒。元秀姐不知“侒”字何解,我家有《康熙字典》,查出“侒”与“安”通。

本世纪初,元秀姐的老伴患前列腺癌。2003年,她陪老伴住院切除,术后回家,由她照料。她利用照顾病人之暇,查阅有关上代文献。她先在校内查,再到京城的档案馆、博物馆、图书馆查阅,不仅查到自家材料,还从《清代朱卷集成》中查到了几十份祥符朱卷,这引起她研究开封科举家族的冲动。经过15年的努力,终有成果。

元秀姐是我的故乡姐,带有浓浓的故乡情。在她身上,我感受到开封的淡雅,汴梁的大气,中原的开阔,黄河的爽朗。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