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八朝古都.北宋】大楚大齐:金朝的两个傀儡政权

2019-03-12 14:34 作者:田宏杰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全媒体记者 田宏杰

说起伪政权,大家都不会陌生,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汉奸”政权。这些伪政权往往都是外来侵略势力的帮凶,是被其指使、利用而建立起来的。历史一再证明,这些伪政权由于不得人心,往往都是短命的,且没有好下场。宋朝时期,金人占据了宋朝之后,受金人利用的张邦昌伪楚政权和刘豫伪齐政权即是活生生的例子。

宋朝北方的领土被占领之后,金人胁迫张邦昌建立伪楚政权,可这个短命政权只存在了33天便草草收场,原因是张邦昌听说皇室尚有皇子在南方,就把皇位让给了他,这个皇子就是徽宗的第九子、康王赵构。张邦昌虽然表现出了对大宋的忠心,但后来还是成了牺牲品,被宋高宗赐死。

金人以为在中原安排一个汉人做皇帝,金国就可以安枕无忧,想不到张邦昌不干了,南方又出现一个赵氏的王朝。公元1130年,金人建立新的伪政权,叫做大齐,皇帝是济南的知府刘豫。刘豫当皇帝可不是被金人逼的,他非常乐意、积极,甚至还贿赂了金国朝廷上的第一把手完颜昌,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皇位。金人本来是想借助他的伪齐政权成为攻宋的一支有效力量,然而这个刘豫根本就没有统兵打仗的能力,还厚颜无耻地试图封他的儿子刘麟为太子。金人让他攻宋,他派出其子刘麟统军攻宋,连连失败,但在统治区内却屠杀百姓,天怒人怨。当了不到8年的傀儡皇帝,就被金人废除,最终被幽困至死。

被迫登基的“大楚”皇帝张邦昌

张邦昌进士出身,历任尚书右丞、左丞、中书侍郎、少宰、太宰兼门下侍郎等职务。北宋自哲宗时期以来,党争不断。张邦昌与童贯均是权臣王黼的党羽,与李纲为首的主战派在政治上尖锐对立。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太宗即位背弃合约南下攻宋,宋徽宗慌乱无措,禅位宋钦宗。王黼当年在立嗣上和宋钦宗站在了对立面,于是宋钦宗上台第一件事就是默许李党暗里伏杀王黼,童贯也立即被诛杀。而张邦昌平时虽并无大恶,但此时必然已经是宋钦宗所要铲除的对象,于是宋钦宗就交给了张邦昌一个“美差”——与金和议。

这次和议,宋钦宗表面上以许割地赔款为筹码,但暗里使主战派突袭金营,基本上是把张邦昌逼进了死路。对此,张邦昌岂会不知?他向宋钦宗要割地圣旨,宋钦宗不予;要河北印绶,又不予。可见宋钦宗根本没有想让张邦昌回来的意思。张邦昌也并非不会自保之人,他在金营一口咬定突袭金营不是朝廷授意,居然保住性命,但是因为未见割地凭据,和议自然也未达成。金朝因此反攻,要求罢黜主战派李纲等人。当时宋人认为这其中有张邦昌的授意,因为主战派都是张邦昌的“私敌”。这大概是因为其后张邦昌被扶植为伪帝,时人认为张与金人已为一党的缘故。其实他们确实高看了张邦昌,罢黜主战派是金人当时必然的要求,而张邦昌是阶下之质,毫无发言权。李纲确因此事被贬,使金人更加猖狂。

公元1127年,金人攻破东京,掳掠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北宋覆灭。金人当时的目的显然是岁贡钱财,所以他们还是要立一个汉人君主帮他们筹措岁贡。虽然汉人均提议另立赵氏,但金太宗一概否决。这个时候张邦昌成了被提名的唯一人选。在宋齐愈、王时雍等人的支持下,金人“劝进”张邦昌。

张邦昌知道这个龙椅不好坐,当时大多数的汉臣都持激烈的反对态度,于是他就诈病拒绝登基,百般推脱,甚至以自裁相对,但最后金国以屠城相要挟,迫张邦昌就范。无奈,张邦昌捏着鼻子坐上了“皇位”,国号“大楚”。

根据惯例,皇帝的办公地点应该在紫辰殿和垂拱殿,可张邦昌的办公地点却设在文德殿,这表明他虽然是被金人按着头皮当上了“皇帝”,但还是不肯就范的决心。不但如此,他还将办公桌椅西向放置(皇帝的座位是南向放置的),坚决制止朝廷官员向他跪拜行大礼。当有的官员为了巴结讨好而对其跪拜时,他必定“东面拱立”。他与朝廷官员开会聊天时自称为“予”,而不是“朕”;公文往来时用“手书”,而不是“圣旨”。王时雍是推举他成为皇帝的首席功臣,也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和死党,可是当王时雍以皇帝专用的“陛下”称呼他时,他丝毫不留情面地将其狠狠训斥了一番。凡此种种,都充分证明了他始终是与朝廷官员们以同事和平级关系相处的。后来金国大军准备返回北国,已经身为“皇帝”的他却身服缟素,率领满朝文武,亲自向其时已身陷金军牢笼的徽、钦二宗遥拜送行,并且伤心欲绝、涕泪俱下,完全是为人臣子的礼仪。

张邦昌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内心有个想法:还政于赵氏。金军一撤,张邦昌立刻大赦天下。吕好问劝张邦昌还政康王,王时雍、徐秉哲却告诫他还政于赵氏必无善终。在这种情况下,张邦昌还是毅然还政,献大宋国玺,立康王,请宋哲宗、元祐皇后垂帘。张邦昌明知还政“还”的是身家性命,却依然毫不犹豫。且其人由始至终并未僭越其大宋臣子身份,而张邦昌还政当天,伏地恸哭请死,却可能是半真半假的保命权宜之计。

宋高宗虽然没有从谏杀张邦昌,但是未必没有杀他之心,只是碍于还政的面子。但是张邦昌如果有什么把柄被抓住,自然也难逃一死。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张邦昌还是犯了男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因为招惹了宋徽宗的嫔妃靖恭夫人李春燕,而被高宗以比莫须有还莫须有的罪名赐死,王时雍等人也被杀,仅仅存在33天的大楚灭亡了。

助金为虐的“大齐”皇帝刘豫

刘豫出身务农世家,自幼缺乏教养,元符年间考中进士。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被任命为殿中侍御史,后被贬为两浙察访。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任判国子监,后被授予河北提刑。

金朝南侵宋朝,刘豫弃官避乱。由于他与中书侍郎张悫交好,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正月,因张悫的推荐,刘豫被任命为济南知府。当时山东盗贼蜂起,刘豫不愿去,请求改任东南部某郡,执政讨厌他,不许,刘豫气愤地上任去了。同年冬天,金军攻济南,刘豫派儿子刘麟出战,金军重重包围济南,副长官张柬增兵来援,金军才撤。金趁机派人以利劝诱刘豫,刘豫想起先前的愤恨,于是蓄谋反叛,杀他的部将关胜,率百姓降金。百姓不从,刘豫献城投降。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三月,完颜宗弼听说赵构已渡过长江,就派刘豫知东平府,任京东西、淮南等路安抚使,节制大名、开德府、濮、滨、博、棣、德、沧等州,刘麟为济南知府,黄河以南由刘豫统领。

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七月二十七日,金朝派大同尹高庆裔、知制诰韩窻册封刘豫为皇帝,国号“大齐”,建都大名府。九月初九,刘豫即位为伪皇帝。刘豫登基的时候发生过一个小插曲。那天暴风骤起,吹得旗帜翻飞不已,连屋上的瓦片都晃动了,围观的老百姓很害怕,觉得这是老天发怒了,所以,刘豫不是老天选中的真龙天子。这下,连老百姓都不服刘豫,刘豫这个皇帝做得不安心啊。在刘豫的统治下,大齐的赋税繁重,百姓怨声载道。

刘豫登基后,升东平为东京,改东京为汴京,降南京为归德府。以弟刘益为北京留守,不久又改为汴京留守。十月,封他的母亲翟氏为皇太后,妾钱氏为皇后。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初五,刘豫迁都汴京。于是就把祖先的灵位奉于宋朝太庙,尊他的祖父为徽祖毅文皇帝,父为衍祖睿仁皇帝。亲自祭祀天地。当天,暴风卷旗,屋瓦震动,士民恐惧。刘豫在汴京大赦。当时河、淮、陕西、山东都驻扎着金兵,刘麟招乡兵十余万为皇子府十三军。在河南、汴京分别设淘沙官,使这两京的冢墓被发掘殆尽。

刘豫和之前的张邦昌大不相同,一称帝就公然与宋为敌。宋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刘豫迁都开封。他屡次派子刘麟、侄刘猊,反宋叛将李成、孔彦舟等配合金军侵宋。

宋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正月,宋襄阳镇抚使李横率军北攻刘豫,刘豫节节败退。李横攻占了颍昌府(今河南许昌),直逼开封。刘豫大为恐惧,急忙向金求救。金国大将完颜宗弼(金太祖第四子即金兀术)亲白率军支援,金齐联军开始反击。而宋朝廷对义军出身的李横不信任,宋朝廷的嫡系刘光世部和韩世忠部也只是扬言要支援,实际却按兵不动。李横孤立无援,一路败退到洪州(今江西南昌)。齐军乘势收复旧地,还顺手占领了襄阳府等六都之地。

此时,刘豫的大齐政权达到了顶峰,向西可攻巴蜀,南下可取吴越,对南宋朝廷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苟安的南宋朝廷不得不开始反击。刘豫知道,对抗南宋是他这个皇帝存在的唯一价值。同年九月,他再次南侵,金将率五万金兵支援。宋将韩世忠在大仪(今江苏仪征南)设伏,大败金军,由此扭转了战局。金军转向淮西后,又被岳飞大败。此后,双方进入僵持阶段。然而到了年底,战事却因为金太宗病危而起了变化,金军北归,刘豫孤掌难鸣,也只得退兵。

岳飞和韩世忠的崛起,令刘豫屡战屡败,金人开始对他不满,这让刘豫感到巨大的危机。宋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刘豫又征发大军三十万进攻两淮,刘麟统领中路军,刘豫之侄刘猊统领东路军,孔彦舟统领西路军,结果被韩世忠、杨沂中击败。金军按兵不动,不肯相助。齐军大败溃退,伤亡极重,民怨沸腾。

此时金国的皇帝为金熙宗完颜亶,金熙宗听到刘豫战败的消息十分恼怒,对刘豫非常不满。但是,金国重臣完颜宗翰一向支持刘豫。金熙宗一向不满完颜宗翰把持朝政,便开始有计划地削弱完颜宗翰的势力,完颜宗翰的亲信尚书左丞高庆育被以赃罪处死。宋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刘豫在金国的靠山完颜宗翰死了。刘豫感到不祥,于是就立儿子刘麟为储嗣之事上书试探金国朝廷的意思,金熙宗冷冰冰地说:“朕会派人咨询河南百姓来决定。”此时,刘豫已经知道自己这个皇帝当不了几天了,而未来的命运难以预测。他想向南宋朝廷投降,又怕落得张邦昌一样的下场,只好苟且偷生,听天由命。

不久,金国朝廷指责刘豫“论其德不足以感人,言其威不足以服众”,下诏废其为蜀王,将刘豫一家安置在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东南波罗城),相当于变相流放。宋绍兴十六年(公元1146年),刘豫死于流放地。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