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开封新闻 > 深度报道

聚焦“老漂族”:他乡何时变故乡

2019-04-09 07:14 作者:康冀楠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全媒体记者 康冀楠  

核心提示

时代的发展加速了人群的流动。不仅年轻人来到城市求学生活,不少老年人本该安享晚年,却为了照顾孙辈也来到城市,过上了一种新生活。网络上还专门赋予他们诸多新名号:“带娃老人”或者“老漂族”。

“老漂族”不仅存在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在开封也同样存在。这些原本住在农村或其他城市的老年人,忽然被“召唤”到了一个新地方。他们在含饴弄孙之余,生活和心理面临怎样的境况?他们有哪些需求?社会、子女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人生地不熟 心里空落落

“妈,孩子马上要出生了,来帮着照看照看吧。”今年3月,59岁的张爱仙收到了儿子发来的“求救信号”,连忙收拾行李,从杞县农村赶到了市里,住进了集英街附近的一个小区。同样的,来自周口市一个小县城的刘玉梅,在女儿毕业落户开封、结婚生子之后,也来到女儿身边,帮忙带孩子。

做子女的,本该让爸妈安度晚年,奈何如今双职工家庭越来越多,根本没有时间照料孩子,最终只能请父母出山。毕竟,跟保姆比起来,爹妈更可靠、花费也更少。很多子女也坚信爸妈真心爱带娃,爱过大家庭的生活。跟儿女一块住,看着活泼可爱的孙辈,张爱仙和刘玉梅享受到了三代同堂的喜悦。

4月8日下午4时左右,在中山路一所小学的门口,挤满了接孩子放学的人,其中绝大部分是老年人。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位老大爷背着书包,一旁的老太太则拉着孩子的手挤出人群,来到一辆装有透明帘子的三轮车边。老大爷骑车,孩子和老太太坐在后面,老太太用豫北口音招呼老伴:“赶紧走,孩子还得去学琴。”这位老太太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安阳农村,来开封照看孙子已经4年多了。校门口,熙熙攘攘的接孩大军中,不乏操着各种口音的老人,银发垂髫相伴回家成了普遍场景。

在开封,像这样的随迁老人还有很多。这些本该在故土安度晚年的老人,为了帮助子女照顾晚辈、操持家务而漂泊异乡,媒体将他们称为“带娃老人”或者“老漂族”。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超过40%的老年人是为了照顾后辈而移居城市。

跟儿女一块住,享受天伦之乐的喜悦劲儿过去之后,老人们感到还是有些不适应。

每天接送外孙女上学、放学,打扫家里卫生,晚上做好饭等着女儿、女婿下班回家,平常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刘玉梅已经过了4年。对于这几年的生活,刘玉梅是这样说的:“开封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也挺繁华的。但我还是愿意回老家生活,这边生活不习惯,估计是自己太孤独了。”

在老家,刘玉梅的生活“多姿多彩”:几间大平房宽敞明亮,自家的小菜园生机勃勃,散养的柴鸡活蹦乱跳,生活上自给自足。“乡里乡亲都熟得不得了,平时串门都不用敲门。”而来到城里,刘玉梅住进了楼房,还必须自己外出买菜。到超市一问菜价,刘玉梅啧啧不已:“城里的菜太贵了,还没俺们农村新鲜,真舍不得买。”即使生活不适应,刘玉梅依然想留在孩子身边:“孩子平常很忙,生活压力又大,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能帮就帮。要是我们不帮他们,在外面雇保姆,既要花钱我们又不放心,还不如我来带。”

“老漂族”快节奏的生活,也让住在碧水蓝城小区的赵新才老两口有些跟不上。从尉氏县一所中学退休后,赵新才原本只想在家看看电视,到街头遛遛弯儿,生活惬意自在。可现在,赵新才和老伴却从早忙到晚:照顾孩子起居,接送孩子,买菜做饭,打扫卫生……“一天到晚没有闲着的时候,到什么点儿就得干什么活儿。”赵新才说。

虽然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但赵新才和老伴心里却空落落的:“在老家住,街坊邻居谁不认识?平日里,大家互相串门,非常热闹。谁有难事,大伙都来帮忙。现在,小区人也不少,但都不认识,我们老两口只能看电视。”孤独感同样伴随着赵新才:“原来在县城的时候,经常和亲戚朋友来往。现在只能打打电话或者视频聊天,但也替代不了面对面交流。”

在鼎立国际城小区居住的曹燕萍,则要忍耐与老伴的两地相隔:老伴在通许县城帮小儿子照看孩子,自己则在大儿子家带娃。内心的孤独感油然而生:“我和老伴相互扶持了一辈子,等到老了却两地分居。”在曹燕萍看来,这里的生活和老家实在不一样。城市大,去超市买菜都要坐公交车,去农贸市场就更远了。再加上要忙家务,她每天很少出小区的大门。

进城虽容易 融入困难多

除了生活不适应外,“老漂族”们还要面临与儿女共处时的各种“碰撞”以及融入城市生活的种种困难。

很多“老漂族”过惯了节俭的日子,来到城里与孩子们一块生活,常常陷入生活习惯对撞的烦恼中。曹燕萍喜欢把一些用不着的东西攒着,但儿媳爱干净,常觉得这些东西没啥用了,放在家里显得脏乱,就想给扔掉,但每次都会被曹燕萍拦住。有时候,儿媳趁她不在家时,抱起曹燕萍攒的“破烂儿”就往楼下垃圾桶送。可曹燕萍发现东西没了,便往楼下跑,把扔掉的东西又给捡回来了。

赵新才老两口平日里饮食偏素,注重养生。但儿子和儿媳却对这些老年人的“养生之道”满不在乎。“他们平时净喜欢吃油炸、烧烤之类的食品。一说他们,他们就反驳说:‘吃这东西的人多了,也没见谁得病。’后来,我们也就听之任之了。”赵新才说。

最容易产生分歧的,还得数育儿理念。曹燕萍对孙子百般疼爱,不时宠着惯着,不舍得管教。对于这种教育方式,儿媳认为这不利于孩子形成正确的是非观念。当然,“老漂族”大多时候选择忍气吞声,接受年轻人的观念。“毕竟孩子们是让咱来帮忙的,不是让咱来找事儿的。”曹燕萍说。

一头是故土,一头是亲情,曹燕萍在两种无法割舍的信仰间挣扎。离家一方痛心,留守一方心酸。尽管在城里生活有种种不适应,但多数老年人和曹燕萍一样,只要子女需要帮助,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

家住东陈庄路附近一个小区的高欣雯,在郑州一所高校工作。在她看来,社会交往缺失是很多“老漂族”思乡的重要原因:“我婆婆曾跟我丈夫吐槽,这边家家户户门都关着,谁也不理谁。而在老家,住的都是自己建的房子,邻居之间经常互相串门。”

俗话说,“老人似古树,离家无水土”。意思就是老人就像一棵树,不要轻易离开故土;要想离开,就像把一棵根基扎得深远的老树连根拔起,其艰难痛苦可想而知。

很多人以为只有空巢老人才会有孤独感,殊不知孤独感人所共有,哪怕是从早忙到晚的“老漂族”,依然想要有个聊天的伴。孙辈们太小,根本无法进行成年人式的交流;孩子们又忙于工作,下班后也不愿和爸妈们沟通。此时,“老漂族”就会分外想念老家的亲朋挚友、熟悉的街巷。

高欣雯认为,老人们与子女共同生活,一方面可以有效整合家庭资源,共同应对养老和育幼的双重挑战;另一方面,当一个随迁老人面临被“连根拔起”的新生活时,家庭成员间的摩擦和冲突很可能加剧。她表示,平时很注意节俭的婆婆在帮助照看孩子期间,常常对她和丈夫的生活习惯忍无可忍。老人偶尔和儿子说几句,儿子还劝老人不要过问年轻人的生活习惯。

“婆婆照看孩子本来就很累,老伴又不在身边,也没有认识的朋友,心里的委屈无处诉说。重压之下,她一直存在想带孙女回老家的念头。我关注‘老漂族’这一群体后,发现有的老人甚至将给儿女带孩子当作‘有期徒刑’,‘刑满’(孩子上学)就能回家了。”高欣雯告诉记者,更令人不安的是,由于出现社交行为阻碍和融入困难,很多“老漂族”可能产生精神抑郁等心理疾病。有数据显示,在患抑郁症的老年人群中,尤以随迁老人居多。

对于婆婆的处境,高欣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婆婆为了排解寂寞,经常给老家的亲戚打电话。于是,我给她买了新款的智能手机,方便她进行视频通话。”高欣雯说,自己和丈夫刚参加工作不久,收入并不高,请保姆照看孩子对于像她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还难以吃消。

人们步入老年,会固守自己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执着于“熟人圈子”,抗拒“陌生人圈子”,由此产生的压力感、隔阂感和边缘感等不良心理感受会影响他们对老年生活质量的评价。对“老漂族”来说,离开家乡的最大风险是与包括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和社会交往圈子脱离,导致孤独感和失落感被无形放大。

培养归属感 “老漂族”需多方扶助

“住不惯,医不便,人不熟,老无伴。”网友总结的心路历程代表了不少“老漂族”的心声。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家”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人的信仰,“老漂族”现象产生的根源来自于社会的转型,让父母背井离乡,更是很多年轻人的无奈选择。

当前,“老漂族”问题已经不是单个家庭的个例,而成为全社会的共性问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和“二胎政策”的落地,“老漂族”群体的规模还将不断扩大。“老漂族”现象是社会发展的阶段性产物,需要政府、社会、子女加以重视,共同解决。

破解“老漂族”问题,最重要的是健全社会保障制度,跟进社会公共服务,推进医养结合,让“老漂族”有更多归属感和幸福感。

对“老漂族”而言,如何方便快捷实现参保人员异地就医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而为了实现参保人员跨省异地就医时医保报销不用“跑腿”和“垫支”的愿望,2017年以来,我市在全省率先开展了跨省异地就医直接联网结算业务的探索与实践。目前,我市已成功接入国家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平台,实现了跨省异地就医即时结算平台联网。作为参保地,实现了开封市参保职工跨省异地安置人员省外就医住院医疗费用的直接结算。

对于随迁老人来说,最怕的是心不安、在他乡的感觉。所以,培养社区归属感格外重要。事实上,为帮助“老漂族”融入城市、扎根新居,我市各个社区也在不断努力。

“对于这些老人来说,除了子女的陪伴外,他们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需要社交、文娱等活动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小北岗社区党支部书记侯岗路告诉记者。为了能让老人们更好地融入社区,有归属感、融入感,社区积极组织辖区老人参加形式多样的文娱活动。“逢年过节,我们会组织老人们开展各种活动。平时我们也会看望社区里的老年人,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侯岗路说。此外,社区还专门开辟了多功能活动室、棋牌室、阅览室等,为老人们提供相关活动场所。

来自焦作的陈秀银操着一口方言,刚到开封时,她找小区里的人搭话时,总有些放不开。后来,在社区工作人员的介绍下,陈秀银加入了小区的广场舞队伍,每天儿子和儿媳下班回家后,她就有了自己的娱乐时间。后来,陈秀银一家搬到了鼓楼区西苑社区居住。社区建有8000余平方米的社区群众文化广场,有腰鼓队、划旱船、秧歌综合队、太极队、门球队、乒乓球队、空竹队、豫剧团队等15支文体活动队伍。广场内有各种健身器材以及门球、乒乓球、篮球、空竹等娱乐健身场地,为社区开展各种活动提供有利条件。在这里,性格开朗、天生闲不住的陈秀银更是如鱼得水,丝毫不见当初的孤独模样。

4月8日,记者在西苑社区群众文化广场看到,尽管当天风大天凉,仍然有不少老年人在这里锻炼身体,一派热火朝天的运动场景,这里俨然已经成为群众娱乐、休闲、健身的好去处。据了解,该社区还经常利用节假日举办欢乐周末、文体活动周等活动,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广场文化,也为社区党组织凝聚党员群众起到了纽带作用。

采访中,不少老人希望有关部门做好社会福利、医保报销等制度的完善工作。同时,要健全社区养老照护体系,如设立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以缓解“老漂族”可能面临的生活难题。

子女交心、社区关心、老人自己用心,只有这样,才能在新天地里扎下根,把他乡变故乡。而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城市“老漂族”的出现,不仅是一种社会现象,更是一种管理考验。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