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寻味开封:司马光当过弼马温

2019-04-15 14:08 作者:李开周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作者:李开周

宋朝官马有记号

《笑傲江湖》第24回,令狐冲率领恒山派众尼姑赶往龙泉铸剑谷,去救定闲、定逸两位师太,因为没有坐骑,半道上抢了几十匹官马。

中午时分,众人来到一处市镇,没钱打尖。令狐冲吩咐道:“郑师妹,你和于嫂牵一匹马去卖了,官马却不能卖。”郑萼答应,牵着马到市上去卖,随后用卖马的钱付账。

以前读到这段情节,有点儿疑惑:令狐冲既然敢抢官马,为何不敢卖掉呢?官马跟普通的马有啥区别吗?

近来多读史书,渐渐明白,原来官马身上都有记号,假如令狐冲等人去卖官马,买家和牛马经纪稍加观察,就能识别出来,就会去报告官府,就能给令狐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以宋朝为例,凡是官马,马腿上都会被专用的烙铁烙上文字,不同的官马会烙不同的文字。具体来讲,不到两岁的官马,右前腿烙印“小官”二字,左前腿则烙印所属机关的名称,属于户部就烙“户部”,属于兵部就烙“兵部”,属于御史台就烙“御史台”。两岁以上的官马,右前腿会烙一个“飞”字,马脖子左边会烙一个“龙”字。如果朝廷将某匹官马赏赐给某人使用,则那匹官马的左脸上就会被烙一个“赐”字。如果是军队的马要退役,被民间买走,则马的右脸会加印一个“出”字。

除了烙印,官马还留有档案,档案上填写着每匹官马的出生地点(或购买地点)、出生年月、形态特征、所属机关、饲养员姓名、管理员姓名,就像户口本一样详细。每年官府和军队都会淘汰一些老弱病残的官马,卖到民间去,但出售时必须有养马机构和审查机构派员到场,不管卖掉多少匹,都要在档案上注明,完了还要上报朝廷。

所以说,古代对官马管理很严,私卖官马的风险很大。令狐冲不卖官马,说明他有丰富的社会知识和江湖经验。

官马为啥会被管得这么严呢?两条原因:第一,马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军事资源;第二,除了几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朝代以外,中国历史上的王朝都缺马。

咱们还以宋朝为例。北宋跟辽国和西夏对峙,南宋跟金国和蒙古对峙,两宋王朝在强敌威逼之下存续了三百多年。敌人那么强大,宋朝为啥没有被轻易打趴下呢?因为经济发达,商业繁荣,人多,粮饷也多,军事上耐折腾;宋朝那么富裕,为啥没有把敌人打趴下呢?因为宋朝缺马。

宋仁宗时,大臣宋祁作过比较:“今天下马军,大率十人无一人有马。北国每正军一名,马三匹。(《历代名臣奏议》卷242)”宋朝的骑兵号称骑兵,每十人还没有一匹马,而辽国骑兵平均每人有三匹马。要知道,在以冷兵器为主的古代世界,马是最有效的战争机器,你用步兵去对抗骑兵,那就像一群手持铁锹的工兵去对付一辆装配了重型机枪的坦克,能得着好吗?

那宋朝为啥缺马呢?因为疆域狭小,主要牧区都成了辽国、西夏、金国、蒙古等强敌统治下的地盘。宋朝的官马一部分靠官府自办的马场养殖,一部分靠民间养殖,官府给补贴或者免除赋役,还有一部分要靠进口。

司马光和王安石都当过养马官

因为稀缺,所以珍贵。宋朝专门设有一套养马的机构,并且这套机构的地位还很高。这套机构是这样的:在国家最高军事机构枢密院下面设一个“群牧司”,负责全国的官马养殖;在可以养马的省级辖区设“牧监处”,负责该省的官马养殖;在可以养马的州县辖区设“牧马监”和“养马务”,负责该县的官马养殖;在与西夏和辽国接壤的地方设“群牧行司”,负责马匹的进口。

作为宋朝最高级别的官马养殖机关,群牧司有一个头头,官衔是“群牧使”;群牧使有一个副手,官衔是“群牧都监”;群牧都监又有几个助理,官衔是“群牧判官”。按照行政级别,群牧判官与地方上的知州平级,相当于现在的正市级。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儒司马光年轻时,曾经当过这样的正市级养马干部,比《西游记》里的“弼马温”孙悟空官职略高一些。

司马光生于宋真宗天禧三年(1019年),7岁砸缸救人,20岁考中进士,36岁担任群牧判官。

事实上,不仅是司马光当过群牧判官,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也当过。司马光在写给儿子司马康的《训俭示康》一文中写道:“吾记天圣中,先公为群牧判官,客至未尝不置酒,或三行、五行,多不过七行。”说明在宋仁宗天圣年间(1023年~1032年),司马池担任过群牧判官。当时司马池有两个同事,一个是庞籍,一个是张存,庞籍和张存经常去司马池家里做客,年幼的司马光在旁边站着倒酒,深受庞籍和张存的喜爱。多年以后,司马光参加进士考试,主考官就是庞籍。司马光中进士后娶媳妇,娶的就是张存的女儿。也就是说,司马光的父亲、岳父和科考恩师,都曾经担任群牧判官。如果说司马光出身于“养马世家”,并不算太夸张。

司马光有一位好友兼政敌王安石,也当过群牧判官。司马光说:“昔与王介甫同为群牧判官。(邵伯温《邵氏闻见后录》)”王介甫就是王安石。王安石有一位进士同年吴充(后来成为王安石的亲家),在王安石和司马光当上群牧判官不久,也被朝廷任命为群牧判官。

前面说过,庞籍是司马池的同事,也是司马光的科考恩师,他的长子名叫庞元鲁,与司马光同时进入群牧司,同时担任群牧判官。司马光娶了张存的女儿,庞元鲁也娶了张存的女儿。司马光与庞元鲁同时在宋仁宗景祐五年(1038年)中进士,同时娶了张存的女儿,同时在群牧司任职,他们既是同年,又是连襟,还是同事。

苏东坡的科考恩师是欧阳修,欧阳修有一位好友名叫范镇,范镇同时又是苏东坡的同乡。更有意思的是,当司马光及其连襟庞元鲁、王安石及其亲家吴充担任群牧判官之时,欧阳修和范镇也是群牧判官。群牧司总共就那么几个判官空缺,被司马光、王安石、欧阳修、庞元鲁、范镇、吴充等人给承包了。这几个人关系密切,彼此或为亲戚,或为同年,或为好友,或为好友的好友,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亲友团。

谁是这个亲友团的上司呢?说出来您或许不信,就是中国历史上那位最著名的清官——包拯。包拯时任群牧使,是群牧司的大领导,比司马光和王安石等人高两级。

领导分很多种,有的领导让人爱,有的领导让人恨,有的领导则让人怕。包拯属于让人怕的领导,因为他太严肃,太不苟言笑了。沈括《梦溪笔谈》不是写过吗?“包希仁笑,比黄河清。”想让包拯笑一次,比让黄河变清都难。

不仅严肃,包拯还严厉,严厉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司马光《涑水纪闻》记载,包拯曾经回到合肥当知府,老家的舅舅以为有了靠山,横行不法,被包拯抓了,砍了脑袋。司马光还说:“拯为长吏,僚佐有所关白,喜面折辱人……”包拯当领导,对下属很不客气,有时候能把下属骂得狗血淋头。像这样的领导,能不让人怕吗?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