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悦读

私塾

2019-04-15 14:08 作者:中森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作者:中森

我上私塾的时候,4岁,跟着大我两岁的姐姐上学、放学。或许4岁可作为一个人记忆的起点。

这座私塾,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真理小学。

私塾在自由路东段临近卧龙街十字路口之东,从家门口到学堂也就几百步,是座教堂。停顿过老长日子,改革开放后成为专职的教堂,有意思的是我的父母都曾在我姐弟俩上课的地方听牧师布道。

私塾先生是与我家隔三四个门的邻居,50岁上下,中等身高,胖乎乎的,白净,戴一副老花眼镜,终日笑容可掬的模样,有些像相声演员唐杰忠。这样的活菩萨,一到课堂就像换成了铁面包公,讲课的时候,在高大的教室里踱着四方步,一手握着书卷,背在后面的手中搦着一个铜戒尺,凡遇到不用功或者走神儿的学生,会厉声命他站起来,伸出手掌,挨上几下。大概是碍于街坊的缘故,像我这样混沌未开的儿童,一本《三字经》不到半学期就成了泡馍,课堂上更是一盆糨糊,却从未被打过,以至于看别的孩子被罚的时候,很想尝尝挨铜戒尺的滋味儿。

私塾先生姓张,国文、算术一人教。平日课本外,苦读、责己、宽容、忠勤不离口。我特别喜欢他讲课的声音,好听是因为教堂高屋穹顶下有回声的效果。他临街的家后门通着我家住的四进院子,蓝灰色双开、上方有四块玻璃的门,里面贴着白纸,很少打开过。对此,只能用师道尊严来解释了。大概是上初中的时候,和上私塾一样我与大姐同校,她比我高一年级,都住校。一次周末回家,听到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去世的消息。他没有儿女,身世之谜也随着他的故去而消遁。

姐姐因为老犯头晕,后来辍学,我自然也不再跨进私塾的门槛了,直到1953年我8岁,才重新走入公立小学。记得伯先带我去的将军庙街小学,位于人民会场西侧的胡同内。那天刚下过雨,土质地面的泥泞老把布鞋沾掉,裤腿上也泥星点点。不知是伯看出儿子的不情愿还是别的原因,第二天改报了中山路五小,上到毕业。将军庙街与学校随着人民会场一带的扩建,早已不复存在。自由路东段近年也随着城市改造,在那块地方建成一座名为“大润发”的购物超市,不知命名者是否联想到了周润发。

时值新中国初期,不少私塾由政府接办,转为公立中小学。大多私塾则选择了关门,到了上世纪50年代后期,私塾基本上在社会上绝迹。

早早上学,父母并没有如今家长普遍的“望子成龙”的抱负,日后天成元墨庄的后代,能多识些字、能记账,春节前夕能拿毛笔写对联就行了。

当时开封有多少私塾,我不清楚。作为中国固有的民间办学形式,私塾有着悠久的历史。孔夫子在家乡曲阜开办的私学即是私塾,理所当然孔子也是我国最早的私塾先生。

上私塾的那年,总有一个士兵每日四遍跑到十字路口吹号。我入伍后回想起那熟悉的“号谱”,不外乎训练、吃饭。时常能看到整队的官兵步调一致地跑步,干燥的马路漾起微微的尘雾,他们浩浩荡荡奔向小南门内的空旷地面操练。古城墙下留下新挖的蜿蜒战壕,自然也是少年们的乐园。若能在城墙下捡到铜质的子弹壳,便是盛大节日了。印象中部队就驻扎在如今自由路小学的大院里。

诚实地说,私塾于我,如同当年上学随身携带的小石头黑板上用石墨画出的道道,它仅仅构成一种人生的痕迹;到头来唯一能记住的,是开篇那句“人之初,性本善”。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