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悦读

《诗经》的故事

2019-04-17 11:32 作者:赵颖英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赵颖英  

我少年时喜读《诗经》,常去河边走。

书上说那是爱情发生的地方,一条河或者一丛水草可能就意味着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十几年间小河不停地流,如赫拉克利特所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而我至今没有去过那条河边。一切美丽的幻想都是我在另一个地方想象的,这个地方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一个有1000万人口、每天吃掉1000万公斤粮食的巨大城市。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想象着一个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上都蛮远荒芜的村落,甚至只是村里的一条河,这算是一种冒险,在心灵中穿越足够多的水域,最终才会到达这样一条河,而这样一条河竟然是我想象出来的,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条汇集了千百年历史的河流在入海口奔腾、窒息,又被海上回流的巨大推力送回,而我的想象竟然是这样的,爱情发生的地方只是我身体中滚滚而过的血液。我感到的都是模糊的影子,那些河边的爱情在身体里次第重生又死去,一条河只是我想象一切的方式,河流的蠕动不仅象征着时间的老去,也象征着一切事物都可以被带动和改变。

是否有一种爱情是发生在河边的,《诗经》中那些优美的歌词为什么不是像我一样,一个人在时间之岸边想象这条河流,并爱上这条河流。河一直在流淌,我不断改变它的流速和弯道,用意识、更是用脑海中的旋律和唇上的歌词。我把一切能想到的东西都给了这片从来没有人涉足的荒流,我像要骰子的孩童,随自己的手掷出花色和点数,用无数次的抛出揽回想象它无数次的组合、变化。骰子永远在我手中,而我永远是跨在悬崖上只会想象一种结果的孩子,我把无数的可能性给了它,包括一段段美丽的爱情。我听到河流奔涌的声音,我不敢确定是我体内血液回流的声音还是弯道中斜流剥下泥土的声音。现在我总算说,就连血液的声音也是我想象的。我是一个孩子,在历史中唯一一条河边创造文明,在悬崖上掷出6种花色。我是一个被城市文化喂养的楼中人,我从未闻到过泥土的湿气,听到早晨第一声橘子滋味的鸟鸣。我是一个作者,背靠一间有100人喘息的大房间,我此刻干的事没有人知道。现在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会从座位上离开,因为我什么也不是。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