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任性不羁的诗人阮籍(下)

2019-05-13 14:34 作者:宋开罗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作者:宋开罗  

阮籍三哭

唐代才子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了一句很出名的话:“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后代有很多人引用过这句话,但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解释说,这是王勃说自己不要学习阮籍“作穷途之哭”的猖狂举动。我认为这是王勃发自内心的感叹,他知道阮籍的穷途之哭是自己效法不来的。

阮籍傲然独得、任性不羁,喜怒不形于色,举动也非常人所能理解。他有时闭门读书,累月不出;有时登临山水,经日忘归。阮籍有时自己赶着马车,随便顺着一条路无目的地向前走,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无法前进时,他就会跳下车大哭一场,然后再赶车回去,这就是“穷途之哭”。这看似奇怪的举动,表现了阮籍内心的苦闷和无奈,是自己壮志未酬的一种发泄。

阮籍本来是有济世之志的,他曾登广武山,这里是楚汉相争的古战场,发出了“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感叹。秦末汉初的楚汉战争,可以说声势浩大、规模空前,战争中涌现出刘邦、项羽、韩信等一大批可称为英雄的人物。可在阮籍眼里,这些人都不是英雄,而是“竖子”,即小子,只是那时没有真正的英雄,才使他们成了名。阮籍的志向远大,可惜空有英雄之志,在当时形势下无法实现。

阮籍三岁丧父,由母亲把他带大,他非常孝顺母亲。当他母亲去世的消息传到时,阮籍正在下围棋,别人说不下了,他坚持把棋下完后,饮酒二斗,然后大声痛哭,吐血数升。

阮籍的朋友裴楷前来吊唁他的母亲,只见阮籍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像喝醉一样,两眼直瞪,不行礼也不说话。裴楷哭泣行礼完毕离开后,有人问裴楷,按道理去别人家吊唁,主家先哭,客人才开始行礼,阮籍连哭都没有哭,你为什么还要哭着行礼呢?裴楷答道:“阮籍是方外之士,所以不崇礼典;我乃俗中之士,所以要遵守礼轨。”

等到母亲将要下葬时,阮籍吃了一大块蒸肉,喝二斗酒,向母亲告别行礼,说道“穷矣”,又失声痛哭,吐血数升。葬礼过后,阮籍大病一场,瘦得皮包骨头,面容憔悴,人们几乎认不出他来。

有一个兵家女,就是军官的女儿,才貌双全,但是还没有出嫁就去世了。阮籍和她家中的人都不认识,却径直到兵家女家中吊唁,对着该女的灵位痛哭一场。

“穷途之哭”“丧母之哭”和“哀兵家女之哭”就是著名的“阮籍三哭”,每一哭都是感天动地、惊世骇俗。

阮籍的邻家是一家卖酒作坊,这家妇人长得很漂亮。阮籍经常到这家去喝酒,喝醉了就躺在这家妇人身旁睡觉,一点儿也不避讳。这家男主人知道阮籍的品性和为人,看见他睡在自己女人身边,一点也不怀疑和生气。阮籍的嫂子要回娘家,阮籍专门前去相送。这样做在当时是不合礼法的,有人为此讥笑和责难阮籍。阮籍说:“礼岂为我设耶?”意思是“礼法不是为我这样的人设的”。

醉酒避祸

阮籍生活的时代,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环境险恶,人们为了生存,采取各种办法保全自己。对于阮籍,醉酒除了发泄被压抑的情绪之外,也是在乱世中保全自己的最好方法。

司马氏掌权时,有一个重要的谋士钟会,此人非常聪明,为司马氏诛杀曹氏集团、掌握朝中大权出谋划策,深得信任。他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害了不少人。“竹林七贤”的嵇康就是因为得罪了钟会而被他害死的。钟会也想加害阮籍,便想方设法接近阮籍,提出各种时事问题,欲从阮籍的回答中找出点破绽,作为阮籍的罪证而置其于死地。阮籍当然识破了钟会的诡计,两人到一起就一同喝酒,阮籍一喝就醉,不回答任何问题,钟会对此没有一点办法。

阮籍丧母居孝期间,在司马昭的宴席上照常吃肉喝酒。一个叫何曾的官员号称礼法之士,其实是个伪君子,他说阮籍是“恣情任性,败俗之人”,要司马昭予以严惩。司马昭说阮籍为了母丧伤心痛苦,都病得瘦弱憔悴成这样了,你还不能放过他吗?对于阮籍的孤傲放诞、任性不羁,司马昭倒是挺能容忍,他不但不加怪罪,还经常找阮籍来说话。阮籍在司马昭面前,尽谈一些老庄等玄而又远的事,从来不谈论时政和褒贬别人。司马昭对别人说阮籍是个谨慎的人。

司马昭还想和阮籍结为儿女亲家,为儿子司马炎(就是后来的晋武帝)向阮籍的女儿求婚。在一般人看来,这是多么大的好事啊,以后女儿还能成为皇后。但是阮籍不想攀这门亲戚,却又不能张口拒绝,怎么办呢?当司马昭派人来说婚事时,看见阮籍醉倒在那里,无法说话,每天都是这样。阮籍一连醉了60天,直到最后也没能说求婚的事,司马昭只得罢了。

景元四年(公元263年)二月,魏元帝要给司马昭封晋公、进位为相国、加九锡,司马昭假意推辞不受。以司空郑冲为首的朝中大臣们为了讨好司马昭,纷纷劝进,郑冲找阮籍让他执笔写《劝进笺》。阮籍本意是不想写《劝进笺》的,不久前司马昭才杀了他的好朋友嵇康,他怎能为司马昭歌功颂德呢?于是他天天喝酒,想把这事拖过去。但是躲不过去,到了交稿的日子,郑冲派人去取,只见阮籍醉卧在案,呼呼大睡。使者把他叫醒要稿,阮籍只好拿起笔来,一口气写完,拿去交差。

嵇琴阮啸

南梁朝散骑侍郎周兴嗣写了《千字文》,它写尽了天文地理和历史人物故事,是影响很大的儿童启蒙读物,也是历代书法家喜欢书写的教材。《千字文》里有一句“嵇琴阮啸”,“嵇琴”是说嵇康弹琴,“阮啸”是说阮籍长啸,这在历史上都是很有名的。“啸”是古代道家一种吐纳练气的内功法门,要运用丹田之气长啸一声,使内气闯三关、过九窍,冲顶门而出,啸声能表现各种情感,还能传很远。阮籍向一位道家学得啸法,经常练习,功夫很深,啸声能传数百步之远。

道家孙登隐居在苏门山石室之中,阮籍听说此人修炼道行很深,就进山去拜访他。两人相对而坐,阮籍就向他询问老庄之道以及气功的修炼方法等,说了很多,孙登只是静坐凝神而不答。阮籍对着他发出一声长啸,这时孙登笑着说,再来啸。阮籍就啸了起来,啸得痛痛快快、心满意足。阮籍告别孙登,返回到半山岭时,忽然山上传来孙登的啸声,这啸声如鸾凤之音清幽明亮,又如群鼓劲敲,林谷传响。阮籍听到孙登的啸声,知道他的功夫深不可测,自己刚才提的问题仿佛也有了答案。回到家,阮籍写出了《大人先生传》。

在阮籍的家乡尉氏县有一座“阮籍啸台”,据说阮籍曾在此台上长啸。台址在县城小东门南城墙内侧,呈不规则圆形,直径约23米,高约10米,上有平台直径9米,黄土夯筑而成。阮籍啸台东依城墙,西濒湖水,“啸台清风”是尉氏八景之一。2006年,该台被公布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我有时想,假如今天阮籍站在啸台上长啸一声,我们身在开封能否听到“阮啸”的余音缭绕呢?

血泪凝成《咏怀诗》

阮籍绝对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人,他的醉、哭、啸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足以感天动地泣鬼神。但是,确立他在中国文化史上崇高地位的不是这些,而是他的《咏怀诗》。他的诗上承屈原的《离骚》,下接李白的五言古诗,在中国诗歌史上具有很高的地位。

《咏怀诗》有五言诗八十二首,另外有四言诗十三首。《咏怀诗》内容非常丰富,有的感叹世事盛衰无常,应该及早退隐;有的写自己对现状不满和无法解脱的矛盾苦闷心情;有的是对当时虚伪礼法的猛烈抨击。其艺术表现手法多种多样,有的喻古讽今,有的借景抒情,有的以求仙访道、香草美人作比喻,有很美的境界。《咏怀诗》中很大一部分诗词曲折隐晦、深奥难懂,后人对此有不同的解释。因此,研究和注释《咏怀诗》是后代学者的一门学问。我们今天欣赏阮籍的《咏怀诗》,仍然能感受到它的艺术魅力。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衿。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谁见,忧思独伤心。”

这是《咏怀诗》的第一首,也可以说是一篇总纲。它描写了夜深人静时作者不平静的苦闷心情。阮籍对当时的黑暗现实极度不满又无可奈何、夜不能寐,只能起来弹琴来排解自己的忧思。

阮籍是开封尉氏人,家乡的历史他了然于胸,他非常熟悉家乡的景物,也时常挂念家乡的人民,他的诗中经常写到家乡。《咏怀诗》中有好几首都是描写开封的。请看第三十一首:“驾言发魏都,南向望吹台。箫管有遗音,梁王安在哉?战士食糟糠,贤者处蒿莱。歌舞曲未终,秦兵已复来。夹林非我有,朱宫生尘埃。军败华阳下,身竟为土灰。”

这是一首怀古诗,诗中的“吹台”就是开封人熟悉的禹王台公园里的古吹台,相传是战国时魏王欣赏音乐歌舞的地方。诗中描写了梁王(即魏王)贪图享乐、不问政事,致使被秦兵攻破城池、国破家亡的故事。诗的真实含意是借古讽今,当时的魏朝皇帝也像战国时的魏王一样,只顾享乐不问政事,这样早晚要被司马氏夺取政权,落得个身为土灰的下场。

“徘徊蓬池上,还顾望大梁。绿水扬洪波,旷野莽茫茫。走兽交横驰,飞鸟相随翔。是时鹑火中,日月正相望。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羁旅无俦匹,俯仰怀哀伤。小人计其功,君子道其常。岂惜终憔悴,咏言著斯章。”

这是《咏怀诗》第十六首。魏晋时尉氏县北边有一个湖泊,就是蓬池。那年深秋,阮籍在蓬池边徘徊,向北方的大梁(开封)望去。那时的大梁早已没有战国时魏都的繁华,而是旷野茫茫、走兽横驰、朔风劲吹、阴冷严霜,令人哀伤。这种景象正好契合了阮籍当时的悲凉心情,联想到当时司马氏暴政下的小人得志、正人君子受到迫害的现实,诗人发出了“岂惜终憔悴,咏言著斯章”的咏叹。

《咏怀诗》是阮籍用血泪凝成的诗篇,是他用诗句发出的穿越时空的一曲长啸,是诗人留给后人的一份珍贵的文学遗产。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