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八朝古都】史可法:名垂中华史 忠烈照千秋

2019-05-21 09:55 作者:康冀楠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全媒体记者 康冀楠  

有一位历史人物,其名字与高贵的梅花联系在了一起,而傲雪的梅花一直被人们认为是高洁的象征。在江苏扬州城北的梅花岭上,这位历史人物的纪念馆巍然耸立。他的名字叫史可法。这位从开封走出来的民族英雄,与辛弃疾、岳飞、文天祥、郑成功、林则徐、关天培、邓世昌等一样彪炳史册,为世人所敬仰。就如诗人贺敬之先生所说的那样,“史可法,人可法”“今可法,永可法”。

“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死含瑶草千秋恨,魂傍梅花万古香”…… 史可法祠堂的楹联正是他不朽精神的写照。

结交恩师 言传身教铸品格

史可法,字宪之,号道邻,汉族。史可法祖籍直隶(河北)顺天府(北京)大兴县,其祖父史应元移居河南祥符(今开封)。他的先人在明太祖时做过锦衣百户,官虽不高,却是皇帝近臣。

史应元是明朝万历年间举人,做过知州,为官清廉。万历三十年(公元1602年),史可法出生在开封。有专家考证,他的居所旧址就在今双龙巷的市八中附近。当时的开封作为河南首府,名人荟萃,文化底蕴深厚,为史可法提供了良好的成长环境。

史应元乡试中举,在黄平做知州时,就曾对儿子史从质说:“我们的家庭将来一定会昌盛的。”可知家人对于史可法的出生充满了期望。据说,史可法的母亲临盆时,梦见文天祥走进他家后就生下了史可法。《明史》本传中有这样的记载:“尹氏有身,梦文天祥入其舍,生可法。”尹氏是史可法的母亲。这一说法的真假有待商榷。但是,史可法后来与文天祥一样成为民族英雄,倒是不容质疑的。

史可法出生之际,不仅家运不昌,国运更是衰落。父亲给他起名“可法”。“法”者,规范、效法也。效法谁呢?当然是效法与文天祥一样的忠义前贤。这是一则独特的家训。“史可法”三个字无形中规范了史可法的人生轨迹,影响了史可法一生的成长与事业。当时,万历皇帝荒淫无道,朝政黑暗无比。在名相张居正出任内阁首辅后,力行改革,且有太后支持,万历帝不得不有所顾忌和收敛。张居正死后,脱掉枷锁的万历帝便肆无忌惮起来。他宠信宦官魏忠贤,迷恋修仙、沉湎酒色,在位48年竟然有20多年不与臣下共议朝政。

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冬,19岁的史可法在独自赶考途中因无钱居住客栈,便寄宿在一座古庙里。一天,时任京畿视学大臣的左光斗在微服私访的途中,一行数骑,为避风寒,也进入了这座古庙。进庙后他们看见庑殿中有一书生伏案而卧,一旁还有一篇刚刚写成的文稿。左光斗拿起文稿一看,文笔不凡。再看书生衣衫单薄,和衣而寐,内心十分怜爱,便脱下自己的大衣披盖在沉睡的史可法身上。左光斗为史可法掩好门后,找到了庙里的僧人,打听到这个年轻人是一名应试考生。考场上,史可法才思敏捷,奋笔疾书,因才华出众,最终以直隶八府第一名的成绩荣登榜首。

此后,左光斗经常把史可法带回家中,纵论古今、抨击时政,两人都表示为挽救危局,不惜身家性命。一次,左光斗对妻子说:“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此后,左光斗收史可法为弟子,让他居住在官邸,并且月给薪米,让史可法赡养老母。史可法受老师知遇之恩,愈加发愤苦读,立志报国。

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左光斗受诬陷下狱,但他坚守大义、至死不屈,这对史可法一生的影响很大。当时,东林党与阉党之间的斗争愈来愈激烈。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时为左佥都御史的左光斗上书弹劾魏忠贤,数其死罪三十余条。不久,左光斗遭阉党陷害被下囚牢。史可法听说恩师遭受炮烙酷刑后,想方设法买通了一个狱卒,化装成打扫卫生的混进了囚牢。只见左光斗席地依墙而坐,面目焦烂,左膝以下筋骨都被打断,还戴着脚镣手铐,史可法跪倒在地,抱着老师大哭起来。左光斗听出是学生的声音,怒斥道:“你这没用的奴才!国家大事坏到这种地步,我已经完了,还指望谁来支撑呢?你若不走,与其等奸人来捉拿你,不如让我现在就把你打死!”说罢,他便摸索着地上的铁链往史可法身上投去。史可法一声也不敢吭,赶紧退了出去。以后,每当提起这件事,史可法都热泪盈眶。

左光斗的言传身教使青年史可法毕生难忘,造就了他优秀的精神品格。

勤政爱民 秉承正气图报国

史可法27岁中进士。 他在安徽做官时,只要有时间,便抽空去桐城左光斗府上问候太公太母,拜见左公夫人,表示不敢忘师恩。他任凤庐道时,一有情况,常常几天不睡觉,而让士卒轮流休息。有人劝他休息一下,他说:“吾上恐负朝廷,下恐愧吾师也。”

史可法为政时“事无巨细,咸属亲裁,目视、耳听、口答、手批、靡不赡举,而始终无倦,致百废俱兴”。史可法历任御史、总督、巡抚、兵部尚书等,职高位显,始终以“廉政爱民”为朝野所称道。其八弟结婚,史可法在信中却写道:“买房一事,当即停止。此时贫甚,那得数百金也。”当家中无钱可用时,史可法在信中告诫夫人:“夫人可将簪珥衣服,或当或卖,暂供日用。”家书中,史公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就是:“让得人,受得苦,才是享福之人。”

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冬,史可法扎营六安抵御农民军。时值连年灾荒,百姓生活极端困苦。史可法筹措粮米千石,设置了九处粥食提供处,救活饥民无数。当时,六安城的城墙坍塌,他捐出自己的薪水用来修筑城墙。史可法还开“礼贤馆,广咨问,以拔才能”。当看到官吏借无偿征收百姓马匹,致使“中人之产立尽”“百姓苦之”时,他立即改革,永除其弊。当史可法调离六安时,百姓哭泣跪拜的队伍长数里。

史可法一生俭朴,身为兵部尚书、大学士、扬州督师时,仍行不张盖(伞)、食不兼味、夏不扇扇、冬不衣裘、寝不解衣。他以身作则,跟兵士同甘共苦,受到将士们的爱戴。一年除夕,史可法把将士都打发去休息,独自留在官府里批阅公文。到了深夜,他感到身心疲劳,便把值班的厨子叫了来,想要点酒菜。厨子回报说:“遵照您的命令,厨房里的肉都分给将士们过节享用了,下酒的菜一点也没有了。”史可法说:“那就拿点盐和酱下酒吧。”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李自成很快率领农民军攻破北京后,朱元璋建立的明朝已经无力回天,空有一腔热血的崇祯皇帝在煤山(今北京景山)以身殉国。

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四月,凤阳总督马士英和魏忠贤的余党阮大铖等为争拥立之功,擅自拥福王至南京。次年,福王称帝,改元弘光。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南明。在南明小朝廷里,朝纲依旧败坏。弘光帝朱由崧对朝政不闻不问,整日关心的是如何过更加奢华的生活。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六月,也就是弘光帝登基后的第二个月,被马士英排挤出去的史可法开赴长江以北的扬州。

当时的江北,靖南侯黄得功、兴平伯高杰、东平伯刘泽清和广昌伯刘良佐各自为政,一心一意只是想扩大自己的势力。史可法威信极高,他到了扬州,那些将领不得不听他的号令。史可法亲自去找那些将领,劝他们勿自相残杀;接着又把他们分配在扬州周围驻守,自己坐镇扬州指挥。大家称呼他史督师。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十一月,清朝军队分三路南下攻打南明。察觉事态严重的史可法连忙由扬州至白洋河部署诸镇巩固河防。史可法指挥四镇将领,誓死抵抗清兵,打了一些胜仗。但是高杰被部下许定国所杀,得手之后的许定国率部渡河降清,造成史可法精心构筑的江北防线大乱。

此时的南京,马士英、阮大铖等佞臣依旧肆无忌惮地大闹党争,致使高弘图、姜日广等朝廷元老纷纷告退,以示抗议。史可法数十次上书苦谏,恳请南京方面改弦易辙,但结果均如石沉大海。

赤诚丹心 头颅一掷为苍生

到了第二年,南明王朝更是出现内乱,朝廷危若累卵。这时,史可法收到了清朝豫亲王多铎的书信,信中劝史可法归顺清朝,像吴三桂那样享荣华富贵。但是,史可法有理有节地给予了答复。清朝铁骑渡淮河南下后,集结大量军队于扬州城郊。当时,清兵至少10万人,而扬州守兵仅1万多人。

史可法一面发布文告,加固城防,力图使慌乱不堪的人心安定下来,一面写血书求南京派救兵。史可法把全城的官员、军民召集起来,勉励他们同心协力,共同抗清。多铎不断派明朝降将劝降史可法。第一个去招降的是降将李遇春,但被史可法痛斥。多铎连发5封书信,史可法都不启封,全部付之一炬。接着,史可法一气写下了5封遗书,除一封致豫亲王多铎外,其余都是给家人的。扬州城破前4天,史可法给家人捎上最后一封遗书:“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早晚必死……太太苦恼须抚,四太爷、大爷、三哥大家照管……书至此,肝肠寸断矣。”

史可法的这封遗书,全文不足百字,字字锥心。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在《题史阁部遗像》一诗中,极为沉痛地评论道:“且喜家书在,银钩字数行。凄凉招命妇,宛转托高堂。墨淡知和血,篇终说断肠。当时濡笔际,光景莫思量。”

多铎劝降被史可法拒绝后恼羞成怒,下令把扬州城紧紧包围起来,没日没夜地轮番攻城。扬州军民奋勇作战,把清兵的进攻一次次打回去。于是多铎决定用红衣大炮攻城。他探听到西门防守最严,又是史可法亲自防守,就下令炮手专向西北角轰击。随着炮弹一颗颗在西门落下来,城墙渐渐塌下。终于,城墙被轰开了缺口,大批清军蜂拥入城。

史可法看大势已去,命令义子、副将史德威将他杀死。史德威痛哭流涕,怎么也下不去手。史可法欲以佩刀自杀,被部属强行夺过佩刀,到了小东门,清军迎面而来,史可法大呼:“我史督师也!可引见汝兵主。”到了清军营,多铎以宾礼相待,口称先生,当面劝降,许以高官厚禄。但是,史可法英勇不屈,严词拒绝:“我为朝廷大臣,岂肯偷生为万世罪人!吾头可断,身不可辱,愿速死,从先帝于地下。”

多铎又多次令部下“劝说”史可法屈服,但是3天过去了,史可法仍然拒绝投降。随后,史可法壮烈就义,终年45岁。

史德威没有找到史可法的遗体,只好把史可法生前穿过的袍子和用过的笏板埋葬在扬州城外的梅花岭上。史可法死后被封“忠烈公”,名垂青史,梅花岭成为历代仁人志士朝觐的圣坛。岭上梅花飘香,铜枝铁骨,傲雪凌霜,祠前松柏高昂,青翠欲滴,郁郁葱葱,蔚然而生一股凛凛正气。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