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头条

周王府缘何成为“湖底宫殿”

2019-06-12 15:51 作者:张玉发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作者:张玉发

 

微信截图_20190612114403

 

微信截图_20190612114351

 

微信截图_20190612114410

 

图①②③由张玉发提供

龙亭公园位于开封老城区中轴线北端,巍峨的龙亭大殿雄居于高台之上,龙亭大殿前御道两侧是潘杨二湖。而早在16世纪前这里不是湖水,而是北宋皇宫和明周王府的所在地,有像北京故宫一样鳞次栉比的宫殿建筑群。然而明朝末年一场战争殃及黄河,造成洪水泛滥,开封城遭到灭顶之灾。周王府淹没在洪水之中,六朝皇宫遗址和周王府从此沉睡在黄河水患带来的湖水泥沙之下,皇宫遗址和周王府成为“湖底宫殿”。

1368年,太祖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采用分封制,封他的第五子朱橚为开封藩王,称周藩,朱橚史称周王。朱橚是第一代周王,也是后来明成祖朱棣一母同胞的弟弟。到了1381年,周王府修建基本竣工,朱橚正式就藩开封。

据《如梦录·周藩记第三》记载:“周府本宋时建都宫阙旧基,坐北朝南,正对南薰门,即宋之正阳门也。北有大门五间三开,即宋之大宋门也。周围萧墙九里十三步,高二丈许,蜈蚣木镇压,上覆琉璃瓦,下有台基高五尺,上安栏杆,栏杆外街宽五丈,方是居民,四周有井七十二眼,谓之七十二神煞。

向南是午门,东曰东华门,西曰西华门,北曰后宰门。层层宫门殿宇上,斗拱俱用铜丝网罩,名为风衣。下有白石一方,名曰足石,取丰衣足食之意。门极大宏敞,碧瓦朱门,九钉九带。

门内东西承奉司,承奉内官,掌管阖府事务,传递本章与在京东厂司礼监同。往北有直房百余间,中有东西二过门,乃宋时科道衙门也。明朝断间,为一二三间,各官进内,候朝予此,停息更衣。东过门往南通宗庙。西过门往西通天地坛。东有马厩,直房东西二库,罪宗所禁之地。

正北为紫禁城,高五丈,上有花垛口,内有拦马墙。南门,曰端礼门;北门,曰承智门;东门,曰礼仁门;西门,曰尊义门。

殿曰:存信殿。存信殿前,旧有银安殿。因周藩王气太盛,敕贬诸蒙化,即复取回,将银安殿拆毁,并将唱更楼及尊义门楼拆去。东华门,禁不许开,四角石上俱用钉定,并令于门前推土作台,此台乃取郑州之土,经火炼熟,寸草不生。形家者言:毁银安殿所以去龙心,拆唱更楼所以去龙眼,定四角石所以制龙爪,推土作台所以尅水,使龙不能飞腾。东华门不许开,谓之文官闭口;拆尊义门楼,谓之武将去头。

端礼门上供明太祖画像,有释、道二教藏经,外有城濠一道与大海子同。濠内地基宽阔,俱是内使居住,东亭后有内书堂,外典宝官二员,候上奏章用宝,端札门三瓮三开,金钉朱户,红花涂墙,立砖铺地。进内东西二掖门,门旁有四扣磨角,台高五尺,乃宋时羽林军跕班护卫之台。明朝有护卫军三千站台候朝,群牧指挥统管。永乐时削除,台基犹在。直北下有板房四间八所,各官伺候,自此门进,有校卫把守,诸人不敢擅入。旁有云板,门东西两小月儿门,小红门使穿宫角门也。

正门名承运门,即宋之承天门也。五间三开,周围石栏杆,台高八尺,内安龙亭敕诏,王宗官员拜舞之地。两耳有便门二座,王宗官员入朝进内便门——即角门也。

正北向南前殿九间,穿殿五间,即银安殿,虽奉旨拆毁,柱础、螭头、四角尚在。

后有存信殿七间,内安宝座,座上两边有长枕二个,名威权,后有园绣靠背三,元名倚势。两厢配殿十间,四扣,朝房棋盘盖造,东西两耳,宋时内阁议政之处。两边是文武朝见,各班站立之所。东厢是墨刻作;西厢是印书、裱背,直房盛法驾等物。东耳改为典服所、典膳所;西耳是王子王孙习读之处。朝房是宗人、仪宾候朝于此停息。殿后有一字门,名麒麟门五间。

北又有大宫门,五空三开,金钉朱户,青石栏杆,台高八尺,外断稍间,承奉候朝。北有寝殿七间,月台甬道,皆白石栏杆,四扣磨角,廊庑名曰棋盘宫,两厢俱是年老宫眷,某奶称呼大管事,各有执事掌管,并年幼宫婕,有名上牌伺候,上宿洒扫者住居。

后有养老宫,一样盖造,一样三层,后殿供奉神像,后山怀内有青山匣一个,方五尺,内锁镇府之宝。北有白虎殿五间,王囊停灵之所,遗妃请入后官,内使、官婕照旧跟随伺候。

宫后有煤山,蓄积煤炭,以备有警中供爨,山高五丈,松柏成林,上立石碣,书‘八仙聚处’4字,山下有洼池,又有湍水,内浮二毬,急水冲动。上下交腾,名曰‘海日抛毬’。沿岸上遍是水亭,各样游乐之处,奇石异花、重峦叠嶂,揽之不尽,山坎上,就山依洞,有女尼诵经,敲动木鱼有声,鹿羊抵触,禽鸟展翅,猛虎作威,鹤舞莺鸣。东洼又有庆安宫之胜,不能尽言,此宫内景象也。”

1642年5月农民起义军李自成第三次率兵攻打开封城时围城开封4个多月,天灾人祸,造成黄河破堤决口,汹涌澎湃的黄河水向开封城奔腾而至,开封城成为一片汪洋,周王府的宫殿建筑也被数丈深的洪水淹没。洪水退后在周王府的煤山之上修建了龙亭大殿,殿前凹地的余水整修成碧波荡漾的龙亭湖,周王府的宫殿建筑却埋在湖底,成为“湖底宫殿”。

历史长河把古都开封塑造成“城摞城”的世界奇观,不但是城墙摞城墙、道路摞道路,更令人惊叹的应是龙亭湖底的宫殿摞宫殿、皇宫摞皇宫,成为湖底宫摞宫这一稀世景观。但时过境迁,沧桑巨变,昔日金碧辉煌的宫廷建筑,已变成碧波荡漾的潘杨二湖,现已无法看到湖底的宫殿建筑。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龙亭东湖南岸是开封市针织内衣厂,东岸是开封市豆腐社,这些工厂的工业废水长年累月流入湖内。再加上周边的群众在此洗衣服,造成湖水严重污染,鱼虾绝迹,湖水腥臭难闻。1978年,开封市环保年会上争取到10万元挖湖资金,笔者负责龙亭湖清湖挖淤工作,当时拍摄发掘现场的照片,记录了龙亭的辉煌历史,再现了宋明宫廷建筑遗址,印证了史书记载的龙亭一带重叠的宫廷建筑群,证实了开封市民广为流传的“开封城摞城,龙亭宫摞宫,潘杨湖底深藏几座宫”的民间谚语。

勘探龙亭湖“宫摞宫”的试掘工程拉开了开封地下城发掘工作的帷幕,揭开了开封“城摞城”的神秘面纱。1981年5月中旬的一天中午,笔者在龙亭东湖(潘家湖)清淤堆岛施工中,发现推土机推出很多古代建筑用的方八砖和朱砂红的帘子篾,当即让停工,并马上打电话告知开封博物馆王一沙馆长(当时还没有成立市文物工作队),得到省、市文物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组成了开封宋城考古队,在潘家湖开展了勘探试掘工作。首先发掘出来的就是明周王府东偏院的房屋遗址,后勘探出北宋皇宫大庆殿及其周围的廊庑台基和银安殿等遗址,印证了文史资料记载龙亭一带“宫摞宫”的历史。最早是唐代宣武军节度使的衙署,五代后梁在衙署的基础上建后梁皇宫——建昌宫,后晋把建昌宫改建成大宁宫,后汉、后周均以大宁宫为皇宫,到了北宋时期在大宁宫的基础上扩建北宋皇宫——大内。宋皇宫的宫殿建筑巍峨壮丽、金碧辉煌,建筑布局严谨对称。据考证,现北京故宫的建筑格局就是参照开封宋皇宫修建的。北宋灭亡,宫殿建筑焚烧殆尽。金朝正隆三年(1158年)在北宋宫殿原址的基础上重新修建了金皇宫。到了明代,在金皇宫的基础上修建了周王府,实际上周王府是明代诸藩王中最豪华的小皇宫。

朱有爌原创的菊花专著《德善斋菊谱》地点就在周王府,现在开封市龙亭公园一带。据明《如梦录》记载:周王府的东门曰礼仁门,“礼仁门东北,乃是百花园,名寿春园。是周端王世子恭枵龙亭所建。此园本宋徽宗御花园故基,有刨出石碣可证”。又载,“南有世孙小花园,亦有花草池塘,无数小景,西通尊义门”。1982年在龙亭公园潘家湖首先发掘出的宫廷建筑遗址,位于潘家湖偏西北部,现龙亭御道嵩呼建筑向东50多米的潘家湖内。经发掘考证,该建筑系明代周王府花园的建筑遗址。史料证明龙亭这一带从宋朝到明末(恭枵是末代周王),一直是各种花卉的种植基地,有中草药园、百花园、世孙小花园等,当然也是周王府菊花的种植基地。朱有爌的大哥朱有燉继承父亲王位当上周宪王后,也是非常喜欢种植菊花。他除了创作《牡丹百咏》《梅花百咏》外,还编撰《菊谱赋》,其《菊花谱序》曰:“作玩菊厅于西园,植菊40余本,皆可观也。当秋深之日,未尝不往来乎其间也……故列序其品类于后记,吾寓目之有得也。”他赋《咏金孔雀菊》诗云:“好菊亲曾植北坡,浅黄低压绿琼柯。”在这种生活环境影响下,为朱有爌编写《德善斋菊谱》创造了有利条件。

这些鳞次栉比的宫廷建筑在明崇祯15年(1642年)被黄水淹没,宏伟嵯峨的殿宇被黄河带来的泥沙深深地淤埋在地下。到了清代,在这六朝皇宫的基础上修建了保存至今的万寿宫。考古发掘和文史资料证实,如今龙亭大殿和潘杨二湖的地下,深深地埋藏着唐宣武军衙署,五代后梁的建昌宫,后晋、后汉、后周的大宁宫,北宋皇宫,金皇宫,明周王府等几个朝代的宫殿遗址。是一幅层层叠叠压在一起“宫摞宫”的立体画卷。形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湖底宫殿”,是开封“城摞城”的精华,是世界奇观的典范。

在发掘龙亭湖皇宫遗址工作中,笔者用相机拍下了具有历史价值的珍贵照片资料,其中有3张照片最具有代表性,再现了宫殿遗址,印证了湖底“宫摞宫”的稀世奇观。

第一张照片是明周王府遗址(见图①),是在潘家湖首先发掘出的宫廷建筑遗址,位于潘家湖偏西北部。此张照片是笔者站在潘家湖湖心亭处从东南向西北方向拍的。经发掘考证,该建筑系明代周王府东偏庭院建筑遗址,房屋坐北朝南,青石台阶,方砖铺地,屋内设有火炉炕、暖气道、排烟道等取暖设施。院内有花坛、树木、艮岳遗石等(遗石有近2米高,就地东移,现埋存在湖心岛内)。从发掘现场看,该遗址是周王府人员的生活居住区。对照史料记载,该处正是北宋皇宫大内的生活服务区,正符合古代“前朝后寝”的宫廷建筑布局制度,证实了明代周王府紫禁城是承袭宋皇宫建筑布局而建造的。

第二张照片是明银安殿遗址(见图②),位于龙亭主干道偏南处,该照片拍于1985年夏天,当时在营建龙亭玉带桥挖掘桥基础时发掘出殿基遗址的。据宋城考古队探测的资料证实该处应是明代周王府紫禁城主体建筑银安殿。该殿被称为周王府的“龙心”,在1399年铲王气挖“龙心”时拆除。该遗址下面叠压着的正是宋金皇宫的主体建筑“大庆殿”,是皇宫内体量最高大的宫殿建筑。从照片上我们还可以清楚看到遗址的正北方就是龙亭大殿,进一步证实了古都开封延续1000多年的一条纵贯全城南北中轴线的建筑格局至今未变。如今的中山路、宋都御街、龙亭公园午门、玉带桥等的下面就是昔日北宋东京的朱雀门、天汉桥(州桥)、宣德门、大庆门和大庆殿。

第三张照片是皇宫宫门遗址(见图③),该遗址位于潘家湖西南部,是笔者站在原开封市针织内衣厂锅炉房的屋顶上(已拆除)从南向北拍的。这是一座面向东西穿心殿式的皇宫宫门。对照中国工程院院士付熹年先生绘制的“北宋汴梁宫城平面示意图”,该门应是大庆殿东侧的“左太和门”。从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该遗址中间三大间是带坡道的横贯东西的通道,是出入大庆殿的东侧门。两厢有耳房,四周挑檐出厦,耳房南北两侧有长廊连接。这是一座建筑宏伟壮丽的皇宫侧门。其建筑规模、建筑体量和建筑形式都可和现北京故宫东华门相媲美。根据《宋史·地理志》和《宋会要·方域》记载,该门在宋初叫“日华门”。大中祥符八年改曰“左太和门”。该门的下面叠压着五代后梁的“金鸟门”。从这一侧门遗址体量看,就可以想象出北宋皇宫巍峨壮丽的建筑规模。

从上述发掘勘探龙亭时拍的有代表性的3张照片可了解龙亭“湖底宫殿”建筑的方位和体量。这和市文物工作队勘探北宋皇城遗址的范围,南面正对中山路,北墙至龙亭大殿后侧,东西墙分别位于潘家湖和杨家湖(中湖)的东西两岸以及《宋史·地理志》等文献记载基本上是相吻合的。笔者同意《北宋东京城研究》一书的作者刘春迎先生的意见:“认为今新街口处发现的宋代门址才是宣德门遗址,而午朝门广场处的另一宋代门址应为北宋皇宫的另一处门址,或许是皇宫正殿大庆殿之前的殿门。”根据付熹年院士绘制的宋皇宫图,大庆殿和大庆门之间东西两侧各有60间长廊相连接。如今在大庆殿遗址上修建的玉带桥中心处至午朝门广场石狮的距离是180米。60间长廊每间按3米计算,正是180米,所以笔者认为午朝门广场处宋代门址应是“大庆门”。也印证了《东京梦华录》中描写大庆殿场面宏大,“殿庭广阔,可容数万人”的文字记载。

综上所述,可以证实现以清万寿宫为主体的龙亭湖下面是明代周王府紫禁城,紫禁城下面叠压着金皇宫,金皇宫下面叠压着宋皇宫,宋皇宫下面叠压着五代时期的大宁宫和建昌宫,最底层是唐朝宣武军的衙署。湖底珍藏着层层叠压在一起的宫殿建筑,举世无双。国务院于1988年1月13日批准北宋东京城包括宋皇宫遗址为全国重点建筑保护单位。“湖底宫殿”已成为国宝。

龙亭东湖(潘家湖)经过挖湖清淤,把常年淤积在湖底的污泥挖出,在龙亭公园北门内堆了一座土山,在东湖堆了座湖心岛,重新放入新水,按水体生态要求,科学放鱼养水,圆满完成龙亭东湖治污工作,龙亭东湖污染得到彻底治理,碧水清波,鱼儿畅游,水质清新。龙亭东湖治理工程1991年8月获国家环保局、建设部全国城市环境综合整治“优秀项目”奖,时任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曲格平为龙亭东湖治理题词“题开封市龙亭东湖综合治理,碧水清波”。

龙亭湖已成为“北方水城”开封的一颗明珠,龙亭湖形成“宫摞宫”深藏湖底中的景观,是古都开封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是发展旅游事业、振兴开封经济的宝贵资源和财富。上述照片和资料为今后研究黄河和开封城的关系、开发我市地下遗产,提供了可靠的参考依据。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