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寻味开封】一个算命先生的官场人脉

2019-07-08 15:37 作者:李开周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邵雍会算命的传说

北宋时期,出了一个半人半仙的人物,名叫邵雍。

邵雍字尧夫,谥康节,后人尊称“康节先生”,他跟包拯、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生活在同一时代,是著名的诗人、隐士、哲学家。

邵雍的哲学很有意思,他不信神,不信鬼,不信佛,不信道(虽然穿过道袍),不信风水,不信八字,只信“天理”。他的“天理”跟汉朝大儒董仲舒宣传的天人感应式天理有所不同——后者认为世界上存在一个实实在在的上天,上天会根据人间善恶予以奖惩,君清臣明,则海晏河清;君臣无道,则地裂山崩。而邵雍压根儿不信有一个人格化的上天,他只相信一套客观存在的规律,宇宙就是靠这套规律推演出来的,一个人要想为圣为王,首先要能理解这套规律,然后要遵循这套规律去活着。如果非要给这套规律取个名字的话,那就是“天理”,又叫做“道”。

乍听上去,邵雍好像是一个唯物主义哲学家。实际上,他既不唯物,也不唯心,他心目中的“道”既不是万有引力定律,也不是量子力学和相对论,而是一套神秘的数学法则:世界从无极(0)中诞生,无极生太极(1),太极生两仪(2),两仪生四相(4),四相生八卦(8),八卦各有五行(5)属性。阴阳、五行、八卦,相互化合,衍生出万事万物。掌握了化合的规律,就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套理论玄之又玄,有逻辑,无实证,洋溢着古希腊神秘主义数学家毕达哥拉斯的气味。所以也有人说,邵雍是一个数学家。绝大多数受众都听不懂邵雍的哲学思想,只知道邵雍精研周易,擅长术数,于是以讹传讹,把邵雍描述成了一个具有预测能力的算命先生。

传说邵雍晚年病重,奄奄一息,把儿子叫到床前安排后事并约法三章:“首先,不能把我葬在洛阳,要扶柩还乡;其次,不能陪葬任何东西;再次,入殓时要把邻居家那个秃头小姑娘找来,让她在旁边看着。”邵雍死后,儿子一一照办。又过几十年,邻居家那个秃头姑娘嫁了人,生了娃,娃长大,成了盗墓贼。这个盗墓贼想去盗邵雍的墓,他的娘——那个秃头姑娘赶紧劝阻:“你去了也白去,邵先生下葬那年,为娘看得真真切切,啥陪葬都没有。”盗墓贼听娘这么一说,打消了盗掘邵雍墓的念头。

清朝文人丁传靖编撰《宋人轶事汇编》,也收录了邵雍未卜先知的故事。说是开封城里一个大官病重,邵雍前去探望。大官挣扎着坐起来,吩咐仆人搬一个马扎。邵雍说:“一个马扎不够,一会儿还有人来看你,得准备两个马扎。”大官问道:“那个人是谁?您约了他吗?”邵雍笑道:“我没有约人,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穿着绿衣、骑着白马,是个少年人。我还知道,您百年之后,他会为您立传。”半炷香不到,果然来了一个穿绿衣、骑白马的少年人。大官死后十多年,果然又是这个少年人给他撰写传记。

邵雍生在一个没有官爵的书香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读书人,都参加过科举考试,都没有考中。他父亲名叫邵古,科举失利,闭门读书,最爱读周易,将毕生心得著成一部《周易解》。邵雍受父亲影响,从小读书识字,备战科举。但他也没能考中,也把主要精力用在了周易上。

现在我们把周易当成先秦哲学,甚至把它当成先秦生活史,但它最初只是一本占卜书,是用数字占卜来进行预测的巫术。邵雍研究周易,自然而然会尝试用周易预测点儿什么。预测来预测去,发现总是不准,于是放弃书本出门游历,到山西、山东、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地考察,既考察古迹,也考察民情。考察多年,认为有谱了,回乡隐居,著书立说,开创了那套玄之又玄的数字哲学。

为何会有很多官员拜在邵雍门下

邵雍的数字哲学并非凭空产生,他有两个师承,一个是直接教他“物理性命之学”的李之才,另一个是间接教他“道学”的周敦颐。周敦颐上承韩愈、孟子、孔子、周公,是儒家的学问;李之才上承穆修、种放、陈抟老祖,是道家的学问。邵雍将儒家和道家融为一体,将儒家道德与他臆想中的数字宇宙融为一体,形成无比强大的文化自信,自认为可以解释一切。

然后邵雍开始传播他的学问。他在河南设帐授徒,不教科举小道,只讲宇宙大道,很多在职的官员和卸任的大佬都成了他的学生。他的名声越来越大,学生越来越多,几个官员门生出钱为他购置田产,在豫南叶县和豫西洛阳都买了地,供他收租糊口(参见《邵氏闻见后录》卷18)。

他没有妻子,45岁还没结婚,一个官员门生为他做媒,让他娶了另一个官员门生的妹妹,并且包办了聘礼。

他没有私宅,在洛阳天宫寺租房13年,包拯的好友、李清照的第二个外祖父、洛阳市“市长”王拱辰出来帮忙,将天宫寺西、天津桥南的一座公房拨给他住,并且帮他出资扩建,使他成为30间瓦房的新主人。邵雍写诗感谢王拱辰:“嘉祐壬寅岁,新巢始孱功。仍分道德里,更近帝王宫。(《天津新居成谢府尹王君贶尚书》)”“嘉祐壬寅”即宋仁宗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那一年司马光44岁,王安石42岁,苏东坡27岁,黄庭坚18岁,邵雍则是51岁。

几年后,王安石开始变法,禁止地方官乱送公房给私人,已经送出去的必须收回,如果不能收回,必须补缴房款。邵雍缴不起房款,只能缴房子,他的门生都急了:“使先生之宅他人居之,吾辈蒙耻矣!(《邵氏闻见后录》卷18)”俺们老师的房要是交给别人住,那是俺们的耻辱啊!于是大家集资,帮邵雍缴齐了房款。邵雍又一次写诗感谢:“重谢诸公为买园,洛阳城里占林泉。七千来步平流水,二十余家争出钱。嘉祐卜居终是僦,熙宁受券遂能专。凤凰楼下新闲客,道德坊中旧散仙。(《天津蔽居蒙诸公共为成买作诗以谢》)”“七千来步平流水”,说明王拱辰送给邵雍的房子占地不少;“二十余家争出钱”,说明集资为邵雍补缴房款的门生也不少。

邵雍一辈子没有做官,始终是一介平民,而他的门生和好友个个官高位重,司马光、韩琦、富弼、王拱辰、文彦博、吕公著、王尚恭都是他的至交。其中韩琦、富弼、文彦博等人是卸任宰相,王尚恭则是包拯的门生。

但是邵雍不逐名利,随遇而安,别人送他田产和房屋,他坦然接受;遇到比他穷的人,他慷慨解囊。他心胸豁达,从不动怒,无论贵贱,一视同仁,对门生循循善诱,总是教导他们为民造福。

王安石变法期间,司马光处处反对,很多官员也跟着闹脾气要辞官。邵雍给门生们一一写信:“此贤者所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赐矣。投劾何益耶?(《宋史·道学列传·邵雍传》)”新法越是对百姓不利,你们越要当好父母官,都撂挑子不干,对老百姓又有什么好处呢?

所以我觉得,之所以会有那么多官员心悦诚服拜在邵雍门下,一是因为邵雍的学问,二是因为邵雍的人品。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