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扁豆的清欢滋味

2019-11-06 09:32 作者:张青春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在城郊路边的瓦砾堆旁边,我惊奇地发现一架扁豆花。扁豆架紧挨着人行道,后面是两间老旧的民房,藤蔓攀援墙根爬上去,覆盖一大片屋瓦。茂密的绿叶丛里,一串串白色的、紫色的扁豆花,有的高挑出来,恰似蝴蝶振翅欲飞;有的爬上房坡,顺势抓住瓦片一路向上延伸;有的垂下,如绿钩倒挂;有的羞羞答答,躲藏在肥绿的叶片间,兀自开着,芬芳而妖娆。傍晚的秋风里,三五只蜜蜂嗡嗡嘤嘤,恋花抱蕊,热闹得很。这个时候,一个老妇人从房子后面逼仄的院子里走出来,掂一只小马扎,坐在扁豆架旁,戴上老花镜择菜、剥毛豆。在她的身旁,一只黄狗摇着尾巴这儿转转那儿闻闻,一眨眼钻进扁豆架下。我静静地驻足观看,老妇人好像猛然看见了我,便咧开干瘪的嘴唇呵呵地笑,嘴角和眉梢儿掩饰不住一脸的慈祥、宁静和宽容,像极了乡下老家的老母亲。

乡下老家,过日子的人家总是离不开扁豆。清明时节,房前屋后、沟边河沿,随手挖穴丢下几粒扁豆种子,不出十天半月,便展开三两片嫩叶。在豆苗根部撒一把草木灰作肥料,豆苗很快叶绿苗壮。夏天萌发一蓬新绿,扁豆架是一个纳凉的好去处,严实、茂盛,极富诗情画意。大人们劳累一天,在扁豆架下吃饭,聊家长里短、说古今闲话,是很惬意的。夜已深,微风习习、蟋蟀声声,孩子们依然不肯回屋安睡。这个时候,母亲就会神秘兮兮地说《聊斋志异》的鬼故事,吓得我们抱头鼠窜,回屋蒙上被子,敛声屏气,仿佛妖魔鬼怪就站在床边。立秋之后是一架白花花或紫莹莹的花朵,一架弯似娥眉的扁豆。

扁豆,亦名藕豆、豆角、刀豆、鹊豆、沿篱豆、皮扁豆、白扁豆、火镰扁豆等,有点像旧时戏文里丫环的芳名。李时珍《本草纲目》提到:“藊本作扁,荚形扁也。”“藊”字取其豆荚扁平之象形。我们那地方,大概因其弯弯的、长而扁平,恰似清纯少女的蛾眉,便形象地称之为“眉豆”。

扁豆大约在秦汉时期由印度传入我国。成书于西汉文帝时期的《大荒纪闻》中记载了一种豆子:“身毒有荚豆,扁薄类豚耳。”身毒,指印度。虽未确认其为扁豆,但时至今日豫东农村仍有一种叫“猪耳朵”的扁豆品种,大致可以断定这种所谓的“荚豆”即是扁豆。陶弘景《名医别录》第一次确切地提到:“藊豆味甘,微温。主和中,下气。叶主治霍乱,吐下不止。”扁豆最早进入我国,是被当药用来治病的。

小时候,我总爱凑近小小的扁豆花,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特别是中午,扁豆花的香气蒸腾起来,淡淡的清香里带一点儿淡淡的甜味,我的心会一下子静下来。有时,我忍不住,悄悄地掐下三两朵淡紫色的小花,吊在自己的床前,好像紫色的风铃,时不时看上一眼,充满无尽遐思。这个时候,母亲发现了,便嗔怪道:“一朵花,就是一个眉豆。这是养人的菜呀!”

扁豆有多种吃法,凉拌,炒肉,扁豆焖面,而我最喜欢的还是凉拌和清炒扁豆丝。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母亲从生产队里下班归来,急匆匆地三步并作两步跨到院墙外边,摘下一篮子扁豆,然后择菜,淘洗干净,沸水里焯一下,捞起,凉水过一遍,一把一把,团在手心,挤掉水分,切碎,淋以蒜泥、陈醋、小磨香油,吃起来清淡而爽口。若清炒扁豆,小炒锅放入适量清水烧开,轻轻放入扁豆丝,三五分钟后捞出,过凉水,控干,备用。蒜瓣切成片或末儿。葱花、姜末儿、辣椒段备用。锅内放入适量素油,油热之后放入蒜末,煸出香味,再把扁豆丝放入爆炒。扁豆焯水,一炒就熟,再加上蒜末的清香、椒段的辣香与食盐的微咸,清脆可口,滋味绵长。

扁豆吃不完,母亲除了送给街坊邻居一些,还把扁豆角焯熟、晒干,装入土布紫花布袋里,珍藏起来,等过冬时,赶集割不多的猪肉,上笼,蒸扣碗。干扁豆与肉蒸,筋而不柴,俗称“有嚼头儿”, 鲜美中有一重干菜香,人们就着高粱面窝窝头,吃得津津有味。暖老温贫的扁豆,能给寻常百姓果腹,也能慰藉农家的清苦,使我度过了清贫而无忧的少年时代。

扁豆入诗文,古今多有佳句。明代王伯稠《凉生豆花》写道:“豆花初放晚凉凄,碧叶阴中络纬啼。贪与邻翁棚底话,不知新月照清溪。”夜凉如水,豆棚之下和邻家老者闲话长坐,不知不觉中月色已把溪水都照亮,夜已经很深了。短短四句,充满诗情画意,让人品味不尽,扁豆既有陶渊明的隐士遗风,也有苏东坡的清欢滋味。而清代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中,对眉豆有一段文采动人的记述:“观其矮棚浮绿,纤蔓萦红,麂眼临溪,蛩声在户。新苞总角,弯荚学眉;万景澄清,一芳摇漾……秋郊四眄,此焉情极。”词句优美,语言生动,把眉豆花写得出神入化,直教人生出几分爱怜。汪曾祺在《食豆饮水斋闲笔》中也写道:“暑尽天凉,月色如水,听纺织娘在扁豆架下沙沙振羽,至有情味。”秋天的味道就在这些花朵里、秋虫里。另外,他在《食豆饮水斋闲笔》中所谓的“棍儿扁豆”,其实不是扁豆,而是四季豆。四季豆,学名菜豆,亦称芸豆,浙江人称清明豆,四川人称四季豆,北方人称眉豆。

扁豆也入画,有不少名家喜欢以之作小品。白石老人也爱画扁豆,寥寥数笔,扁豆花红红白白,扁豆荚随风摇曳,再加上一只蚂蚱,或者蟋蟀,或者小鸟,满纸秋色喜人。“文化大革命”期间,汪曾祺处境窘迫,一家五口住在一个拥挤霉湿的大杂院。他用破缸种了一架扁豆,扁豆藤疯长,爬墙过壁,遮住了前屋人家的窗户。秋天,扁豆长成了,他摘了几斤送给人家。对方说,能不能送他一幅扁豆花的画。汪曾祺连忙答应。后来,这幅画一直挂在这户人家的显眼处。

记忆中的老家,村路弯弯、流水潺潺,家家户户泥墙瓦舍,篱笆挨住篱笆,爬满红白白的扁豆花。若悠然走在乡间小路上,仿佛走进扁豆花的长廊,心里充满了温暖。如今,家家户户早已没有了篱笆,二层小楼鳞次栉比,院墙也建得越来越高,再也见不到那种画面了。

(本文配图为资料图片)

分享到:

责任编辑:董凌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