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头条

【寻访大运河文化带开封片区特别报道之十五】千年运河遗迹在 绿杨阴里汴河堤

2019-11-26 07:24 作者:王兰兰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全媒体记者 王兰兰  

核心提示

隋代开凿的大运河分永济渠、通济渠、邗沟、江南河四段。通济渠西起洛阳,引谷水、洛水入黄河,利用黄河的一段板诸(今河南荥阳东北),在板诸引黄河水东南流,途经中牟、开封、陈留等地而进淮河。当时,通济渠由于紧邻汴州(开封),故又名汴水、汴河。如今的大运河开封段整体上已经变成一处深深淤埋于地下的大遗址。

为了配合中国大运河申遗,摸清大运河开封段的文化遗存,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国家、省、市、县文物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于2007年~2009年组成调查队,对开封段的大运河进行了详实、全面的田野考古调查勘探和试掘工作。

台子庙遗址现状

台子庙遗址现状

汴河开封段考古发掘缘起

11月15日,汴梁晚报寻访大运河文化带开封片区特别报道组采访了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葛奇峰,听他讲述大运河开封段考古发掘的缘起和经过。

唐代,汴河成为输送江淮财赋的主干,为汴州城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和保证;宋代,汴河更是与东京城(开封)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汴河通,开封兴;汴河废,开封衰”。北宋之后,南宋与金对峙,汴河也一分为二,没有了统一的维护和修葺。自此,汴河开始断流。金代后期,曾以开封为中心,对汴河局部地段进行疏通。元代之后,黄河改道,河患频发,汴河几乎消失。明代中期,开封为排城内积水,于扬州门外疏汴河旧渠一万余丈至陈留。这次疏浚后直到明嘉靖时,开封城内汴渠在延庆观前等处尚有迹可寻。到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开封又遭黄河水淹,这次洪水过后,开封段的汴河基本上全部消失在地表以下。

“汴河故道开封段深埋地下,难觅踪迹。一直以来对汴河的记载都是停留在文献上,并没有落实到实际中。”葛奇峰说。为了摸清大运河开封段的文化遗存,2005年9月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出并制订《大运河(汴河)开封段考古调查》这一工作课题,当时大运河申遗还没有被正式提到国家工作的层面,只是一些有志之士在呼吁将大运河遗产列入国家申遗名录。正是在这一大社会背景下,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审时度势,提出要对开封段大运河的文化遗产进行一次全面的文物调查。这一工作课题一经提出就得到了河南省和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2005年12月,国家文物局正式下文立项。2007年伊始,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着手启动了该课题的调查研究工作。

据介绍,此次考古调查研究工作对大运河开封段的兴建﹑运行﹑衰落进行了综合梳理,查清了大运河开封段现存物质文化遗存的家底,了解了与大运河开封段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以往大运河开封段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绩进行了总结,确定了汴河故道开封段重要的节点位置,为大运河文化带保护提供了基础性材料和考古依据。

汴河堤村内景

汴河堤村内景

从汴河堤古村找到突破口

如今的大运河开封段整体上已经变成一处深深淤埋于地下的大遗址,地处典型黄泛区的开封,淤沙堆积厚(地表到清代文化层之间的淤沙堆积平均厚度约3米),历史文化遗存埋藏深(宋代文化层的埋深多在8米左右),地表几无古迹可寻,地理地貌起伏变化不大,地表土层单一,地下水位浅,这些不利因素严重制约着调查工作的开展。

“在正式进入田野调查阶段后最初的几天里,调查队四顾茫然,不知从何地开始。文献上虽然有模糊的记载,但具体到定位性的坐标点还相差甚远,特别是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地理变迁,想寻找到已经淤埋消失了近400年的大运河故道的确切坐标实属不易。”葛奇峰说。按照预定步骤,调查工作根据运河流经的路线,从西向东进行全线踏查。在检索文献时一个名为“汴河堤”的村庄引起调查组的关注。该村在郑州市中牟县和开封市接壤的地方,从地方志上看,该村是运河沿岸的古村落,而且村名一直沿用至今。于是,调查队以此为突破口将整个开封段运河调查的起点定在了汴河堤村。

汴河堤村位于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杏花营镇,坐落在郑开大道南侧约50米处。该村辖区内地表全为一望无垠的黄土沙地,村周围现存一些方向不确定的低矮的风积沙土丘,整体上地势起伏不大。调查队在该村调查了整整两天,走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没有任何收获,在地表没有发现任何与汴河相关的遗存。随之,调查队的工作陷入了漫无头绪的状态。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第三日的调查走访。在当日走访中,调查队即将收工返程,在路上偶遇该村前任村主任赵新华,赵新华通晓当地历史典故,对村里及附近的古物遗存了如指掌。当得知调查队的目的后,他提供了两条非常有价值的线索:一是村北,过郑开大道北500米左右有一座古寺庙遗址;二是古寺庙前些年翻地时,曾出土过石碑。这些石碑现在大多已毁坏或下落不明,但还有三块现存于不同的村民家中。

有了这两条线索后,调查队格外兴奋,随即跟随老主任前往村民家中找到了村民收藏的三通石碑。

汴河堤村与郑开大道位置示意图

汴河堤村与郑开大道位置示意图

重大发现令大运河浮出水面

“当时找到这三通石碑时间已晚,再做拓片已经不行了,在村民的帮助下,我们对石碑进行了简单清洗,待晾干后,在表面撒上一层面粉,揉搓均匀,然后拍照摄影。到晚上,将碑文照片在电脑上放大﹑认读,有了一个重大发现。”葛奇峰说,这三通石碑有一通为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碑,上面镌刻的全是捐资建庙人的名字。另外两通是嘉庆二十二年(公元1817年)碑,两通碑同年树立,碑文也比较清晰。

其中一通《重修台子庙第一碑记》碑文中的一句话意义非常重大,“大梁城迤西三十余里高坡之坤隅汴堤之艮方旧有泰山庙祠一座吾不知其自何时而肇建也……”“这通碑文中记录有庙址与汴河堤的相对位置,这为调查队寻找运河故道提供了重要依据。”葛奇峰说。从碑文中得知,现位于汴河堤村北的寺庙,在清嘉庆以前被称为“泰山庙”,到了嘉庆年间,被称为“台子庙”。台子庙在清代规模较大,在当地较为著名,一直沿用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始废弃损毁。遗址现地表以农田为主,地势平坦,东临黄灌渠,南望郑开大道,中心区有一座村民自发建设的现代庙棚。

“寺庙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重要的是碑文上的记载。”葛奇峰说。该庙历史久远,具体建造年代不详,但口耳相传,该庙位于大梁城以西30余米的一个高台上,高台位于汴堤之艮方。从今天谷歌地图上测量,台子庙遗址到今天开封城大梁门,大约也是15公里,这从另一个方面间接佐证了碑文内容的可靠性。

“寺庙既然以汴堤作为坐标参照点,二者应该相距不太远。”葛奇峰说,这样便迅速缩小了钻探范围。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调查队再次来到汴河堤村,根据村民的指引,调查队到村北寺庙遗址区进行现场踏勘和钻探。这次收获颇丰,确认了一处建筑遗址区,调查队又顺藤摸瓜,在建筑遗址区南50米左右的地方,钻探到一条东西向的河渠遗址。至此,大运河才算第一次抖去身上掩盖的厚重淤沙,浮出了水面,走进人们的视野。

记者手记

运河故道 斗门段尚有 部分浅河道

大运河开封段西干渠至西环路段故道西起开封与中牟交界的西干渠,过史寨南﹑汴河堤村北,穿斗门,过刘坟北,越过护城大堤,再向东,经开封大学老校区西北角,横穿马市街村中部至西环路止,全长约19公里。该段运河故道基本上与今天的郑开大道相临近,在西干渠至夷山大街段位于郑开大道北侧,并在开封大学老校区西北角附近越过大梁路,斜向东南,穿过马市街村中部,自小西门北侧进入开封老城区。

据了解,该段运河故道今地表已基本不见,能见到洼地痕迹的有斗门和马市街两处,特别是斗门段尚保留有部分浅河道,而且村民在河道中发现有木桥遗迹一处。该木桥遗迹位于斗门村东部,南北方向。据村民说,河塘干涸时有木桥桩清晰可见,但木桥的具体形状及保存状况等信息尚有待进一步查明。

本版图片由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