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美食

花间一杯酒

2019-12-14 08:19 作者:刘海永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喝茶讲究茶器,喝酒者同样也讲究酒具。一个好酒杯,可以同消万古愁。我见过比较典雅的杯子名字有解语杯、碧筒杯、香圆杯、软金杯、金卮杯等几种,它们点缀着千年的风花雪月。

元代的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卷二十八记载了一幅画面:“至正庚子(1360)秋七月九日,饮松江泗滨夏氏清樾堂上。酒半,折正开荷花,置小金卮于其中,命歌姬捧以行酒。客就姬取花,左手执枝,右手分开花瓣,以口就饮。其风致又过碧筒远甚。余因名,‘解语杯’,坐客咸曰‘然’。”这次酒宴,陶宗仪看到了“解语杯”,就是用盛开的荷花托以金盏而得名,同坐的朋友也都欣然认可他的命名。用此杯饮酒时,须左手持花,右手拨开花瓣,探嘴就饮,酒香与花香沁入心扉,既别致又文雅,颇受后世文人推崇。唐人称荷花为解语花,所以这里就有了“解语杯”的雅名,解语花也是美人的代称,美人持解语杯行酒,不喝酒的人也会自醉。

陶宗仪的这段文字中提到了碧筒杯,碧筒杯是魏晋以来文人雅士游宴所特制的一种酒杯。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说:“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公懿,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二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上轮菌如象鼻,传嗡之,名为碧筒杯。”古代文人的雅致我们无法想象,如果不是有文献记载,还真不好判断,看似朴素,实则风雅。荷叶我们都会用,比如包住鸡子在火中烤谓之荷叶鸡,但用新鲜荷叶饮酒还是头一回见到。把刚露出水面、卷在一起尚未打开的荷叶注入美酒,将荷叶中心捅出一个小孔,使其与茎相通后把茎管当作吸管一样来吸酒。还不准洒漏,否则要挨罚,挨罚者当不在少数,皆大欢喜。用新鲜的荷叶作杯,中间戳穿通至茎而饮,宋代的《酒谱》也有记载。白居易诗有“石榴枝上花千朵,荷叶杯中酒十分”句,他描写的也许是荷叶造型的酒杯。唐代戴叔伦《南野》诗云:“茶烹松火红,酒吸荷杯绿。”这又勾勒出一幅烹茶品酒的画面了,也显示了唐代荷叶酒杯在文人雅士之间比较受欢迎。

在宋代,文人雅士似乎更贪恋这大自然的美景和美味了。苏轼曾戏饮荷叶酒,并有诗记其趣。“味盎盎其春融兮,气凛冽而秋凄。自我皤腹之瓜罂兮,入我凹中之荷杯。” (《酒子赋》)“碧筒时作象鼻弯,白酒微带荷心苦。”(《泛舟城南会者五人分韵赋诗得人皆若炎字四首》)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水。半口酒水,满腔美味,实在是令人神往。欧阳修的《渔家傲》真实记录了碧筒饮的场景:“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饷,惊起望,船头阁在沙滩上。”

以荷叶为杯,水面为桌,天地为屋,无疑已经成为文人名士风流的一种象征。在宋代林洪著的《山家清供》中,以荷叶为杯的“碧筒酒”被叙述更为详细:“夏季炎热的时候,带着客人乘坐扁舟误入荷花深处,荷叶田田、花香弥漫,先把美酒倒入荷叶内,又用荷叶把鲊扎起来。赏过荷花、享受清凉之后,小舟要回去的时候,经过风熏日炽,酒香鱼熟,各取酒及酢细细品味,真是舒爽得很呢!”宋代,不仅仅是文人,普通市民也在玩这项活动,杭州西湖,七月流火,市民倾城纳凉,正值荷花盛开,人们经常取荷叶注酒效仿苏轼而饮之。

林洪在《山家清供》一书中还介绍有“香圆杯”, 说是南宋时期,有一个文化修养很高的大臣,名叫谢益斋(奕礼),不爱好饮酒,但曾有“不饮但能著醉”的诗句。一天,“书余琴罢,命左右剖香圆作二杯,刻以花”,将皇帝所赐的酒温好劝客人饮用,这个“香圆杯”散发出来的清香芬芳的酒气,让人觉得黄金、玉石制作的杯子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不值分文了。

香圆又叫香橼,别名香桃。果肉多汁,味酸,秋末到初冬果实成熟。用香圆刻为杯来盛酒,清芬蔼然,饮之不醉,称“香圆杯”。制作香圆杯,先挖去香圆的瓤,想美观的话还可以在果实外表雕刻花纹以增加美感,然后倒入温过的酒,加盖焖一刻钟左右即可享用。“杯”中之酒,透出果香,芬芳迷人,叫人倾醉。

“叶暗乳鸦啼,风定老红犹落。蝴蝶不随春去,入薰风池阁。休歌《金缕》劝金卮,酒病煞如昨。帘卷日长人静,任杨花飘泊。”这是宋代词人蒋元龙的一首《好事近》,词的前半阙暂且不分析,仅从后半阙来说,还是不要唱那《金缕曲》了吧,也不要再捧杯劝饮了吧,今天我已醉了,醉得比昨天还厉害。时间静静流逝,看庭前杨花寂寞飘飞。宋代赵长卿《虞美人·清婉亭赏酴醭》词:“檀心应共酒相宜,割舍花前猛饮,倒金卮。”金质酒杯无法留住春光,金卮杯劝酒也不能消愁。

《清异录》还提到五代后唐国君以新橘皮作“软金杯”,用大半个橘子皮斟酒,情趣又与荷花、香圆不同。后唐庄宗就以金黄色的橙子掏去内瓤作为酒杯。金代章宗曾赋《生查子》词一首歌颂“软金杯”:“风流紫府郎,痛饮乌沙岸。柔软九回肠,冷怯玻璃碗。纤纤白玉葱,分破黄金弹。借取洞庭春,飞上桃花面。”还有人用“软金杯”设宴的,就是将橙子剖开,用两瓣橙皮盛酒。我想起了冰心的文章《小橘灯》,蜡烛换成酒就成了软金杯。还有种说法,软金杯是用软金叶制成的,可以久吸不尽,号称“醉如泥”。(《两般秋雨庵随笔》)今人就算在五星级酒店,使用的不过是统一消毒的杯子,毫无特色,喝的只能是酒了,缺少了宋朝的风雅和味道。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