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美食

赴宴簪花

2019-12-21 07:50 作者:刘海永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观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张萱的《捣练图》分外喜欢,大唐的风姿掩藏在仕女的优雅与丰腴之中。簪花的仕女步摇芬芳,用花装扮女生似乎历史悠久,如今开封一带还有过年的民谚“小闺女要花,小小子要炮”。花与女生,似乎是绝配。如果在街头见到一个大老爷们儿头上戴着花招摇过市,一定会吸引人们的眼球并认定这货有些精神问题,“估计是从五院出来的”,或者“该上五院去看看病了”。在大唐,新科进士在曲江宴饮之后会鬓簪金花的。在重阳节的时候,唐代的男人会插花在头上,“茱萸插鬓花宜寿,翡翠横钗舞作愁。”(王昌龄《九日登高》)“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杜牧《九日齐安登高》)我都怀疑有首歌唱的“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就是描写的唐代的画面。男人簪花普及在宋代,某个大男人头上戴着花一定会吸引路人艳羡的目光,对他充满崇敬与致敬,发自内心地向戴花的男子投去赞许的目光。

在宋朝,簪花是一种时尚,堪比现代人手持一部手机,边走边划拉屏幕一样。在京师,此现象更甚。为何?因为天子脚下,获取皇帝赞赏的机会也就越多,预示着戴花的机会也就多了。过节不过节,都能见到簪花招摇过市的各色人等,男女都有,官员、庶民皆是,真是一个花花世界啊。

宋代男子簪花,出现的场景一般是在有关喜事的宴会上,或皇帝出游之时。在庆贺宋高宗八十大寿的御宴上,“自皇帝以至群臣禁卫吏卒,往来皆簪花”。(参见《武林旧事》)杨万里即赋诗描绘这场簪花宴会的热闹情景:“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

宋真宗举办了一次御宴,寇准在座,真宗赐给他一朵奇异的花,还调侃说:“寇准年少,正是戴花吃酒的好时候。”寇准那时候已经五十开外了,早就不再年少青春,但是,皇帝赏赐的花一定要戴上,喝酒不喝酒都不能丢弃。为啥要这么说?因为开始的时候有人不习惯不适应,经常把花抛弃或者转赠他人。司马光当年也是不喜欢戴花,他科举取得功名的时候,“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皇帝赏赐的花不敢不戴,于是只戴一朵花。无奈,为了加强组织和严肃纪律,御史专门上书,严格要求官吏亲自簪戴,不能由别人代替,否则招来弹劾。“庆历七年,御史言:‘凡遇大宴并御筵,其所赐花,并须戴归私第,不得更令仆从持戴,违者纠举’。”

有一年宋真宗在泰山封禅前夕,任命陈尧叟为东京留守,马知节为大内都巡检使。加官结束之后,宋真宗留他们宫中吃工作餐,皇帝和大臣都是头戴牡丹花,边喝边聊边晃动头上的牡丹花。喝到高兴处,宋真宗从自己头上取下一朵最名贵的牡丹,亲自为陈尧叟戴上。谁知宴罢刚出门,一阵风袭来,加上地球引力,花朵落地,陈尧叟吓得面如土色,环顾左右连忙捡起,口中喃喃自语:“此乃官家所赐,不可弃之。”(参加《宋稗类钞》)落花事儿小,问责事儿大。御宴所赐之花,一定得好好供起来,万万不能零落风尘,这花要是零落风尘了,估计陈尧叟也得被“碾成泥”。

《水浒传》第82回,皇帝赐宴于宋江等人,“至暮方散。谢恩已罢,宋江等俱各簪花出内”。朝廷为了笼络人心,宴会上赏赐鲜花,宋江等人簪花之后感觉身份地位无比高尚。

《宋史·礼志》记载了宴饮赐花、戴花的过程:“酒行,乐作;饮讫、食毕,乐止。酒五行,预宴官并兴就次,赐花有差。少顷,戴花毕,与宴官诣望阙位立,谢花再拜讫,复升就坐。酒行,乐作;饮讫、食毕,乐止。酒四行而退。”“赐花有差”,说明戴花是根据官位的高低加以区别的。在不同场合,赐花的内容也有所不同,《铁围山丛谈》卷一载:“国朝燕集,赐臣僚花有三品。生辰大燕,遇大辽人使在庭,则内用绢帛花,盖示之以礼俭,且祖宗旧程也。春秋二燕,则用罗帛花,为甚美丽。至凡大礼后恭谢,上元节游春,或幸金明池琼花,从臣皆扈跸而随车驾,有小燕,谓之对御。凡对御则用滴粉缕金花,极其珍藿矣。又赐臣僚燕花,率从班品高下,莫不多寡有数,至滴粉缕金花为最,则倍于常所颁。此盛朝之故事云。” 宋朝皇帝赏赐的簪花,程序严密且有序,等级尊卑色彩强烈。每遇典礼佳节宴会,一般都大规模对臣下赐花,以示恩泽,以至于“直南一望,便是铺锦乾坤”,而北望则“全如花世界”(《梦粱录》),簪花场面之盛可见一斑。

历史上还流传下一则“四相簪花宴”的逸闻趣事。北宋庆历五年(1045年),韩琦任扬州太守。某日,属下忽报竹西寺的芍药圃中有一株芍药一枝四杈,每杈各开一朵花,花瓣上下呈红色,一圈金黄蕊围在中间,称为金缠腰,又名金带围。太守韩琦连连称赞说是好兆头,如此祥瑞之事,韩琦想另请三位朋友来赏花,分享喜悦。查查扬州府里,有进士甲科学历的,除了太守韩琦,还有幕友王安石、郡守王珪二人。王安石虽然瘦小不讲卫生、衣着污垢,但是因为注《诗》《书》《周礼》,早已名震朝野。王珪文笔华丽闳侈,自成一家。他在中进士甲科后,任扬州通判之职。三缺一,凑不足明日中午也要开宴。韩琦正考虑明日宴会之事,门人忽报:“陈升之来访。”陈升之是福州建阳人,新科进士,受命往封州任职。坐船途经扬州,偶遇“金带围”盛开。第二天饮酒赏花之际,韩琦剪下这四朵金缠腰,每人各插一朵。此后30年中,四人先后做了宰相。曾任扬州司理参军的北宋科学家沈括,将这个故事记载在《梦溪笔谈・补笔谈》中。

除了宴饮簪花之外,宋代处处流行簪花,不分男女老少。欧阳修《牡丹记》描述了宋代的簪花潮:“春初,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有钱没钱,这花一定是要“簪”的。僧人簪花也疯狂,庄绰《鸡肋编》卷中载:“……市中亦制僧帽,止一圈而无屋,但欲簪花其上也。”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参加一场饭局,回来插花满头、花香满径。穿梭市井,皆是簪花男子和女子,仪态万方、香气袭人。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