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百姓茶坊

老蜓

2020-01-20 15:54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作者:中森  

龙亭坑

包府坑

赤肚小孩乱(恋)老蜓

这里得说清楚,老开封人管湖叫坑;赤肚,就是光屁股儿,新中国成立初期,出于贫穷,城里半大男孩儿许多都不穿裤子,奶奶大大(开封对已婚中年女子的俗称)姨婶姑姑们见怪不怪,顶多抿嘴一笑过去,女孩儿们会背过脸去,有的还会捂着眼睛一边小跑一边嘟囔几句;至于乱老蜓的“乱”,老辈开封人把恋爱的“恋”读成“乱”,譬如常常听到街坊说谁谁和谁“谈乱爱”了。扯远了。

书归正传,老蜓,就是蜻蜓。

记忆中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一个夏天,突然间黑云压城,一股强悍的湿气贴着城头迅疾袭来,只见雾蒙蒙潮水一样由西而东飞过来千军万马般的蜻蜓,它们庞大阵营的尾部还在仓皇飞行着,霎时间雷暴大雨倾盆而至,一些落后的蜻蜓便被风雨扑打跌落树杈和地面,马路上那些顺着雨水滚淌的小生命有的直接就被泻入阴沟中。雨过天晴,树丛、电线上可以看到落伍的颤颤巍巍的蜻蜓的身影,我还惊喜地看到湿漉漉的电线上一对儿雌雄蜻蜓头尾相交组成优美的姿势,完成着“动乱”过后的生儿育女的浪漫秀。

中学学自然课时,辅导教材上说过,燕子、蜻蜓甚至蚂蚁都有预报天气的天性,而如此汹涌澎湃的蜻蜓气象奇观,活了半个多世纪,我还是头一回遇见,当然也是最后一次看到。

毫无疑问,蜻蜓是益虫。这里有个我曾描写过的真人真事:是住后院房东家姓刘的男孩儿。开封水多,蚊蝇也就多,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普通人家入夏使用蚊帐者鲜见,而驱蚊剂商店根本就没有卖的。一些人家是用加工后盘成卷的艾草,点燃后用来熏蚊子,结果是连家人带蚊虫一起熏。我16岁当兵才领到人生的第一个蚊帐,第二天起床,上面常常留下蚊血(其实是吸的我的血)的乌斑。刘家尽管当年富庶,可他家的帘子纱窗隔不住蚊子。一班孩子管他叫哥,哥哥会把“乱”回来的老蜓,入睡前放进蚊帐里,用它们来捉蚊子。这样,人睡个安生觉不说,蜻蜓们也吃得饱饱之后,附在蚊帐上酣睡达旦。天一亮,哥哥会把战功卓著的绿色英雄们放生。

蜻蜓通常在池塘或河边飞行,幼虫在水中发育。这也就接上开篇的童谣。当年“乱”老蜓的歌谣有许许多多,优美诙谐、合辙押韵、朗朗上口,描绘出水乡泽国一篇篇“诗经”,可惜的是都没有流传下来。事实上像这样货真价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失去的已经太多太多。

话说回来,当年人们的“乱”老蜓,不过是一种贫瘠岁月的游戏,大人小孩用芦苇秆叶编织成蜻蜓状在空中晃悠,以引诱发情期的雄性蜻蜓,趁势捕捉,蜻蜓不能吃不能喝,真正参与游戏的孩童,常常弄断老蜓透明的翅膀和细腿儿,怪心疼的。尽管有经验的大人捕获多多,嘴唇上噙着(蜻蜓翅膀)、指缝里夹着,最后还是都给放飞了。

蜻蜓,英文名为dragonfly,意为空中的龙,天使般美丽的老蜓,竟然是凶猛的食肉昆虫。由此可见,某些传统印象中的概念,有的并不见得准确。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