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新闻

寻味开封:当米芾遇上蝗灾……

2020-03-23 09:45 作者:李开周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宋朝有一本闲书,叫做《春渚纪闻》,该书共分十卷,第二卷写到米芾。

咱都知道,米芾是书法家,也是官员,他在雍丘当过县令。雍丘在哪儿呢?就是现在的杞县。

话说米芾在杞县当官,恰逢杞县闹蝗灾。米芾身为父母官,当然要带领全县人民对付蝗虫。怎么对付呢?宋朝可没有农药,只能土法上马,用土埋,用火烧,用棍子抡,用鞋底子抽。

读者诸君应该都见过蝗虫,年纪大的朋友可能还经历过蝗灾,即使没有亲自经历过,应该也在电视上或者短视频平台上见到过,那遮天蔽日的场面真是太可怕了。亿万只蝗虫集体行动,飞起来能遮住天空,落下来能盖住地面,它们蔓延到哪里,哪里的庄稼和树木就要遭殃。嗤嗤喳喳、嗤嗤喳喳,用不了几个钟头,万亩良田就被啃成了光秆。打,打不完;轰,轰不走;吃?根本来不及,其实也吃不下。

今年东非蝗灾肆虐,全球绷紧神经,咱们这儿有一批乐观的网友豪气冲天:“蝗虫来了也不怕,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油锅,起锅烧油,再来点儿椒盐,简直不要太好吃!”还有的网友说:“沙漠蝗虫是没有毒的,尽可放心食用,就算携带病菌,只要油锅够热,炸久一些就没事了。”

听到蝗灾,第一反应不是恐惧,竟是馋了,我们炎黄子孙如此乐观、豪放,不全是因为心态好,也是因为最近半个世纪以来,国内绝大多数地区都没再暴发过蝗灾,绝大多数同胞完全不知道蝗灾有多么恐怖。

蝗虫没有成灾时,确实是高蛋白食品,可烧烤、可油炸。但当几万只、百万只、千万只成年蝗虫集合起来,它们分泌的激素就会突然改变,不仅会散发出一种让人闻了就想呕吐的浓烈气味,而且还能让捕食它们的人类、飞鸟和鸡鸭纷纷中毒,轻者呕吐,重者昏迷,严重者致死。所以,当蝗灾波及杞县时,米芾并没有支起油锅,他克制住恐惧与恶心,与百姓并肩作战,用最原始的方法扑打和焚烧蝗虫,尽量减少蝗灾对农业造成的损失。

米芾成功了没有呢?没有。亿万只蝗虫将当地禾苗啃食一空,发现再也没啥可吃的了,就腾空而起,转移阵地,飞到了其他地方。也就是说,蝗虫虽然离开了,但并不是米芾赶走的,而是它们自愿走的。

蝗虫一走,米芾松了口气,相邻县的官员却慌了。《春渚纪闻》原文道:“或言尽缘雍丘驱逐过此。”蝗虫飞到邻县,邻县的官员说:“这都是被杞县人驱赶过来的,杞县那边要是不赶,咱们这儿怎么会有蝗灾呢?”有一个县尉,相当于公安局局长兼武装部部长,给米芾写信抱怨:“请各务打扑收埋本处地分,勿以邻国为壑者。”您在杞县治蝗,应该把蝗虫打死再埋起来,怎么能以邻为壑,让我们县遭殃呢?

米芾收到这封信,气得哭笑不得,在信笺末尾写了一首诗:

蝗虫元是飞空物,天遣来为百姓灾。

本县若还驱得去,贵司却请打回来。

米芾写得很幽默,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说,蝗虫是会飞的生物,蝗灾是天降的灾害,试问人世间谁能驱赶?我米芾如果有能耐把蝗虫赶到贵县,那就请您再把蝗虫打回来吧!

行文至此,我想简单科普一下:成年蝗虫会飞,确实不好对付,别说在宋朝,就算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将已经成年的亿万只蝗虫捕杀干净。想对付蝗灾,最有效的办法还是预防,万一预防不了,那就得想办法捕杀这些蝗虫的下一代。

蝗虫的下一代当然还是蝗虫,它们把卵产在土里,在湿度和温度合适的时候,这些卵会孵化、长大,长出翅膀之前,叫蝗蝻。古代也好,近代也罢,甚至到了今天,我们为了控制蝗灾,都得将蝗蝻作为打击的重点对象。

比如说1920年秋天,天津东部各乡闹蝗灾,蝗虫吃掉一半庄稼,随后飞往别处,当地乡民赶紧养鸭,中小地主则养至几千只,为的就是让鸭子捕食蝗蝻,以免第二代蝗虫大量繁殖,引发下一轮蝗灾。

再比如说1932年初春,苏北大旱,官方预计会闹蝗灾,派治蝗专员分赴各县,给农民发放鸭苗。万一蝗灾来临,亿万母蝗在田地产卵,老百姓可以将蝗卵翻出地面,让鸭子捕食。成年蝗虫是有毒的,鸭子绝对不会吃,但是蝗蝻却能成为家禽的美食,不仅鸭子爱吃,鸡也爱吃。

如今短视频平台上被疯狂点击的那些用鸡鸭大军出击蝗虫的镜头,实际上只有可能出现在成年蝗虫过境以后、幼年蝗虫长成以前。也就是说,第一轮蝗灾已经暴发过了,该损失的都已经损失了,人们痛定思痛,亡羊补牢,放出鸡鸭捕食蝗蝻。蝗蝻不会飞,跑不远,相对容易对付。如果是遮天蔽日的飞蝗,鸡鸭是不敢吃的,也来不及吃。

不过,没有羽化的蝗蝻一样可以迁徙,它们虽不会飞,却能爬行,甚至还能过河。笔者祖父在世时,经常讲上世纪40年代的中原蝗灾:成年蝗虫把庄稼吃成光秆,瞬间腾空而起,去祸害下一个地方,虫卵则留在原地,慢慢孵化。你到田里去瞧,白花花的盐碱地一望无际,鼓起一个又一个小坟包,坟包里就是数以亿计的蝗蝻。坟包越鼓越大,越鼓越高,“啪”的一声炸开,无数小蝗虫爬出来,一边啃食着庄稼的根茎,一边寻找更多的美味。如果附近有沟,它们会爬过沟渠。如果附近有河,它们会像行军蚁一样滚成圆球,然后毫不迟疑地涉河而过。无边无际的幼蝗滚进河沟,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尘土飞扬,浪花飞溅,暗绿浓稠的排泄物堵塞河道,那阵势比大军压境还要吓人。没有经验的年轻人站在蝗阵之中,听着无边无际的咀嚼声,闻着无边无际的恶臭味,会呕吐,会昏倒,会在瞬间失去求生的欲望。

民国报纸上也报道过幼蝗过河的新闻:“磁县南区水鱼网村,村东南发现大批蝗蝻,方圆约有十里,自东南向西北移动,所过之处,田禾一空。行至澄河时,虽水流甚急,而蝗蝻均能在水面上安然渡过,毫无畏惧之状。蝗蝻均系黑背灰腹,长约半寸,并无飞翅,唯在前领导者则是老蝗,以翅飞行。凡老蝗飞到之处,小蝗亦必随之而至。老蝗飞时,哗哗有声,真有遮满天空之势,但其落止也只在树上。其飞过之处,树木之叶无一留存,刻下西北区之居民正在派人堵击,而迷信者更为八蜡庙奉神演戏,祝免天灾,殊可笑也。(1927年9月10日《益世报》)”

这篇报道里的农民分为两派,一派试图堵截蝗虫,一派只能求助于神力,在八蜡庙前搭台唱戏。什么是八蜡庙呢?就是祭祀农神和相关鬼怪的庙宇,后来因为蝗灾惨烈,在明清时期演变成了专门供奉蝗虫的虫王庙。

米芾是有文化的官员,他不相信什么神力,但他缺乏昆虫学常识,不知道蝗虫从何而生,更不知蝗灾因何暴发,在他心目中,“蝗为虾子所变而成”,蝗虫是鱼卵和虾卵孵化而成的。所以他治蝗的时候,绝对想不到应该带领百姓去土壤里刨杀蝗蝻,以免蝗灾再次暴发。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