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百姓茶坊

萤火虫

2020-05-18 08:50 作者:中森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说老实话,在旧都至今我没亲眼见到过萤火虫。奇怪的是或许读书以及听闻的缘故,眼前总会出现萤火虫元人小令般的踪影。

记得泰戈尔说过,即使微小如萤火虫,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欢乐和生命意义;还有后生的歌词唱道,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我想过,对于普天下的劳动者,恐怕不可能拥有如此闲情雅趣,更不会联想到萤火与太阳月光烛火的诗意,四季里汗珠子摔八瓣儿的劳作,早已使得他们的日子脚踏实地,除去了一日三餐、柴米油盐,不存幻觉梦境。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囊萤映雪的古典,拿来说教子女刻苦地读书,将来好出人头地。

真真实实地与萤火虫为伍并耳鬓厮磨的相处,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夏天,老主任卸职前,率领编辑部6人乘火车入蜀,在重庆沿长江至鄂,再由京广线归豫,也算是完成他一次圆满的收官。

一行人随女导游抵峨眉,为自由活动时间,自然不会错过朝拜佛教名山的机会。路遥知马力。一老一少编辑,下山时坐了“人椅”,我亲睹那些个苦力一股汗腥之风背上竹椅驮着男女从眼前经过的情景,咚咚步履与脚上解放鞋面泛着的盐碱,让我心生酸楚。其实,有人付钱、有人出力,天经地义,可我接受不了。我和编辑部特邀诗人邬显荣是步行下山的。暮色苍茫中,眼前出现星星点点的亮光,起初并未在意,也是劳累得顾不上其他。筋疲力尽,捧路沟间一口山泉,咕咚咽下,顺势撩水洗了把脸,仰起头,天呐,真可谓天上银河落九天,星星点点萤光霎时间取代了一切,那种恣意、自由、滑翔、无声的游弋,击溃了有着诗人头衔的我,也俘虏了我征服了我。它们很友好,你亲近它时并不拒绝,这样我借用抽烟的邬显荣的火柴盒,装满了萤火虫,寻思着把他们带回平原古城。

后来,邬显荣在他一篇文章中写道:有了萤火虫的山夜,中森像个孩子。

回到宾馆,怕火柴盒压抑,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飞到掖严实的蚊帐里。

熄灯后,在我的“包厢”里,再一次欣赏了这群光彩夺目的天使的表演。

翌日清晨,“夜深烬落萤入帏”的悲剧发生。被子上散落着死去的萤火虫,再看蚊帐顶仍有几只在疲软地飞动。我赶紧把蚊帐撩开,放飞了它们,一边收拾起那些无辜的牺牲,一边责骂自己的罪过。没有惊动其他酣睡的同伴,我把死掉的萤火虫掩埋在宾馆窗下盛开的月季花坛里。

是室内浑浊的空气窒息的缘故,还是压抑的空间阻遏了肢体的舒展,又或许是我的无知(我居然幻想着把它们带回家)导致了萤火虫生命之光的陨落。

《昆虫记》的作者法布尔有过观察,这一被希腊人称为“屁股上挂灯笼者”的昆虫,居然是谋杀猎物的凶手,它袭击的对象主要是敦厚善良的蜗牛。萤火虫看准了目标,会先用双颚温和地亲吻蜗牛,趁其不备,注射麻醉剂于蜗牛暴露的肉体。等猎物安详睡去,它便以吮吸的方式一口口地把蜗牛肉吞噬干净。

我们没有理由责备萤火虫,人不也是连天上、地下、水里而且随着生活质量提高还要追寻到深海捕杀生灵吗?无论如何,这位昆虫界游牧族闪光的生命,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会如同夜空流萤的诗意鲜活着、闪烁着,如同峨眉之夜那一次惊艳的同行。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塑限再上路

“限塑令”落地实施12年来,虽然“限塑”“禁塑”已经是社会共识,但长期以来一直面临落实不平衡、强制力较...【详细】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