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百姓茶坊

防火防盗防馆伴

2020-07-20 08:40 作者:李开周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李开周  

范仲淹生了四个儿子,第三个儿子叫范纯礼,做过尚书右丞,相当于副宰相。

有一天,范纯礼值班,跟其他值班宰相在政事堂开会,开到半截儿,某太监前来传旨。这个传旨太监姓阎,叫阎守忠,《宋史》上籍籍无名,却是宋徽宗宠信的资深太监。阎太监到了政事堂,趾高气扬、鼻孔朝天,不用正眼瞧几位大臣。传过旨,范纯礼等人叩头谢恩,传旨人应该避在一旁,不能受拜,完了还应该上前一步将大家搀起来。但这阎太监得意忘形,忘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当皇帝了。相臣跪拜,他不避;相臣拜完,他扭头就走。

范纯礼秉性刚直,眼里不揉沙子,太监如此无礼,让他忍无可忍,朝阎守忠断喝一声:“老奴何敢尔!(范公偁《过庭录》,下同)”你这个老太监,不过是皇上的奴仆而已,怎敢藐视我等大臣?阎守忠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见范纯礼威风凛凛、须眉俱张,不由得鞠躬谢罪:“守忠不敢,守忠不敢。”

范纯礼没有料到,他当堂呵斥阎守忠,竟给自己埋下祸根。

没过多久,辽国使臣抵达开封,宋徽宗派范纯礼担任馆伴,全程陪伴辽使,当辽使的向导,跟辽使谈天说地,如果辽使行事说话有过分之处,要及时制止,如果制止失败,则向朝廷汇报。

范纯礼是名臣之后,家学渊源,要文化有文化,要口才有口才,要相貌有相貌,要风度有风度,让他陪伴辽国使臣,绝对不辱国体。但是宋徽宗没让他干到底,没有等到辽国使臣离开,就剥夺了范纯礼的馆伴差使,甚至还罢免了范纯礼的相位,将其下放到许昌当知州去了。

宋徽宗处分范纯礼,理由只有一条:“范某言犯御讳。”范纯礼陪辽国使臣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了一个“佶”字,而宋徽宗名叫“赵佶”。众所周知,在古代中国,人们出口或者下笔,都不能提到当朝皇帝的名字,如果不得不提,则必须用别字代替,否则就犯了重罪。

宋徽宗深居大内,怎么知道范纯礼“言犯御讳”呢?因为有人打小报告。谁打的小报告呢?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被范纯礼呵斥过的资深太监阎守忠。

话说回来,就算阎守忠不打小报告,别人也会这么做。按照宋朝、元朝、明朝乃至清朝的外交制度,外国使臣来访,朝廷必定要派级别相当的臣子迎接、陪伴和护送,分别称为“迎伴”“馆伴”和“送伴”。迎伴至少两名,一正一副,馆伴和送伴也是如此。为什么要派两名以上呢?主要是为了监督。在陪伴外国使臣的过程中,正伴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副伴要作详细记录,完了要整理成册,报给朝廷。如果某个臣子在外国使臣面前丢了面子,或者泄露了国家机密,事后必定受到处分。

我们熟悉的一些宋朝名人,像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苏辙、曾巩、司马光、包拯……都负责迎接、护送或者陪伴过外国使臣。他们都是学富五车、声名远扬的朝廷重臣,之所以会被派去陪伴外国使臣,正因为这种差使不好干,必须选派学问深厚、智商超群、反应敏捷并且拥有政治觉悟的人,否则难以胜任。

我们以苏东坡为例,说说宋朝臣子在外交方面的政治觉悟。

话说苏东坡担任礼部尚书时,向青年皇帝宋哲宗提建议,建议哲宗禁止高丽使者在大宋逗留,尤其要禁止他们私自购买大宋出版的历史书籍,诸如《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隋书》《新唐书》《旧唐书》《新五代史》《旧五代史》《册府元龟》以及民间刊刻的私家野史,都要对高丽使者实施限购。高丽使者出境时,大宋海关要仔细搜查,发现史书立即没收,决不能让他们带回高丽(参见苏东坡《论高丽买书利害劄子》)。

高丽就是现在的韩国和朝鲜,当时是大宋附属国,一向倾慕大宋文化,苏东坡为何不让人家购买大宋的书呢?因为苏东坡相信历代史籍中隐藏着中华政治的精髓和隐秘,高丽人万一学会了,会拿来对付大宋。

苏东坡考进士,主考官是欧阳修,欧阳修曾向宋仁宗进言,在北宋和辽国的边境加强审查,一要禁止书商在两国交易市场上出售关于宋朝时政的书,二要禁止辽国使者阅读和购买这类书。欧阳修的理由跟苏东坡差不多:“窃恐流布渐广,传入虏中,大于朝廷不便……(欧阳修《论雕印文字劄子》)”辽国人有可能通过这些书搜集情报,对大宋不利。

苏东坡的弟弟苏辙曾经作为大宋使者出访辽国,在辽国京城发现苏东坡文集《眉山集》很畅销。苏辙回国,给宋哲宗写奏章,要求朝廷查禁和销毁原版《眉山集》,将涉及大宋朝政的部分删掉,然后再让书商出版(参见苏辙《北使还论北边事劄子》)。苏辙之所以如此上奏,决非见哥哥的书畅销海外,他心里嫉妒,而是害怕辽国君臣从哥哥的书里读到大宋朝政的内幕。

苏辙、苏东坡、欧阳修,都是文人,文人格外重视书,皇帝重视的范围就大得多了。宋朝皇帝运气差,生逢中华大分裂,北方邻国个个都是强敌,从辽国到金国,从金国到蒙古,一个比一个难对付,军事上打不过人家,就想从情报上找机会。两宋皇帝都会在边境交易市场派驻间谍,从底层搜集敌方情报;同时还让本国使者处处留心,出访时尽量刺探敌方的朝政得失和军事虚实,回国后写成报告;另外更要想尽办法,防止敌方使者刺探本国的情报。

宋朝是怎样严防敌方使者刺探情报的呢?容我举一个实例来说明。

公元1191年,农历七月,南宋方面接到消息,金国要派一批使团为宋光宗祝寿。宋光宗立即让大臣制订接待计划,从金国使团渡过淮河的那一刻起,只能在指定的驿馆下榻,只能接触可以接触的人。

农历九月初二,以镇国大将军完颜兖为首、太常少卿路伯达为副的金国使团渡过淮河,进入南宋。而在九月初一那天,以吏部尚书倪思为首、右武卫上将军赵昴为副的南宋迎伴已经在淮河南岸等候了。两国官员会面,彼此鞠躬行礼,互送对方礼物,显得非常客气,但一言一行都拿捏着分寸。

从九月初二起,南宋倪思等人又成了馆伴,寸步不离地陪伴金国使团,带领他们向京城杭州进发。一路上,倪思盛情款待,每天设宴两次,宴席上陪金使喝酒,但是只陪五杯,免得酒后吐真言,泄露南宋机密。晚上金使住宿,倪思也带着大队人马陪同,名义上是保卫外宾安全,实际上是不想让金使溜出去刺探情报。

九月初六那天,倪思带领金使抵达杭州,先向朝廷通报,然后陪金使游西湖、登凤凰山。初七是宋光宗生日,倪思又带金使上朝,给宋光宗祝寿,陪金使参加御宴。直到九月十五,金国使团离开杭州渡淮回国,倪思一直陪侍在侧,全程监视。

倪思等人和金国使团前后相处十几天,不可能一直不说话,他们在一块儿会交谈什么话题呢?其实相当单调乏味,全是无聊的废话。

比如说九月初五,金国使团首领完颜兖说:“两日前热。”倪思答道:“得雨甚凉。”到了九月初六,倪思说:“连日阴雨。”完颜兖答道:“云渐开。”到九月初九,倪思说:“秋气甚清。”完颜兖答道:“着雨不妨。(倪思《重明节馆伴语录》)”

你看,古人跟我们差不多,无话可说时,只能谈谈天气。

分享到:

责任编辑:董凌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