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头条

刘炫豆、张靖怡:青春繁花 以“歌”为马

2020-08-10 08:09 作者:岳蔚敏 来源:开封网-开封日报

全媒体记者 岳蔚敏

微信图片_20200809162433(1852416)-20200810080242

 


刘炫豆(左)与张靖怡合影。图片由本人提供 

 

人物名片

张靖怡 知名作词人、音乐创作人、歌手。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电子音乐制作专业。

2019年,为冯绍峰、赵丽颖主演宋代古装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制作主题曲及插曲,与刘炫豆合作创作《知否知否》《只问你肯不肯》《换》《当歌》4首歌曲。

同年5月,为《青囊传》的插曲《星云静好》作词;9月,为黄子韬、刘宇宁主演的电视剧《热血少年》片头曲《带风的少年》作词;11月,出任古装剧《明月照我心》插曲《不会离开》的词作者;12月,由张天爱、陈柏霖主演的都市青春爱情剧《鳄鱼与牙签鸟》开播,张靖怡为剧中《高级动物》《空中花园》《Wherever》3首歌曲作词。

2020年4月,由王凯、江疏影主演的宋代古装剧《清平乐》的片头曲《愿歌行》、插曲《桃夭》《以风为马》上线,此3首作品均由张靖怡创作歌词,其中《愿歌行》以歌谣的形式展开,概述了宋仁宗的一生,多角度表达了在情感与理性、大我与小我之间撕扯与挣扎的一代仁君的家国情怀,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刘炫豆 知名作曲家、音乐制作人、青春繁花音乐创始人。

2019年,带领青春繁花音乐团队担纲由冯绍峰、赵丽颖主演古装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音乐制作,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制作主题曲及插曲,与张靖怡合作创作《知否知否》《只问你肯不肯》《换》《当歌》4首歌曲。其中主题曲《知否知否》获得2019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年度十大金曲奖、全球华人歌曲排行榜年度典礼最受欢迎影视金曲。同年,担任网络剧《双世宠妃2》《明月照我心》的音乐总监,青春繁花音乐创作全剧配乐。

2020年,由王凯、江疏影主演的宋代古装剧《清平乐》热播,刘炫豆为其制作了片头曲《愿歌行》、插曲《桃夭》《以风为马》。

尽管刘炫豆和张靖怡已为两部宋代古装大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清平乐》创作了火爆全网的主题曲和插曲,但实际上,他们还没有来过电视剧真实的故事发生地——曾经的大宋东京城、今日的开封。

当拿着“宋词中国·世界开封”——“老家河南 黄河之礼”2020(中国·开封)国际文旅创意设计季的邀请函时,他们二人特别心动,直言这份邀请“一下子就进到了我们的心坎里”。 当然,除了心动,更多的是欢喜、期待。毕竟,他们二人也真的希望走进开封,真正感受宋仁宗创造的清平盛世,感受晏殊、范仲淹、王安石、苏轼、李清照等众多文学大家或快意高歌、或惆怅低吟的这片土地,感受他们的所思、所想、所感、所叹。

最美不过宋词

你,为什么喜欢宋词?

你,为什么喜欢听歌?

喜欢的人会说:“词或歌就是我们的另一个世界。”

古时,宋词便是拿来唱的,词和歌仿佛有一种宿命般的纠缠。歌中有词,词又未尝不是歌?一首首古典诗词宛如身形缥缈的仙子,在跨越了几千年的时空中任意穿梭,所经之处皆撩拨了人们的心弦,得到了千古如一的赞叹回音。

刘炫豆和张靖怡既是事业上的好搭档,也是情感上的灵魂伴侣。少年时代的两个人,看似没有什么交集,但共同的喜好音乐、唐诗、宋词以及周杰伦、方文山,让他们一相遇便再也没有分开。就像他们的青春繁花和以“歌”为马,就像大美宋词与风雅开封。

当时光倒退一千年,无论从世界的哪一个角落看东方,最后的目光都会投向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大宋王朝的都城开封。

开封是八朝古都,是宋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宋词的老家。正是因为有了开封作为北宋都城长达168年的博大、繁华、富足,才促使宋词走向高峰并空前繁荣。

那时的京城开封,青楼画阁、茶坊酒肆、勾栏瓦肆,比比皆是。灯火通明的绣户珠帘中飘荡着管弦丝竹声,一曲曲,柔婉缠绵,肝肠寸断;一首首,字字清脆,声声宛转——它,就是被清代著名学者王国维称为宋代文学代表的宋词,与唐诗、元曲三足鼎立的宋词。

光阴流转,时序更替。繁花似锦的大宋王朝已经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但被称为“一代之文学”的宋词却在大浪淘沙的岁月中毫不褪色、情韵依旧,并在这片文学厚土开出了美丽的花。

一说到宋词,我们立刻就会想到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淡淡哀伤,想到欧阳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的爱情自白,想到柳永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无悔相思,想到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诚挚祝福,想到辛弃疾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突发狂喜……丞相也好,白衣也罢,人人都在宋词的音乐与文字中狂欢不已。

开封首届文化奖章、著名文化学者、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立群曾说,宋词,就是宋人的生活,宛如一条河,从一千多年前流到我们面前,将他们的慷慨激昂、悲欢离合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也正是他们的慷慨激昂、悲欢离合,才让我们今天有了新的灵感和创作。

“从前我读诗词,特别是上学的时候也背诵过很多,但那个时候并没有完全理解,包括诗人和作品。”刘炫豆说。而今,依托宋词而进行再度创作,仿佛醍醐灌顶,一下子就全懂了,“这是一种学习明白到感受它的过程。”

“那么多优秀的作品、优秀的词人,若说最喜欢哪一首宋词、喜欢哪一位词人,真的很难选,如果非要选择,除了苏轼,我应该会更喜欢经历了从北宋到南宋这一时代变迁的诗人的作品。”张靖怡说,“自古文章憎命达。因为特殊的时代、特殊的背景,让诗人的经历、思想、情感都更加充沛,其作品所呈现的思想、情感也都最为深入人心。”

让经典实现新生

在中国文坛上,宋词可以说是一杯谁饮谁醉的美酒,三五成句,四六成情,让人思绪万千、爱不忍释。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16岁左右就写了这首词,精炼到极致、细腻到绝处、美妙到尽头。那时岁月无忧,她一定没有想象到若干年后将会经历家破人亡吧,相濡以沫的丈夫病逝,祖国北宋灭亡,她被迫南渡,历经沧桑,但岁月风霜打不倒她,她成为“千古第一才女”。她擅长书画,通晓金石,尤精诗词,词作独步一时,流传千古为“词家一大宗。”

在21世纪的今天,流行音乐已然占据了人们的耳朵,成为通俗文化之一,深受人们的喜爱,而其中将古典诗词融合现代词作,谱上现代乐曲的曲风亦是逐渐兴起并广为传唱,它就像一位活力四射的年轻小伙,在音乐之路上刚刚焕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让我们先把时间退回到20世纪70年代。当大街小巷上的青年跟着唱片店里的流行音乐跳起迪斯科舞曲时,邓丽君的一曲《在水一方》使青年们沉静下了浮躁的心灵、随着悠扬缥缈的旋律仿佛看到了《诗经·蒹葭》中那位立在水边的佳人。这首火遍大江南北的《在水一方》,使古典诗词跳出了已有的局限,又走入流行音乐中获得了新生。此后,诸如《虞美人》《明月几时有》《胭脂泪》等更多灵活运用古典诗词的流行歌曲也开始进入了人们的耳朵。

当然,如若仅是满足于给古典诗词编上新曲就创造新歌的形式是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古典诗词作为我国宝贵的文学艺术结晶,其中蕴含的丰富意蕴和深刻价值仍需继续推敲和挖掘。所以,从古典诗词出发,很多音乐制作人又看到了诗词背后的古风意境,并将这些或唯美或激昂的古风意境融入到了流行音乐之中,继而使华语流行音乐在中国风的道路上更进一程。

“音乐首先要好听,不管创作什么类型的音乐作品,好听都是第一位。”刘炫豆说,“听起来好听,这种看似浅显、并没什么内涵的感受,其实才是听音乐最关键的地方。特别是用音乐把经典诗词传唱开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刘炫豆说,他们现在创作更大的创意是将传统与现代结合,将文学性和音乐性相结合,也尽量想避免过去传统音乐的桎梏,曲律刻板、佶屈聱牙、老腔老调,基本模式就是开始是低音、中间是中音、结尾是高音。一些歌词、旋律也是似曾相识,听到第一句就知道后一句的音调了。

北师大文学院博导康震教授在《经典咏流传》第三季中说过,词写得再好,如果没有歌者结合自身阅历的重新演绎,它就只是停留在纸面的一段文字。作曲家和歌者用悠扬的曲调和优美的歌喉演绎经典,从而让经典实现新生。

然而,古典诗词和流行音乐的碰撞与融合的成果绝不仅是我们如今能够听到的这些歌曲而已,仍有更多的影响不容小觑。从古典诗词方面来讲,流行音乐的引用为其注入了现代的生机与活力,使其得到了另一种传承和创新的形式。

从流行音乐方面来讲,古典诗词的融入不仅带来了歌词的古典雅韵,也创造出了歌曲独特的历史意境。然而它们互相融合所产生的最重要的作用,是古典诗词所代表的中国经典文学文化的传承和独具中国风格的华语流行音乐的创造,“宋词中国·世界开封”——“老家河南 黄河之礼”2020(中国·开封)国际文旅创意设计季亦是我们打造的中国文化的又一张精美名片。

“我们希望可以用我们最擅长的音乐语言来展现词的内涵。同时,我们也深感有一分责任和义务来传承发扬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让宋词重回现代生活,在你我之间重新成为流行。”张靖怡说。

特别对话

本报记者:何时开始用古诗词去写歌?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吗?它们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刘炫豆、张靖怡:高中的时候,我们就接触过。真正的创作,是从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开始的。

其实,在我们创作的背后,还有着一分更大的热情,它甚至比对音乐的爱更广博和深厚,那就是对文化的热爱,特别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对古典诗词的热爱。

很多诗词,在那个时代就是唱出来的。比如先秦的《诗经》,还有宋词里面大量的词牌,它们本就可以吟唱的,只不过经过岁月的冲刷,绝大多数的曲已失传。前几年,我们在民谣音乐和传统文化之间,寻找更紧密的结合方式,创作出《知否知否》《愿歌行》《桃夭》《以风为马》等作品,我们觉得很好,很喜欢。

本报记者:古诗词变成歌曲,确实让音乐的文化性更丰富起来。你们认为,好的音乐作品需要有更多的文学文化内核吗?

刘炫豆、张靖怡:肯定需要。很多人可能会觉得音乐就是娱乐,但如果音乐仅是音乐,而不包含更多文化属性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我们不喜欢口水歌,也不希望自己的创作落入俗套,只有兼具音乐性、文学性、文化性的隽永作品,这些作品才是非常值得人们去品味的好作品。

本报记者:现在的人阅读诗词的意义在哪里?诗词谱曲的意义在哪里? 经典诗词如何从流传走向流行?

刘炫豆、张靖怡:作为我们个人来说,把诗词谱写成歌,内心是满足的,如果更多的人能够听到并喜欢上诗词,那我们觉得就更有意义了,这些诗词会以另一种美好的方式继续流传下去。

诗词谱曲的创新之处不仅在于它将古典诗词唱了出来,它更大的创意是将古典诗词融合现代词作,谱上现代乐曲,将传统与现代结合,将文学性和音乐性相结合。

让经典活在当下,需要有能够引发大众情感共鸣的内容。经典诗词所蕴含的情感与个体的生命经验接通,有种心灵上的默契与感知。在当下再度演绎经典,内容层面可挖掘经典诗词作品的当下价值,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本报记者:《知否知否》登上了央视《经典咏流传》的舞台,让更多的年轻人重新认识了李清照的这首词,感受到宋词化歌的魅力。对年轻观众,想说什么?

刘炫豆、张靖怡: 经典诗词历经千百年时光洗礼,历经千万人口口传唱之后,它已经不再属于某个作者、某个时代甚至某个国度,它的每一位对话者都会从中生发新的体悟和理解。

传统文化传承之中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培养人。我们深切地感受到,经典文化的传承需要人们代代接力。希望年轻人可以更勇敢一些,勇敢去尝试,勇敢去表达,共同守护艺术光辉和文明信念。

本报记者:对“宋词中国·世界开封”大型主题活动,有什么期待?

刘炫豆、张靖怡:“宋词中国·世界开封”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活动。接到邀请后,我们真的很高兴,特别荣幸,我们来到一直向往的开封,参加“宋词中国·世界开封”——“老家河南 黄河之礼”2020(中国·开封)国际文旅创意设计季活动,见证了10首宋词的发布,希望大家踊跃参加宋词原创歌曲大赛,一起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今年11月,我们在开封等待着大家!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