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品读开封

韩愈在汴州(下)

2020-08-17 10:38 作者:凌寒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韩愈与孟郊的交往

最后说说韩愈在汴州与孟郊的往来。孟郊,字东野,著名苦吟诗人。每当读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时,人们都会想起他、感激他。孟郊一生命运坎坷、仕途多舛,因得到韩愈的推崇而诗名大振。

韩愈到汴州的第一年,已经两次落第的孟郊及进士第。“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登科后》),他高兴得随即东归,回老家告慰母亲。如前所述,他在路过汴州时向韩愈推荐了张籍。

贞元十三年(公元797年)春夏间,也是为了找个临时工作,孟郊从老家来到汴州,投靠故交陆长源(时陆长源为汴州宣武军行军司马,辅佐董晋处理军务),在这里再次与韩愈相见。此前于贞元八年(公元792年),42岁的孟郊赴长安参加进士考试,韩愈“一见为忘形交”,作《长安交游者一首赠孟郊》和《孟生诗》相赠,二人就开始了交往。韩愈随董晋来汴州时,已及进士第的孟郊还作诗《送韩愈从军》与他作别:“一章喻檄明,百万心气定。今朝旌鼓前,笑别丈夫盛。”

孟郊到汴州后,韩愈介绍他与李翱相识,加上张籍的到来,四人在汴州齐聚。在这三位友人中,韩愈与孟郊在人生经历、性格特征、诗歌风格上最为接近,两人也同为大唐著名的韩孟诗派创始人,情谊十分深厚。他们在汴州的这段交往对韩孟诗派风格的形成非常重要。

在汴州,孟郊得到二两顷多的农田,开始了他的“三农”生涯,日子倒也惬意,颇有陶渊明掷去官印回归田园的乐趣,正如其诗《新卜清罗幽居恭奉献陆大夫》所记:“黔娄住何处,仁邑无馁寒。岂悟旧羁旅,变为新闲安。二顷有余食,三农行可观。笼禽得高巢,辙鲋还层澜。翳翳桑柘墟,纷纷田里欢。兵戈忽消散,耦耕非艰难。嘉木偶良酌,芳阴庇清弹。力农唯一事,趣世徒万端。静觉本相厚,动为末所残。此外有余暇,锄荒出幽兰。”

但是,孟郊一生大多是在外漂泊游历、客居他乡,可谓一个不折不扣的游子。这不,到汴州后不久,他又有了思归远游的打算。他写下诗歌《夷门雪赠主人》,揭露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寄寓自己的身世之悲,以表达远游的心情:“夷门贫士空吟雪,夷门豪士皆饮酒。酒声欢闲入雪销,雪声激切悲枯朽。悲欢不同归去来,万里春风动江柳。”诗作结句,那叫一个潇洒。

终于,他要与大家拜拜了,写诗《与韩愈、李翱、张籍话别》:“秋桐故叶下,寒露新雁飞。远游起重恨,送人念先归。”诗作写岁月之流逝、离别之惆怅、相聚之期待。他的心里既眷念着友人,更向往着诗和远方。

韩愈、李翱与孟郊作《远游联句》送孟郊。孟郊句曰“别肠车轮转,一日一万周”“驰光忽以迫,飞辔谁能留”;李翱句曰“取之讵灼灼,此去信悠悠”;韩愈句曰“离思春冰泮,烂漫不可收”“即路涉献岁,归期眇凉秋”。

次年,孟郊终于离汴远游。他写下诗作《汴州留别韩愈》:“不饮浊水澜,空滞此汴河。坐见绕岸水,尽为还海波。四时不在家,弊服断线多。远客独憔悴,春英落婆娑。汴水饶曲流,野桑无直柯。但为君子心,叹息终靡他。”韩愈回作《答孟郊》诗:“才春思已乱,始秋悲又搅。朝餐动及午,夜讽恒至卯。名声暂膻腥,肠肚镇煎炒。古心虽自鞭,世路终难拗。”此时韩愈的心里也是几分酸楚:毕竟世道艰难,老朋友要小心啊。

到了话别时,韩愈又作诗《醉留东野》:“昔年因读李白杜甫诗,长恨二人不相从。吾与东野生并世,如何复蹑二子踪。东野不得官,白首夸龙钟。韩子稍奸黠,自惭青蒿倚长松……”这首杂言诗率笔直书,一气呵成,回顾他与孟郊的友谊,表达了对孟郊的无比推崇和美好祝愿。孟郊大韩愈17岁,由此诗可证两人乃忘年之交。

后来,汴州兵乱发生,得到消息的孟郊写下诗作《汴州离乱后忆韩愈、李翱》,读之令人潸然,“会合一时哭,别离三断肠。残花不待风,春尽各飞扬”,可见他与韩愈的感情至深。

韩愈与上述三人在汴州的交往,其中与李翱重在古文,与张籍重在学术,与孟郊重在诗歌。但是由于他们此时的地位不高,无论是在政坛上还是在文坛上,影响都还没有展开,所以在汴州的相聚还谈不上风云际会,但在他们的一生中却是十分重要的一页,为以韩愈为核心的文学集团的形成和后来倡导的古文运动奠定了重要基础。

韩愈在汴州的其他诗文

韩愈在汴州作有一篇《复志赋》。在这里,韩愈地位卑微,才华未施,壮志难酬,心里是郁闷的,所以他自称有“负薪之疾”。文章开头,他“居悒悒之无解兮,独长思而永叹”,接着说“昔余之既有知兮,诚坎轲而艰难”,回忆自己年少时的不幸遭遇;自己读书上进,“始专专于讲习兮,非古训为无所用其心”;到长安参加科举,他不愿趋炎附势,“全纯愚以靖处兮,将与彼而异宜”; 虽然“欲奔走以及事兮,顾初心而自非”,其结果“哀白日之不与吾谋兮,至今十年其犹初”。既然“岂不登名于一科兮,曾不补其遗余”,所以他“不获其志愿兮,退将遁而穷居”,他似乎也有了隐居的打算。接下来写他从长安东归洛阳,来到汴州,说自己不是牛马,“宁止乎饮水而求刍”。文章最后写道“昔余之约吾心兮,谁无施而有获”,所以要牢记“既劳而后食”“惩此志之不修兮,爱此言之不可忘”。文章结尾,他展望未来:“往者不可复兮,冀来今之可望。”《复志赋》是一篇研究韩愈一生思想轨迹的重要文章。

在汴州,当时的宣武军监军俱文珍平定兵乱有功,深得董晋器重,韩愈奉命作《送汴州监军俱文珍序并诗》。序文写到汴州地位的重要:“屯兵十万,连地四州。左淮右河,抱负齐楚。浊流浩浩,舟车所同。故自天宝已来,当藩垣屏翰之任,有弓矢斧钺之权,皆国之元臣,天子所左右。”接下来的诗歌称颂俱文珍的功绩:“奉使羌池静,临戎汴水安。冲天鹏翅阔,报国剑铓寒。晓日驱征骑,春风咏采兰。谁言臣子道,忠孝两全难。”

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韩愈写有《与冯宿论文书》一文。冯宿也是贞元年间进士,一生与韩愈友善,也以古文名于当时。为了儒学复兴,韩愈主张“文以明道”,反对骈文,倡导古文,也就是散文,所以他在文章中对冯宿说:写文章“但力为之,古人不难到。但不知直似古人,亦何得于今人也”,文章还写到自己力图摆脱骈文写作的困难和阻力,并以西汉扬雄、桓谭为例,鼓励冯宿写好古文。

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为了汴州水路畅通和城内安全,董晋下令修建汴州东西水门,这是为汴州军民办的一件好事。建成后举行落成典礼和庆祝大会,场面十分盛大。韩愈自请作《汴州东西水门记》一文,记述修建的由来、时间、经过,热情赞颂董晋的功绩。董晋治汴期间,政策宽和、军心稳定、百姓安居乐业,所以韩愈在文中写道:“时维陇西公(指董晋——笔者注)受命作藩,爰自洛京,单车来临。遂拯其危,遂去其疵;弗肃弗厉,薰为太和;神应祥福,五谷穰熟。既庶而丰,人力有余;监军是咨,司马是谋;乃作水门,为邦之郛;以固风气,以闬寇偷。黄流浑浑,飞阁渠渠,因而饰之,匪为观游。”

除此之外,韩愈在汴州还写有《奏汴州得嘉禾嘉瓜状》《天星送杨凝郎中贺正》《送权秀才序》《清边郡王杨燕奇碑文》等诗文,这里不再赘述。

韩愈要离开汴州了。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二月,节度使董晋病死,韩愈宣读祭文。殡殓三日后,他与董晋之子护丧西归,离开汴州西去洛阳,数日后汴州兵乱发生。在偃师的韩愈闻讯写下《汴州乱》二首。其一是写兵乱对汴州造成的惨烈景况:“汴州城门朝不开,天狗堕地声如雷。健儿争夸杀留后,连屋累栋烧成灰。诸侯咫尺不能救,孤士何者自兴哀?”此是后话不提。

行文至此,多言几句。有唐一代,除汴籍诗人如崔颢等人外,来汴远游、客居和为官的诗人很多。盛唐时期,李白、杜甫和高适三人曾来到汴州,他们一起登高怀古、饮酒赋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留下了千古佳话,而今开封禹王台公园有三贤祠以示纪念;中唐时期,除韩愈与张籍、孟郊等人外,白居易、刘禹锡等也先后来到汴州并留下诗作;晚唐诗人李商隐、罗隐等也到过汴州并写下诗作。汴州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吸引着大唐诗人在这里驻足留恋,他们或咏史怀古,或纪行离别,或酬赠寄远,留下了艺术风格和成就各有千秋的诗文,这无疑是一笔珍贵的财富。而今建设文化开封,除了大量的宋代诗词外,大唐诗人在汴期间的诗文特别是诗歌创作,开封人同样当以记之。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公园就在我家门口

“大公园提升城市形象、小公园方便市民休闲”……近年来,不只在我市,北京、洛阳等多个城市为了打造良好人...【详细】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