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文化悦读

皂角树

2020-08-17 10:40 作者:赵凡聚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皂角树离医院很近,而我正好生病住院,便得与它再续前缘。

医院西南面、省第一监狱拆迁地块那几棵大皂角树,因围墙阻隔不得靠近。怅惘间,瞥见东南面一棵大树树冠有异,颇类皂角。走过去,果然好大一棵皂角树,树干通直笔挺,颇具顶天立地之象。它站立的位置和迎宾路北段的快慢车道隔离带恰成一线,为保护它筑的花坛也就成为隔离带的单独一段,可见道路设计者为它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在这里向他们致敬!

此刻的皂角树上挂满了绿色的荚果,随风摇摆着、摇摆着,直把我的思绪摇摆到少年时候。

少年时的寒暑假大多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姥姥家的村庄有一园子皂角树,三五十棵肯定是有的,都有碗口粗,密度很大,从林下往上看,高不见顶,直插蓝天。枝上挂的皂角高低错落,像千百挂风铃,摇摇摆摆,从树顶透下来的阳光也随之变幻不定、扑朔迷离。

林下有一盘磨。不知道为什么,姥姥家的大队居然没有磨面机,吃面要么去很远的别村,要么自己推磨。不像我们生产队就有磨面机,我三叔负责开柴油机,带动磨面机工作,家家的粮食往那一扔,管都不用管,下晌去扛面就成。那年月自行车都很少,外出磨面,肩扛车拉,很难的,很多家都推磨。姥姥年迈,脚又裹得小,我年幼,又不识路,也只好推磨。推磨就在皂角林下,那时只觉得石磨越推越沉,几十斤小麦或玉米推成面,不知要走多少个圆。

到了冬天,树叶落尽,皂角由绿变得暗红,皂荚果厚实坚硬,荚皮里面嵌有很多黄色颗粒状的东西,它就是起去污作用的真正的天然皂粉。纤细的蒂梗变干变脆,经不起寒风劲吹,皂角不停地落下,那么高、那么硬、那么尖,砸人头上,虽不至于受伤,生疼是一定的。

短缺时代不仅磨面难,洗衣粉、肥皂、火柴、食盐、布料,没有不缺的。但那时却有熬土碱的,制成碱块以充肥皂,按老家的话说也很“糙”,意思是洗衣服去污效果很好。也有土法制肥皂(洋碱)的,我去看过,没见前期过程,只见出了产品,正在一块一块地切,然后码放起来晾晒,等硬实了就可以用了。颜色黑多黄少,不像正规化工厂出的是黄色半透明状。如果不知道它是肥皂就不敢拿来洗衣,真担心会不会把白衣服洗黑了。尽管如此,也比皂角效果好,因此,皂角林下的皂角横七竖八落了很多也没人捡拾。

我们村没有皂角树,用皂角洗衣服也没经历过,少年好奇,便决定经历一回,结果却经历了两回。

第一回是自己独立完成。把皂粉从坚硬的荚壳里抠出来就大费脑筋。水泡不透、手抠不出,便用棒槌砸。倒是砸烂了,皂荚的碎屑和皂粉混在一起无法分开,洗过的衣服穿上刺痒了好几天。不过,洗得倒也干净,去污力肯定有,甚至还有少量泡沫,滑滑的有化学洗衣粉的感觉。第二回是问了姥姥后经历的。她叫我先把皂角泡软了再用棒槌砸,这样皂角纤维不断,却和皂粉分了家,在洗衣盆里一涮,皂粉散到水里,皂荚的纤维却不脱落。

我曾经劝建业集团开发省一监地块时留住那里的几棵大皂角树,不仅希望为城市留住几簇绿意,更是要留下文化的符号。不知是否采纳了我的建议,但那几棵皂角树显然被留了下来,还安然地长在那里。对于建业集团较强的生态观念,我由衷地感到敬佩。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