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中心 > 文化 > 百姓茶坊

芦荡赶鱼记

2020-08-31 10:14 作者:赵凡聚 来源:开封网-汴梁晚报

 

微信截图_20200831101421

有赶羊赶牛赶鸡的,有养鱼钓鱼网鱼的,还有违法毒鱼炸鱼的,可谁见过赶鱼的?我也没见过别人赶鱼,但是,我赶过鱼。

“农业学大寨”那阵儿,我们大队要搞自流灌溉。可平原地带没有落差,更没高出平地的山泉啊。那时候最响亮的口号是“人定胜天”,群众的智慧终于解决了这个大难题,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在平原上挖坑起土筑大堤,在堤顶开出灌渠,再用水泵把河水抽到渠里。水上了堤,就可以对堤下两侧的耕地实行自流灌溉了!

建设场面很壮观,红旗如海,人声如潮,不知几时,原本一平如砥的沃野平畴,竟变成了两条巨沟夹一条长堤的伟大工程。我们上学放学的路离堤很近,经常爬上去看稀罕,看到人们提起分水闸门,水通过支渠、垄沟哗哗地自动流到田间,觉得很新鲜。

过了几年,灌溉渠废,只有大堤寂寞地横亘在那里。

当我和邻家哥哥再次来到坑边儿时已是深秋,从堤上往下看,芦花如云,几乎把大坑全覆盖。芦苇的叶色上下分明,上部的叶子还有些黄绿,绿少黄多,下部的已经干枯变白了。凉风吹过,苇浪起伏,发出的声音也与夏天不同,由窸窸窣窣变成了一片沙沙声,清脆里透着萧索。

坑边儿已不见青草的影子,为了薅草我俩只好背着箩头往芦荡深处钻。忽然,前面“扑啦啦”一片声响,把我俩吓一个愣怔。猛抬头,透过苇丛,看到明晃晃一洼浅水,清澈见底,约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清亮的水里乍起无数条混浊的痕迹,很像飞机在晴空留下的尾烟,缓缓扩散着,与它两侧的清水泾渭分明。它是鱼儿飞奔卷起底泥划出的痕迹,痕迹尽头的岸上,一条半斤来重的红尾金鲤正在跳跃。还有不少鲤鱼拖着浊痕在盲目乱窜,半斤多重的大鱼脊梁已挺出水面,小些的也藏不住,鱼鳍鱼鳞清晰可见。眼见得又有三四条刹不住车窜出水洼,在地上翻滚。

我俩喜出望外,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下手捉,有芦苇碍手碍脚,擒拿之术施展不开;用箩头网,一来水浅无用,苇丛之中更耍不开。忽然灵机一动,何不把鱼儿赶到岸上,俯拾即得!于是,我俩便挽起裤腿儿,脱了鞋,光着脚,从一边儿下水,边走边可劲儿踩跺,弄得噼啪乱响、水花飞溅、混浊一片,那阵势,在鱼儿看来定是末日到来。它们惊惧万分,舍命奔窜,一个个窜到岸上,挣扎腾跃不已。经过纵横数番赶逐,稍大些的鱼儿悉数赶出。

看看箩头里的收获,每人都有二三十条金色鲤鱼,约十二三斤重。别小看这十多斤鱼,在那一年不见几次肉花儿的年代,金贵得很。虽然缺少食油和佐料,不煎不炸,多是用白水加盐煮煮而已,根本压不住腥味,但一家人吃起来,竟只觉鲜香美味,似乎从未感到过腥。

从芦荡里钻出来,日头已然西沉欲坠。我俩背了箩头,下面是鱼,上覆以草,想着鱼肉鱼汤的鲜香,美滋滋地说说笑笑,回家去了。

当年的大堤,位于我和妻子两家父母的两个村庄之间,每次回老家都要从堤旁经过。如今,大堤和长坑早已不见,芦荡、鸟群、青蛙、鱼儿自然无存,只剩下一道漫长而宽阔的低洼地算作它的遗址了。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薇薇

开封网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开封日报社和开封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开封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开封日报、汴梁晚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一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开封网联系。
※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报社简介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LOGO | 本网介绍 | 大事记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投诉举报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03 豫ICP备05000882号. 开封网 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1120170004
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开封日报社主办
Copyright © kf.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开封市新区汉兴西路与七大街交叉口
联系电话:(0371)22924343 Email:kfw0378@163.com